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8戶外愛好者劉金喜

009戰前準備

  地球歷2016年06月22日:
  正因為這樣,在初中畢業之後,歐陽羽飛選擇了一所幾乎見不到自己初中同學的高中來就讀,而且從上高中,他就沒好好打理過自己的頭髮,更是每天都帶着那個大得足以蓋住自己半張臉的老土的圓圈眼鏡,甚至後來某一天在地攤上看到了一款樣式很難看但是很結實的大外套之後,他竟然一口氣買了三件,並且此後每天出門他都會穿上其中一件。
  然而這樣做的結果,雖然別人不再叫他「fei小妞」了,但是代價卻是他在高中當了整整三年的路人甲。恐怕除了在他養父母出了車禍之後對他照顧有加的班主任——一個快六十歲的返聘老教師——之外,他的整個高中生涯別說朋友了,他連熟人都沒認識一個!
  從歐陽羽飛家所在的別墅區到裝飾裝潢市場並沒有直達的公交車,所以歐陽羽飛中途轉了一趟車。卻沒成想,在下了第一趟車,準備步行去趕乘第二趟車的途中,他竟然遇到了一間銷售戶外及狩獵用品的戶外用品專賣店,正好讓他省了在離開裝飾裝潢市場之後還要去市中心的另一家箭館。
  「唉,兄弟來啦,想看看什麼?」一進門,歐陽羽飛就聽到一個很和氣的聲音傳來。抬頭一看,這間規模還算不錯的店裡竟然只有一個看起來挺富態的年輕人在,這讓歐陽羽飛忍不住猜測他不會就是這家店的老闆吧?
  「店主您好,我想看看弓箭還有一些戶外用的東西,比如水壺、便攜乾糧之類的。」雖然心裏面挺驚訝的,但是良好的家教讓歐陽羽飛並沒有傻獃獃的愣神,而是微微一笑回應了對方的詢問。
  「哎呀,兄弟你眼光真好,我開這家店已經半年多了,你還是第一個一進門就猜出我是店主的呢,不行,今天不管你買啥,說什麼我都給你優惠。」一聽歐陽羽飛管自己叫店主,那個看樣子年紀跟歐陽羽飛也差不多的年輕人馬上就樂了,徑直走過來一邊親切的拉着歐陽羽飛的手往店裏面走,一邊跟歐陽羽飛開着玩笑。
  也可能是這位店主——也就是劉金喜——是個很和藹的人吧,反正不一會兒,就把歐陽羽飛那沉寂了整整三年的心給喚醒了,讓因為有點兒不太善於和別人打交道而有點兒拘束的他徹底放鬆下來了。同時,這對於已經孤獨了整整三年沒跟別人好好交流過的歐陽羽飛來說,還真是一種很奇妙的感覺呢。而且,通過聊天,他也知道了劉金喜店主的一些情況:
  這傢伙其實跟歐陽羽飛同歲,只比歐陽羽飛大了差三天半年——歐陽羽飛七月十號的生日,劉金喜是一月十三號,同歲——但是人家不但考上了省里的重點大學,還在大一的上半年通過勤工儉學和炒股,已經自己創業開了一家規模挺不錯的戶外用品專賣店了。
  而且,劉金喜為人不但詼諧幽默,也很好交朋友,這不,才不大一會兒就跟歐陽羽飛成了朋友。雖然剛剛認識關係畢竟還尚淺,但也算個很不錯的開始了。同時,在歐陽羽飛選擇弓箭和戶外用品的時候,劉金喜也給出了一些自己獨到的見解。
  很明顯的,他做生意很厚道,並不會刻意引導着顧客去購買那些價格高昂但並不實用的東西,反而根據自己的一年多的戶外愛好者經驗,給了歐陽羽飛很多建議,讓他根據自己的實際情況,選擇了一些小巧實用的東西。
  一個並不影響行動卻能裝載足足三升水的背負式水袋、兩小箱既可以吃一小塊就飽口味也很不錯的壓縮乾糧、一張從米老鼠帝國進口的狩獵用複合弓外帶全套附件、五盒六隻裝的狩獵用箭頭、一百支高磅數複合專用純碳箭、一個箭囊、一個四桶箭壺、一個快拆箭盒、外加一個可背可拎的複合專用弓包等等好多東西。
  別的東西的價格歐陽羽飛不太清楚,但是複合弓、箭矢、配件弓包這些東西劉金喜這裡的報價卻要遠遠低於之前歐陽羽飛在網上查到的那架箭館,而且看樣子東西卻是一樣的。很明顯的,他這個新交的朋友還是很可靠的。
  選完東西之後,歐陽羽飛又犯難了——東西挺多的,再加上放在一起體積也不小,一會兒他還要去裝飾裝潢市場呢,這些東西他可怎麼帶啊?
  「怎麼了?」看到歐陽羽飛臉色有些不對,劉金喜很是詫異的問道。
  「哦,我一會兒得去裝飾裝潢市場一趟,去買點兒東西……這個……帶着這些東西很不方便啊。」對於自己的目的地,歐陽羽飛倒是沒有隱瞞,在劉金喜問出來之後也就很大方的把自己的去處和困難說了出來。
  「嗨,就這事兒啊,你先把東西放我這裡,等一會兒你買完東西回來之後再一起拿走不就好了嗎。」通過之前的聊天,劉金喜也算看出來了,歐陽羽飛只是個初入社會的孩子,社會經驗並不是很豐富,很多一般人很容易想到的事情往往他都不知道該怎麼解決,所以很熱情的向他提議道。
  「那就麻煩你了。」眼見困擾着自己的最大問題已經解決了,歐陽羽飛也沒拒絕劉金喜的好意,而是在道謝之後,就徑直里來了劉金喜的店面。
  裝飾裝潢市場一行很是順利,瓷磚劃針那東西幾乎每家店鋪都有賣的,價格也便宜的令人難以置信,種類更是繁多。但又出現了一個問題,那就是歐陽羽飛不敢確定究竟哪種型號的劃針才能刺破喪屍的頭蓋骨。
  畢竟歐陽羽飛的敵人跟普通意義上的敵人完全不一樣,他的敵人不會因為受傷而害怕或者影響行動,喪屍那東西除了對大腦進行毀滅性打擊之外,就沒有其他方法將其消滅了。然而,喪屍的大腦外面還包裹着一層堅硬的頭蓋骨呢,那可不是普通的攻擊就能奏效的!
  最終,歐陽羽飛在把玩了一會兒全部類型的劃針之後,決定選擇又粗又長(好邪惡的形容詞)的八毫米直徑劃針以及小巧玲瓏便於攜帶的五毫米直徑劃針,每樣都買了兩百根。好嘛,四百根劃針整整裝了一大箱子,那重量,歐陽羽飛雖然勉強搬得動,但是對於歐陽羽飛的體力極限也算得上是一種殘酷的挑戰了。
  「以後一定要加強鍛煉了。」六月末的天氣本來就挺熱的,再加上歐陽羽飛身上還套着一件足以當大衣穿的厚實的長袖外套呢,在把那箱子劃針搬到劉金喜的店鋪的時候,他身上已經跟剛剛蒸過桑拿一樣汗流浹背了。
  「我說你就不能把你身上的外套脫了啊,這大熱天的,你竟然還穿着這麼厚重的外套,真是受不了你。」雖然嘴上調侃着歐陽羽飛,但是劉金喜手上卻沒閑着。在歐陽羽飛出現在他的店門前的時候,他就已經跑出來幫忙搬箱子了。
  「嘿嘿,習慣了,這幾件外套已經陪了我三年了,突然脫掉感覺有點兒怪怪的。」不過說是這麼說,在把手裡的箱子交給劉金喜之後,歐陽羽飛倒也很聽話的脫掉了那件礙眼的大外套。不止如此,因為現在歐陽羽飛已經把劉金喜當成朋友了,所以也並沒有在他面前隱瞞自己的長相,就連圈圈眼鏡也摘了。
  「咣當!」「嗷!」突然見到歐陽羽飛真實樣貌的劉金喜被歐陽羽飛那反差極大的樣子嚇呆了,一時之間竟然忘記了自己手上還搬着一箱子沉重的「鐵條」呢。這下兒,還真應了那句古話了——搬起箱子砸自己的腳。
  幸虧劉金喜腳上穿的旅遊鞋質量很好,再加上沒砸到正地方,倒也沒真受傷。所以他跳了兩下之後也就沒什麼事兒了。然而,腳上是沒是了,不過他的腦子卻不好使了。
  這也難怪,當歐陽羽飛帶着圈圈眼鏡、穿着礙眼的大外套的時候,人們的注意力幾乎都會被這兩件東西吸引過去,因此很容易忽略他身上其他的地方。然而現在,已經卸去偽裝的歐陽羽飛腳下踩着一雙看起來做工很精美的黑色休閑皮鞋、下身穿着一條同樣黑色的休閑西褲,配上一件修身的黑色背心,把歐陽羽飛那不胖不瘦、纖巧合度的身材展現的淋漓精緻。
  如果說歐陽羽飛脖子以下的地方盡顯男神風範的話,那麼他的脖子以上可就有點兒美得禍國殃民了!只見此時的歐陽羽飛正用雙手梳理着已經有點兒被汗水打**的一頭烏黑柔順的半長秀髮,而一縷青絲正巧掩蓋着兩條彎彎的柳葉眉。
  眉間那欲露還羞的風情配上被上下兩排又長又彎的睫毛包圍着的一雙靈動嫵媚的大眼睛、小巧俏挺的鼻子下面點綴着紅潤誘人的點點櫻唇、和精緻五官極其相配的瓜子臉下面露出纖長柔嫩的脖子,再加上歐陽羽飛的皮膚水潤柔滑、吹彈可破,細膩的都能看到皮膚下面的毛細血管……反正,一個正常的男人看着這張臉時間長一點的話,估計他的xing取向絕對會出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