◈ 第4章

第5章

第4章

提到先帝,魏忠賢眼中漸生淚花,隨時可能哭出來似的,見他表態,首輔黃立極馬上站了出來,「臣願捐三年薪俸,充入國庫。」

有兩人帶頭,其他大臣紛紛出聲捐款,少則幾十兩,多則上百兩,朱由檢眉宇間喜色愈甚,等到再無大臣出聲,朱由檢這才把手一揮,魏忠賢會意,扯着嗓子喊道:「有事啟奏,無事退朝。」

……

下了朝堂,一身天子龍袍的朱由檢,兩手插在腰間,快步奔走在通往養心殿的御道上,王承恩帶着一群小太監邁着碎步緊緊跟在他身後。

朱由檢眼中透着些許喜色,魏忠賢的態度讓他很是受用,讓他感受到了天子與宦官的默契,今天要是沒有魏忠賢的同意,免稅一事絕沒這麼容易通過。

還有朝臣貢獻的銀兩,雖不到十萬兩,卻讓他感受到了權利的作用,閹黨的存在,似乎也不是壞事…

養心殿內,朱由檢坐在書桌前,手裡捧着一本奏摺,看的非常仔細,書桌旁的奏摺已經堆了兩座一米高的小山,殿外還有小太監用推車往裡送。

天啟帝沉迷木工活,朝政全數交給魏忠賢,要了解魏忠賢做了什麼和眼下帝國的境況,看奏摺是最簡單也是最直接的辦法。

「陛下,陛下…」

朱由檢正看得入神,魏忠賢的聲音突然傳來,抬眼一看,魏忠賢急匆匆跑上殿來,因為太着急頭上烏紗帽都跑歪了,一頭白髮隨意披散,顯得狼狽不堪。

朱由檢放下奏摺,對他微微一笑,「魏卿怎麼來了?」

魏忠賢看了眼朱由檢右手邊那些明顯看過的幾十本奏摺,心道不妙,趕忙跪在地上道:「啟稟陛下,老奴前些日子尋得四個良家女子,稍經調教已知宮中禮法,特來獻給陛下充實後宮。」

說罷,對殿門外招了招手,珠玉敲擊聲中,四名穿着白色宮裝的女子裊裊上殿,一起屈身施禮道:「奴婢參見皇上。」

四個女子姿色極佳,在白色宮裝的襯托下,顯得飄然若仙,天下男人怕是沒誰會拒絕與這四名佳麗的投懷送抱,只是她們站在魏忠賢身後,在朱由檢看來顯得格外礙眼。

「魏卿美意,朕心領了。」朱由檢淡淡然的道:「徐應元,給他們安排宮室。」

王承恩身後的一個老太監應了聲,帶四名女子下去了,見朱由檢對女色不感興趣,魏忠賢眼中閃過一絲陰霾,但朱由檢的下一句話又讓他眼前一亮,「魏卿,朕打算在宮內設立火器營,從各地在徵集匠人專門研究火器,你意如何?」

「陛下聖明。」魏忠賢聲音中透着激動,他樂意見到朱由檢能像他哥哥朱由校那樣沉迷於某件事情而不理朝政,「老奴即刻差人去辦。」

說罷,不等朱由檢說話,自己便緩緩退了下去,朱由檢片言不發,目送着魏忠賢的身影消失在養心殿外,目光又放到了王承恩身上,看着這個歷史上跟着崇禎帝在煤山自縊而死的太監,眼中閃過一絲柔和,「承恩,朕要你去做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