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2兩個新任務

003在痛徹心扉中蛻變

  水藍星曆2116年06月21日:
  強忍着劇痛,中年男子一腳踢開了咬傷自己的喪屍,然後拼盡全力把已經快要衝到門外的喪屍群推了回去,最後把那扇大門重新關上,把那群恐怖的喪屍徹底拒之門外。做完這一切之後,中年男子就好像虛脫了一般一屁股坐在門後,把自己的後背頂在了門上。
  「小……傢伙(在看到歐陽羽飛那絕美的長相以及『貧窮』的胸部之後,對方很聰明的選擇了一個折中的稱呼哦。)……能……嘶……能過來幫哥哥一個忙嗎?」坐下來之後,那個胳膊上被咬掉了一大塊肉的中年男子很勉強的對歐陽羽飛笑了笑,然後語氣溫和的說道。可能是之前的動作牽動了傷口吧,一邊說著,他的嘴裏還一邊發出強忍着劇痛的「嘶嘶」聲。
  「對不起……這位大哥……剛才……我……」已經徹底清醒過來的歐陽羽飛來到了那名中年男子身邊,一邊焦急的查看着對方的傷口,一邊後悔和無助的向那名中年男子道着歉。歐陽羽飛心裏面很清楚,如果剛才自己不是那麼懦弱、如果自己剛才不被恐懼所支配的話,這個人應該有很大的幾率會活下來的。
  「快別這……么說……剛開……嘶……始看到那些東西的時……候……恐怕誰……都會被嚇到吧……所以……你剛才那是正……常反應……不用自責的。」說到這裡,這個中年男子又對着歐陽羽飛露出了一個很勉強的微笑,然後才接著說道:
  「小夥子(看樣子是通過歐陽羽飛的聲音判斷出來他的性別的,雖然歐陽羽飛的聲音有點兒偏向中性,甚至他刻意偽裝嗓音說話的話,他的聲音一樣非常甜美動人。但是在不偽裝的時候,還是很容易被人判斷出性別的。)……
  你還年輕……會……對那些東西產生恐懼……很正常……不過你可……嘶……得儘快適應咯……因為剛才在下面……的時候……我接到了好幾個……朋友的通訊……有國內的……也有國……外的……我得到……的唯一消息……就是恐怕全世界都出現……了那些恐怖的東西……如果你不能儘快適應的話……恐怕你也會像哥哥我這樣了。」
  還不等歐陽羽飛說些什麼,那個中年男子又自顧自的繼續說道:「現在……你能幫哥哥我一個……忙嗎?」面對中年男子的請求,本就心存愧疚的歐陽羽飛自然馬上就答應了。然而,這個中年男子的請求內容,卻再一次把歐陽羽飛震驚的呆愣當場——「能在我……變成那些東西之前殺掉我嗎……哥哥可不想變……成那樣的東西啊……我……我要作為一個人類死去……幫幫我……好嗎?」
  這一下兒,才剛剛被歐陽羽飛強自壓制下去的恐懼感再一次浮現在了他那張比較有禍國殃民意味的臉龐上面。
  雖然歐陽羽飛絕對稱得上是多才多藝——畢竟有一個精通鋼琴、小提琴、吉他、古琴等多種樂器並且琴藝高超的音樂製作人作為養母,還有個在繪畫、書法、圍棋方面成就非凡的老學究當養父,他在這兩口子的的精心調教之下生活了十五年,被外界稱為琴棋書畫樣樣精通也是可以理解的事情啊。
  再加上自從養父母過世之後,擔心自己人身安全的他也在網上下載了一大堆亂七八糟的他認為有用的教學資料自己在家瞎練,最終倒也勉強可以做到獨自面對一兩個普通成年人而不露敗像的地步了。但是無論再怎麼多才多藝,也改變不了歐陽羽飛只是個連只雞都沒殺過的普通高中畢業生啊!突然讓他殺人,就算對方已經被生化病毒感染了,他也下不去手啊!
  「不要猶豫……了……小夥子……剛才哥哥我在……下面見到過人們被咬傷之……後變成那些東西……的過程……僅僅幾分鐘……的時間……就能讓一個被咬……傷甚至傷口並不大的人變成那些恐……怖的東西……與其等哥哥我變……成了那些恐怖的東西對你造成威脅了之後……你再殺死我……甚至因為你沒有適應……殺戮而被我咬死……最好的方法不正是趁着現……在殺死我嗎。」
  面對歐陽羽飛的猶豫,中年男子對他投來鼓勵的目光,一邊努力維持着自己的微笑,一邊用話語激勵着他。而且隱隱的,歐陽羽飛甚至從對方的目光之中看到了一絲期盼——他在期盼着什麼?是期盼着自己被殺死?還是期盼着自己可以作為一個人類死去?亦或者是期盼可以犧牲自己的性命,使歐陽羽飛可以堅強起來?
  其實,中年男子所說的話歐陽羽飛挺理解的。畢竟作為一名正常人類,誰也不希望自己會變成一具沒有知覺的行屍走肉啊。再說了,他自己也清楚,按照現在的情況來看,他也只有兩條路可選:強迫自己戰勝恐懼,殺死這名中年男子,以及在對方變成喪屍之後被對方咬死,並且在死後變成喪屍遊盪在水藍星這顆距離地球不知道究竟多遠的行星上面……
  就在這個時候,幾排血紅色的大字再一次充斥了歐陽羽飛的視線:隨機支線任務——最後的尊嚴:
  作為一名堅強而勇敢的人類,這名中年男子並不希望自己的屍體成為行屍走肉般的喪屍,對人類倖存者們造成威脅,他希望自己能夠以人類的身份死去,並使得自己的屍體得以安息。因此,請宿主於對方變成喪屍前擊殺對方,任務時限:三分三十九秒(在不斷減少)。
  任務成功獎勵:新兵作戰技能之:徒手格鬥:0級;匕首運用:0級;槍械掌控:0級;軍事素養(是除開戰鬥類技能之外一名合格的士兵所需要掌握的一切相關知識的集合體,比如CQB知識、協同作戰、戰術指揮、地形學、偵查與情報分析匯總等多種學科。):0級;並開啟系統技能欄;
  任務失敗懲罰:從對方變成喪屍開始,宿主的身體將會因為恐懼和愧疚而出現僵直,持續時間為五分鐘。
  備註:此任務可以和新手試煉任務合併完成。
  好吧,很明顯這是個必須完成的任務,否則在一隻喪屍面前身體出現僵直,傻瓜都知道歐陽羽飛的下場會如何了。更何況這個任務的獎勵也把歐陽羽飛之前一直有點兒擔心的問題給解決了——之前他一直擔心就算給自己一把手槍自己也不會用啊。
  畢竟地球華夏帝國可是個禁槍國家啊,再加上歐陽羽飛一沒背景二沒關係的,長這麼大別說會用槍了,槍這東西他連摸都沒摸過!這下好了,雖然他不知道這所謂的新兵技能是如何發放的,但至少解決了他不會用槍的窘境了。
  然而,這樣的結果卻是讓歐陽羽飛更加覺得自己虧欠了這名中年男子。於是他懷着愧疚的心態,在決定痛下殺手之前,神情悲痛的問道:「這位大哥,是我的懦弱害了你,我希望能彌補我的過錯,你……有什麼未了的心愿嗎?如果可能,我一定會盡全力去幫你完成。」
  「未了的……心愿嗎……如果可以的話……請幫我照顧一下我……的女兒好嗎……你的嫂子四年前死於深海遊艇沉沒事件……現在哥哥我唯一的牽掛就只有女兒了……拜託了……小兄弟……堅強起來……幫我照顧好我的女兒……答應我……好嗎?」
  聽到歐陽羽飛說要幫自己完成未了的心愿,這名中年男子就好像迴光返照一般坐直了身子,雙手用力抓住歐陽羽飛的肩膀急切的說道。從他的瞳孔裏面,歐陽羽飛看到的除了強烈的期盼,還以濃濃的祈求……
  就在此時,歐陽羽飛的任務目標也隨之增加:
  隨機支線任務——最後的心愿:找到並保護葉少勇的女兒葉夢涵,直到護送其平安到達一處安全的人類聚居地,或者勸說其加入宿主的團隊,和宿主一起為了拯救水藍星的其餘倖存者們而奮鬥;目標所在地(暫時):泰安公寓十七棟三門七零一室;抵達任務目標所在地時限:三天二十一個小時十九分三十六秒。
  任務成功獎勵:精銳士兵作戰技能之戰地急救:0級;野外生存:0級;潛伏滲透:0級;車輛駕駛:0級;並為宿主及契約者們的初始裝備增加一套具有戰場記錄、生命探測、熱能探測、望遠、測距、夜視、通訊、變色等功能的單兵信息終端(外觀請參考七龍珠里的能量探測器)以及一套包括微型光能爐灶、帶有飯盒以及單兵凈水器的軍用水壺、刀叉勺一體單兵餐具的便攜型單兵炊具套裝外加一天份的軍用食品和飲用水和單兵急救包一個;
  任務失敗懲罰:從任務失敗時開始,宿主將會因為愧疚和自責而陷入精神恍惚狀態,反應能力、判斷能力均會減半,持續時間一個月。
  備註:如果葉夢涵同意加入宿主團隊,本系統將會開通團隊契約欄,如果徵招葉夢涵入隊失敗,宿主開通團隊契約欄的機會將極其渺茫。如果宿主不想孤身一人去完成拯救文明的重任,還請宿主認真對待本任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