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第10章

「小兔崽子,誰讓你放箭的,你違抗軍令啊你!你不要命了!」

騎軍之中,一名老什長怒罵出聲。

步入齊地之後,公子扶蘇親自下令:「大軍直撲齊都臨淄,沿途不得隨意傷人,不得無故殘殺百姓!」

扶蘇本以為此道命令一下,大軍會有所騷動,畢竟古代戰爭,燒殺搶掠是常事,秦軍就算軍法嚴明也不會去管這種事,武安君白起,一代殺神,屠殺將近百萬,但不可否認,他的功績對於推動天下一統是有積極作用的。

此令一下,王賁他們就算不解,也沒有阻攔。但秦軍不愧是百戰之師,軍令如山,此令一下,全軍即刻實行。

甚至,扶蘇還派士卒去各村各鎮傳話「齊國之民從此刻起都是秦國之民,大秦不會對自己自己的子民動手」。

「公子,多此一舉啊,齊民就是齊民,不會因為你一兩句話就改變心意的」王賁苦笑道。

「將軍此言差矣,平民百姓他們不懂什麼軍國大事,連年戰亂,他們早已身心俱疲,而今大秦一統,連三歲小娃娃都知道秦軍的威名。

萬民早已厭戰,我們行軍不滋擾百姓,大軍過境秋毫無犯,百姓就會傳頌大秦之軍王者之師」

「正所謂得民心者得天下,天下民心不可小覷,天下間的勝負皆取決於此」

扶蘇與王賁正在談論,就見一位老什長拉着一位年輕小伙從側面策馬而來。

「大將軍,公子,屬下有事稟報」

扶蘇和王賁從軍陣中脫離。

「何事?」

老什長和青年翻身而下,跪倒在地。

「駕~」

又有幾騎策馬而來,同樣是身穿秦軍甲胄,但他們的左臂之上,卻綁着紅色的布帛。

督戰營!執掌軍法。

翻身下馬,動作整齊,一看都是經驗豐富的老卒。

「參見大將軍,參見公子!」

「督戰營都來了,好,我看看是什麼大事?」

「稟大將軍,這小子違背軍令,肆意殘殺,射殺兩人,我等要對他軍法論處!」

聽到這,王賁臉色瞬間陰沉下來,他治軍極嚴,令行禁止,違抗軍令直接是殺頭的重罪。

「你違抗軍令,擅殺沿途百姓?」王賁冷冷的看着他。

那名青年抬頭,一臉倔強:「是!」

「那還說什麼,殺了,以證軍法」

說完,督戰營便要把他拉走。

「將軍,將軍,此事有隱情啊!」老什長大喊。

「隱情,人都殺了,還隱個屁情,你在想什麼我知道,你看公子在此,想藉此給他搏一命,還想給他開罪,本將告訴你,我還要治你御下不嚴之罪」

「一人做事一人當,這事和我什長沒關係。」

「哎呀,你還挺仗義」

扶蘇在一旁饒有興緻的看着,自他們出現,他就讓人去查查怎麼回事!

「將軍,再等等,我問問!」

「你,站起來!為什麼殺人!」

那名青年起身,好像知道自己命不久矣,竟直視扶蘇的眼睛。

「他們該死!欺負老弱算什麼東西,他們算人嗎?」

扶蘇氣笑了,好傢夥,這小子就是一根筋啊。

正在這時,去查看的人回來稟報,將事情原委一一說明。

「殺得好!這種敗類,一箭殺了真是便宜他了」說話的正是大將軍王賁。

「將軍,這小子一根筋,也是命苦,他原本的趙國人,他姐姐就是被官差給糟蹋了,那時,趙國滅國,看他可憐,我就把他納入軍中,他現在手上已經有六個人頭的功勞了!」

「燕趙之地多慷慨悲歌之士,路見不平,拔刀相助,不惜性命,不錯,你叫什麼?」扶蘇笑着問道。

「騎卒董刀」

「好,董刀,乾的不錯,路見不平一聲吼,有血性,回去吧,好好殺敵!」

???

眾人一臉懵逼,這,這董刀可是殺人了啊!

「公子,這小子違抗軍令啊!」

督戰營說著。

「軍令是什麼?」扶蘇反問。

「大軍直撲齊都臨淄,沿途不得隨意傷人,不得無故殘殺百姓」

「好,那我問你們,那兩個畜生手上有刀嗎?」

「有!」

「他們是百姓嗎?」

「不是!」

「那不就對了,散了!那個什麼,什麼刀!」

「公子,屬下董刀!」

「好,董刀,董刀,我記住你了,走吧走吧,你沒事了,記得多殺敵,多立功!」

「屬下多謝公子出言!」

董刀單膝跪倒,他很清楚,要是今日沒有公子出言,他這條命,就交代在這裡了。

那群甲士走後,王賁一臉無奈,開口說道:「公子,你的心,太善,無規矩不成方圓,規矩是我大秦的根本,軍法不可違,這是秦軍的根本」

「將軍,這話不能亂說,我可沒有違抗軍令和軍法!」扶蘇說著。

「你這不是在鑽空子嗎?」

「這空子也沒幾個人敢鑽啊!」

扶蘇大大方方的承認,給王賁整不會了!

「哈哈哈,厲害,公子,學精了!」

「再不學聰明點以後我怎麼在朝堂上立足啊!」

……

此事之後,還有斥候稟報。

「大秦步軍的身後,竟然匯聚了一股人流,全是一些老幼婦孺,她們手中也沒有兵器,因此,秦軍並沒有管她們。」

齊國都城,臨淄。

作為東方大國齊的都城,臨淄,城牆高大,設施完善,是東方一座雄城。平時,臨淄往來商人無數,只是不知為何,這幾日進入齊國的商人竟然寥寥無幾。

城門處的守衛有些心不在焉,這看守城門大半天了,也沒見幾個人,倒是從各地抓來充軍的百姓有不少。

「媽的,天天都在抓人,聽說高唐已經屯兵三十萬了,王上又派二十萬去增援,這蒙恬再厲害也對付不了我大齊五十萬大軍吧,而臨淄,秦兵的影子都沒見到,到時候,秦軍沒來,咱們被搞得累死了!」兩個押送充軍百姓的士兵說著。

「高唐安全,臨淄就更安全了,難不成秦軍從天上飛過來啊!」

臨淄塔樓之上,一名士兵疑惑的看着遠處的煙塵,作為秦國遠交的核心,齊都臨淄已經四十年沒有見過戰火了,秦國不攻打他們,另外五國又疲於應對秦國,使的齊國置身事外,太平享樂四十年。

「起風了?怎麼這麼大的煙塵」

士兵極目遠眺,卻見那煙塵之下黑壓壓一片,旌旗蔽空。

士兵瞬間渾身顫抖,連滾帶爬的跑到戰鼓前,舉起鼓槌,拚命的敲打。

「咚~咚~咚」

一聲聲鼓點猶如平地驚雷,打破了臨淄城的寧靜。

城中百姓一臉疑惑,駐足抬頭看着北城門方向。

這時,一隊騎軍甲士從街中穿行而過,一路撞倒多個行人,直奔王宮而去。

撞倒的行人在地上痛苦的哀嚎,有人在人群之中驚恐的大喊:「秦軍來啦~秦軍來啦,臨淄要完了,臨淄要守不住了!」

這是秦軍早先安排在臨淄城中的密探,現在,他們要搞亂整個臨淄城。

果不其然,城中百姓瞬間亂作一團,安逸了四十多年,突然的大軍壓境已經讓他們驚慌失措,一時間,慘叫聲,叫罵聲,哭泣聲,遍地而起,臨淄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