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第3章

扶蘇在雨中興奮的顫抖着,大秦銳士屯兵歷下,這是馬上就要發動對齊國的戰爭了,在這次戰爭中,自己一定要好好表現一次,讓父王改變對自己的偏見。

秦軍獎罰分明,沿用商鞅變法時期的二十等軍功爵制,有功即賞,有過即罰,讓平民階層有了向上晉陞的渠道,這大大提高了秦軍的戰鬥力,才能使秦國逐漸聞達於諸侯。

但唯一被人詬病的,就是大秦的律令和刑罰,太過於嚴酷,面對當時的社會環境,秦王嬴政信奉亂世當用嚴法,這是沒錯的。

大周末期,正由奴隸社會轉變為封建社會,亂世多動蕩,嚴法才可威懾天下;但秦王一統天下後,還沿用嚴刑峻法,這便是一個巨大的錯誤。

「公子,公子,您怎麼站在暴雨之中啊!您的病可是還沒好啊!」

一名內侍呼喚打斷了扶蘇的思路,他回頭望去,只見一名太監手持一個華蓋而來,欲幫他遮擋雨水。

「有心了,王犢子!」

這名太監在自己出生之後便開始伺候自己,二十年來兢兢業業,算得上是自己的心腹。

「能得公子一言,我死而無憾!」

正當此時,不遠處響起甲胄之聲,眨眼便到了近前。

一群身着鎧甲,腰佩長劍的將領走來,為首之人,眼神銳利,一身黑甲在其身更顯莊嚴,目光直視之下,只感覺殺氣凜然。

這便是大將軍王翦之子,王賁!

王家父子,為大秦一統天下立下汗馬功勞,東方六國,除韓國外,全部亡於這父子二人之手,王翦攻滅趙國,楚國,燕國,王賁攻滅魏國,齊國,這等功績,可謂傳奇。

「見過公子!公子大病初癒豈可再淋此暴雨,你是怎麼伺候的?」

王犢子害怕的跪倒在地,雙手撐着華蓋,不停的顫抖着。

「將軍息怒,不怪他,我已經徹底好了!諸位將軍是要商討伐齊之事吧,那別站在雨中了,入帳議事吧」

進入大帳,王犢子立即將大帳中的燈火點亮,霎時,一片明亮,藉著這明亮的光,扶蘇好奇的看着這位名傳千古的大將,王賁!

「公子,公子」

一聲呼喚讓扶蘇回神。

「怎麼,公子,我臉上有東西?」王賁疑惑的問道。

「沒有,就是感覺將軍臉上有殺氣!」

「哈哈哈,殺氣,我大秦銳士最不缺的就是殺氣!」王賁豪爽的大笑。

「況且,當今天下,六國僅存齊國,若不帶點殺氣如何滅齊!」

「將軍說的是,請上座!」扶蘇伸手迎出。

王賁大驚,「屬下不敢,公子在此,賁豈敢僭越!」

扶蘇搖搖頭,「將軍這話就不對了,大軍之中,只有主帥與將士,哪來什麼公子,你是我秦軍主帥,理應坐上位!」

扶蘇起身,扶着王賁坐上主位。

「大軍滅齊在即,我扶蘇在軍中不是公子,而是主帥帳下監軍,能與諸位將軍並肩,乃扶蘇之幸,有諸位,乃是我大秦之幸,此戰,諸位必定青史留名」

說罷彎腰,面對帳中將領行了一禮。

面對大秦王長子的行禮,帳中將領紛紛抱拳。

「臣等不敢受此大禮!」

「如何不能受,我大秦銳士,為我大秦開疆擴土,為我大秦平定天下,你們,受之無愧!」

王賁此時也從主位中站起,眼中閃過一陣驚奇,扶蘇公子怎麼變了一個人一般,以前的公子,嘴中總是說著禮法,講着仁德,甚至認為兵戈是天下大亂的根源,是百姓苦難的根源,甚至不惜性命進諫!

而此刻,扶蘇公子一改常態,盛讚大秦銳士,盛讚諸位將領,身上隱隱有壯志,此舉對收取軍心有莫大的幫助啊。

須知,儲君乃國本,再強大的帝國也得要有人繼承,當今王上雖然正值壯年,儲君之位高懸,身為王長子的扶蘇自然被許多人看重。

只可惜,扶蘇雖長,卻屢屢被王上訓斥,甚至有傳聞,王上不喜扶蘇。

「將軍,大軍已經全部屯紮於歷下,下一步該如何行事?」

問出此言的是秦將李信,扶蘇循聲望去,只見一名俊朗的中年人,眉宇之間帶着些許頹廢。

是了,秦王政二十二年,即公元前二二五年,李信率二十萬秦軍攻楚,大軍一路高歌,大敗楚軍,卻不曾想,戰線拉的太長,在李信準備攻打楚國國都壽春時,已經攻陷的郢陳在昌平君的率領下起兵反秦,使李信腹背受敵,無奈回師郢陳,途中卻遭遇楚將項燕偷襲,大敗而歸。

壯年之時,遭遇如此挫折,李信有些心灰意冷,如今隨大軍剿滅燕國殘部,都只是副將,在秦王的眼裡,他已是一名敗軍之將。

敗軍之將,不在秦王眼中也正常,畢竟,大秦初期名將太多,敗績只是讓他多了一種被淘汰的理由罷了。

父王不要,我要啊,李信啊,除去楚國之敗,他也是一代強將啊,畢竟是史書留名之人,如何能弱。

秦初強將遍地走,秦末狼煙無將平,豈不可笑。

「這位是李信將軍吧,果然英武非凡,李信將軍,我可是仰慕你很久了,何日你我暢談一番」扶蘇笑着開口,令人如沐春風。

李信眼中閃過不可置信,自己在楚國的敗績,已經讓他在大秦軍方有些可有可無,可這,扶蘇公子竟然能看重自己?

見李信遲遲未回答,王賁開口:「李信,公子器重還不謝恩,你在等什麼?」

李信瞬間清醒,對啊,這可是扶蘇公子,王上長子啊,不管怎麼說,公子扶蘇都是大秦最合法的繼承人啊,能得到他的看重,日後未必沒有再度崛起之日。

想到這,李信跪地。

「謝公子,信願聆聽公子教誨!」

「好,咱先聽候王賁將軍命令!」扶蘇微笑着將他扶起。

「好啊,公子痊癒,乃是吉兆,我大秦必將大破齊國,如今,我等已將兵馬屯紮於歷下,只需舉兵南下,大軍便可長驅直入,直達齊都臨淄,我已稟明王上,不管王上從何處發兵,我等也不可懈怠,各位將軍,下去準備吧!」

「諾!」

眾將走後,王賁滿臉微笑:「公子剛才一言一行,着實讓賁不敢相信,簡直判若兩人,之前公子還問我,王上厭惡公子該如何應對,如今公子之表現,就是最好的方法啊!王上若是得知,必定大喜!」

「況且,王上讓公子監軍,就是信任公子,想要培養公子啊!」

「將軍說笑了,你可是我的妻兄,我不問計於你我問誰,以前,是我太過愚笨,讓父王失望,今日起,我絕對讓父王不可置信」

「對了,將軍,剛才你的決定是對的,我父王必定從歷下用兵,攻取齊國!」扶蘇嚴肅的說。

「公子何出此言?這可是軍國大事,不敢妄斷啊!」王賁勸誡道。

我靠,我咋知道的,我看歷史書知道的啊,扶蘇頓時一臉高興,幸好自己多看了幾本歷史書啊。

「將軍,我可是父王的兒子,父王的心思我還是能猜到一二的」

「公子,慎言,王心不可隨意揣測!」

「這不就只跟你說了嗎,相信我,準備好便是!」

自己原本就是一名軍人,面對華夏近代那百年的屈辱史,他深深知道,一個國家,光講禮是不行的,你還得有自保的武力。

而現在,面對華夏歷史中那最最巨大的變革,能加入其中,無疑讓自己心潮澎湃。

「韓,趙,魏,楚,燕」戰國七雄中已有五國滅國,就剩齊國,還在苟延殘喘,這最後一國,就讓我扶蘇來終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