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1無邊的恐懼

002兩個新任務

  水藍星曆2116年06月21日:
  終於,肚子裏面已經沒有任何東西可吐了,而且因為已經連續哭了兩個多小時,而讓自己眼睛紅腫的都幾乎看不見東西的歐陽羽飛終於冷靜了下來。這個時候,他才能夠平靜下心態來好好的思考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如果沒記錯的話,那麼「今天」應該是自己高考的最後一天。因為繁重的高考複習已經告一段落了,就連人生中無比重要的高考都已經結束了,想要放鬆一下自己的歐陽羽飛在回到家之後,玩兒了一會兒一款名為《末日傭兵》的生化題材電腦遊戲。但不知道怎麼回事,沒一會兒的功夫他就覺得有點兒睏倦,結果就直接趴在電腦桌前睡著了。
  這一睡,似乎還真就睡出問題來了,因為當他醒來之後發現,自己竟然躺在一座不知道究竟多高的大樓的樓頂上面——難道自己這是被綁架了!?雖然已經是個高中畢業的半大小子了,但畢竟歐陽羽飛還是個沒怎麼接觸過社會的普通學生,對於綁架這種事情要說不在意那純粹是扯淡!
  再加上他本身的條件很適合被綁匪當成肉票——本身是個孤兒,不知道自己的親生父母是誰,收養他的養父母不但一個是書畫界名氣頗豐的大學教授、一個是琴藝高超的音樂製作人,而且還在兩年前因為車禍雙雙去世了。
  因為養父母也沒什麼直系親屬,使得他們生前的那雖然算不上巨額,但對於普通人來說也極為豐厚的遺產全都落在了歐陽羽飛手裡。這種情況下如果歐陽羽飛腦子還算正常的話,他就應該清楚像自己這種肥的流油並且身上一點兒實力和後台都沒有的**肥羊,絕對是智商正常的綁匪最最喜歡的綁架目標,而且還沒有之一!
  也正因為有些自知之明,所以自小就很聰明的他在自己養父母去世之後,也曾經練過一些在他看來應該足以自保的手藝。因此在發覺自己很有可能被「綁架」了之後,他倒也沒怎麼驚慌,反而很冷靜的一邊打量自己所處的環境並且尋找足以自衛的武器,一邊思考着自己應該怎麼樣自救逃脫。只不過他卻並沒有想到,這次「綁架」事件,似乎有點兒超乎想像……
  環顧四周,歐陽羽飛並沒有發現包括自己猜測之中的綁匪或者其他生物,倒是在他身邊竟然放着一根一米長的自來水管!就算歐陽羽飛自小家教甚嚴,長這麼大就沒打過架,但也知道自來水管這東西的用途啊!
  「究竟什麼樣的綁匪會大意到不但不把我綁起來,還在我身邊亂扔武器的地步啊?」拿起那根自來水管,歐陽羽飛那張開起來極具欺詐效果的美艷(別想歪了,咱家歐陽哥哥絕對的男孩兒,只是長得比絕大多數女孩兒更漂亮罷了。)臉龐也不禁浮現出了一絲絲的黑線。
  只不過,當他拿着那根自來水管胡亂的甩了兩下之後,令他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在他的視線之內,竟然出現了一排血紅色的大字,而且好像是直接出現在他的瞳孔裏面的,因為無論他的視線朝向哪裡,那排文字都會出現在他視線的正**:
  既然宿主已經熟悉了本系統為宿主提供的武器,那麼就請宿主做好準備吧,因為水藍星的末世危機已經開始了哦。
  等歐陽羽飛看完了這排文字之後,那排文字突然如同被陽光融化了的積雪一樣,變成了液體流到了他的視線之外。還不等他反應過來自己究竟遇到什麼不可思議的事情呢,另外幾排文字又再一次的充斥了他的視線:
  新手試煉任務之為了生存而戰:想要成為一名將要拯救世界的末世僱傭兵,首先宿主需要擁有直面喪屍的勇氣和戰而勝之的實力。否則一個連喪屍都不敢面對甚至會被喪屍咬死的傢伙還談什麼拯救水藍星的文明啊。
  任務要求:擊殺一隻0級新生喪屍或擊殺一名被生化病毒感染的病毒攜帶者;
  任務時限:一個小時之內;
  任務獎勵:利用超過地球(歐陽羽飛的家鄉,當然是平行宇宙中的地球。)科技水平近百年的水藍星最新科技成果與材料製造而成的新兵級裝備一套,並將此裝備列為宿主將來選擇的契約者們的初始裝備,並開啟宿主及契約者屬性欄。此套裝備包括:
  用具有減低子彈傷害、防砍、防刺、耐火、速干、恆溫、自潔(自動過濾任何髒東西的附着,使衣服可以長久保持乾淨整潔無異味的狀態。)功能的高科技材料製成的內衣褲、襪子、特種作戰服、戰術靴,以及一把合金戰術匕首和一把配件齊全外帶兩個備用彈夾(包括手槍裏面的彈夾共3個,每個彈夾備彈20發。)的軍用手槍;
  失敗懲罰:請宿主注意,宿主現在所在的地方並非地球,而是一顆名為水藍星的類地行星,而且很不幸,在一分鐘之前水藍星爆發了一場席捲全星球的生化危機,因此,如果宿主無法儘快適應血腥與殺戮的話,那麼看過生化類題材電影和小說的宿主,就算不需要本系統提醒,您也應該會明白自己的命運吧?
  好吧,現在歐陽羽飛終於確定自己確實是被「綁架」了,就是「綁架」自己的傢伙來頭有點兒大(不管是誰創造出了這款莫名其妙的系統,他/她/它的來頭都小不了吧?),而且把自己「綁」出來的距離也有點兒遠。
  雖然歐陽羽飛並不明白水藍星是哪兒冒出來的星球,也不清楚末世僱傭兵以及契約者究竟是幹嘛的,更不了解之前在自己視線之內「留言」的所謂系統和那什麼屬性欄到底是什麼東西,但是有一點他很清楚,這應該不是那個混蛋在跟自己開玩笑。
  因為他不認為地球的科技水平可以在別人瞳孔裏面「亂寫亂畫」,也不可能為了「整蠱」自己而特意建造一片面積巨大、建築風格完全不同於地球的科幻型建築群——這一點是他之前觀察環境的時候發現的,只是當時還不太清醒所以沒怎麼在意就是了。
  既然不是開玩笑……想到這裡,一連串的冷汗直接就從歐陽羽飛的腦袋上面冒出來了。要知道,生化危機類型的電影、電視劇、小說他都看過,這種題材的遊戲更是他的最愛。然而娛樂作品畢竟只是娛樂作品,就算再怎麼喜歡這些東西,一個腦子正常的人也不會想要真的深陷末世危機去跟喪屍來一場巔峰對決啊!
  然而,還不等歐陽羽飛把牢騷發完,就聽樓頂中部那個看起來好像樓梯間一樣的小房子裏面傳來了一聲凄厲的慘叫聲。隨後,就聽有人喊道:「葉哥,快啊,快上天台啊!」華夏語!?雖然因為歐陽羽飛距離那個小房間有點兒遠,再加上水藍星的房門隔音效果似乎還不錯,但是歐陽羽飛還是很清楚的聽到了對方的話,正是地球上他所在祖國的母語——華夏語。
  然後,還沒等歐陽羽飛反應過來為毛水藍星人會說華夏語呢,就見樓梯間的大門被人從裏面推開,然後從裏面跑出來一個拿着消防斧的中年男子。對方跑出來之後看到歐陽羽飛輕輕的楞了一下,然後對着歐陽羽飛喊道:「快來幫忙守住門口,絕對不能讓那些東西上來!」
  突如其來的變化把歐陽羽飛驚得一愣,就在他回過神兒來準備上前幫忙的時候,樓梯間處突然出現了一個脖子被撕掉了一大半,鮮血仍在不斷從血肉模糊的傷口處滴落的年輕男子的恐怖身影。這下兒,歐陽羽飛真的徹底被嚇住了!
  饒是他之前在電腦前面曾經不止一次的幻想着喪屍應該不是什麼很恐怖的東西,自己在見到喪屍的時候一定不會害怕!但是在真正面對喪屍的時候,歐陽羽飛卻發覺自己的那點兒用恐怖電影和喪屍遊戲練出來的膽量在真正的喪屍面前是多麼的不堪一擊!
  現在的他別說過去幫助中年男子守着門口了,他現在連向前走一步都做不到!這個時候,歐陽羽飛才真正認識到了自己的天真,他也才真正認識到末世的恐怖。看着那隻喪屍被咬下一大塊肉的脖子,他甚至能感覺到對方在被咬的時候是多麼的痛徹心扉……
  就這麼獃獃的看着前方,甚至都不能說歐陽羽飛現在是看着前方了,因為劇烈的恐懼已經讓他的視線失去了焦點。別說視線了,現在就連他的聽覺都不管用了。守在門口的那個中年男子這個時候都已經對他吼了好多遍:「你在發什麼呆啊!想死嗎!快點兒過來幫忙啊!」之類的話,然而歐陽羽飛就是充耳不聞,現在他的腦子裏面就只剩下害怕了。
  「啊!」又是一聲慘叫,這下終於把歐陽羽飛的意識召喚回了他的身體裏面。然而清醒過來之後的他所看到的,卻是那個一直堵在樓梯間門口的中年男子在砍翻一隻喪屍之後,被另一隻喪屍抓住機會一口咬在了胳膊上的畫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