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第9章

第8章

魏良卿早已帶着家眷在府外等候,與魏忠賢寒暄一陣後,魏氏叔侄與魏良卿之妻和府上管家四人湊成一桌打馬吊(麻將),在馬吊桌上魏忠賢暫時忘掉了心中不愉。

魏忠賢本身便嗜賭成性,進宮之前他輸急了一咬牙把自己割了進宮躲債,進宮後也沒忘了賭博,一直到現在都還在賭,魏良卿也知道自己這位叔叔什麼德行,每次即使能贏也故意輸掉,主動讓魏忠賢將銀子贏去。

雖然每次都是幾十兩,卻讓魏忠賢樂在其中,今天也是一樣幾輪牌局下去,魏忠賢已經贏了二十幾兩,銀子在手邊堆的像座小山丘一般。

這時候,一名下人急匆匆的跑來,「老爺,聖旨到了。」

玩的正進行的魏忠賢回頭一看,徐應元手捧着一卷明黃色詔書快步走來,身後還跟着幾名藍衣小太監,小太監們端着托盤,托盤上不知放的何物。

「聖旨到,魏忠賢接旨。」

魏忠賢等人不敢怠慢,趕忙跪下聽旨,徐應元咳了兩聲後,郎朗念道:「奉天承運,皇帝詔曰,東廠提督,司禮監秉筆太監魏忠賢歷任三朝,勞苦功高,居功至偉,賜魏忠賢之侄寧國公魏良卿,魏良卿之子魏鵬翼二人丹書鐵券,以彰升恩德,欽此。」

「臣魏忠賢(魏良卿)接旨。」

魏忠賢雙手舉過頭,恭敬的接過詔書,心中隱隱有些激動,自太祖建國以來,丹書鐵券只賜予那些功勛卓著的肱骨之臣,現在皇上一下賜給了他們魏家兩塊,連尚在襁褓吃奶的魏鵬翼都給了,足可見皇上對他們魏家的倚重。

在如此殊榮面前,今早的那些不愉頓時煙消雲散,最讓魏忠賢在意的是,皇上賞賜丹書鐵券,說明皇上對他已經有所滿意,讓他看到在崇禎一朝保住權勢的希望。

徐應元交出聖旨,兩手插在袖子里,「九千歲,陛下讓我給您捎句話,火器營徵集匠人一事還需您多多用心,這事若辦的漂亮,陛下自有重賞。」

魏忠賢點點頭,不動聲色的掏出一張5000兩的銀票送到徐應元袖中,徐應元眼中得色一閃即過,湊到魏忠賢耳邊道:「皇上看各地官員為您的生祠求名的奏摺,臉色不太好。」

這…

魏忠賢臉色一僵,徐應元若不提醒他都要忘了這事,皇上近段時間看的奏摺有不少都是天啟帝時期的,那時候各地都在給他修建生祠,祠堂修建好了各省官員就上書為祠堂求名,這些奏摺本該由他來看,不料天啟帝去的太快,奏摺就到了崇禎帝的桌上。

……

「臣周遇吉拜見陛下,陛下萬歲萬歲。」

旨意下達的當天,朱由檢就在養心殿見到了周遇吉,周遇吉原本就在京營任職,所以來的最快,周遇吉今年27歲,生的一張寬厚的面容,臉上經常帶着若有若無的笑容,使人不禁對其產生好感。

就是這麼個老實人,卻能在危難之時以弱旅死守寧武關,阻擋李自成數十萬農民軍的進攻,在身中數箭被農民軍生擒後也仍然破口大罵不願屈服,最後被吊於高竿之上亂箭射死,屍體又被肢解,可謂忠烈之士,周遇吉的夫人劉氏帶領幾十名婦女拒守公廨,登上屋頂向農民軍放箭,最終被活活燒死。

「免禮平身。」朱由檢聲音中透着激動,「周將軍可曾猜到朕為何詔你入宮整頓軍備?」

「這…末將不知,請陛下明示。」

周遇吉不光不明白這點,連皇帝是怎麼知道他的他都不清楚,像他這樣的游擊將軍,在大明軍中雖然算不上一抓一大把,但也不在少數。

朱由檢兩手抱胸,緩緩道:「昔日太祖皇帝設十二衛於宮中,永樂朝增十衛,宣德朝又增設四衛,這二十六衛名義上為朕之所屬,但實際上朕所能掌控的只有錦衣衛,朕已決定收攏26衛軍兵,改置南、北二軍,朕打算讓你統領南軍,朕留有大用。」

聽朱由檢這麼一說,周遇吉頓時凝起眉頭,他不敢相信大明天子連自己皇宮裡的力量都無法完全執掌,眼下皇帝有這個想法固然很好,但周遇吉也有自己的憂慮,「末將謹遵陛下旨意,只是宮中各軍武備鬆弛,各衛將官心高氣傲,臣怕自己的威信不足以統率各部。」

「這點你無須擔心。」朱由檢略略擺手,「朕可賜你便宜行事之權,南軍中如有不遵號令者,你可當場殺之。」

周遇吉沒想到皇帝的決心如此堅定,當即道:「既如此,末將定竭盡所能為陛下練出強軍。」

「嗯。」

「北軍由遼東遊擊曹文詔統領,在他來之前不要將南北兩軍之事聲張出去,這段時間朕給你3000兩銀子,准你在京師附近募集士兵,還有你在京營如果有信得過的弟兄可一併納入南軍。」

「謝陛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