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第4章

第二日,扶蘇早早就起來,剛下床,王犢子便手持水盆,帶着汗巾前來伺候。

面對着王犢子那面面俱到的伺候,扶蘇十分不舒服,洗臉都要別人幫忙,自己是癱瘓了,還是殘廢了!便將王犢子趕了出去。

隨後,便馬上陷入了尷尬,這秦朝的衣服,就這幾塊布,還是便服,自己愣是穿不來,沒辦法,還是的叫王犢子來穿衣。

扶蘇展開雙臂,感覺自己像個人形衣架,沒過多久,王犢子便將衣物給自己穿好了。

這個,就叫專業!

扶蘇走出大帳,一陣微風襲來,帶來山林之間清新的空氣,令人心曠神怡。

遠處,一抹晨曦已在樹梢之上冒頭,金黃的光芒散射在林間,幾隻小麻雀嘰嘰喳喳的吵鬧着,似乎不解下方為什麼會有這麼多陌生人。

軍中已經開始埋鍋造飯,二十萬人的飯菜,光埋鍋便有兩萬口,秦軍十人為一什,十人吃一鍋。

炊煙隨着微風裊裊升起,那粟米的清香便縈繞着整個營地,不遠處,還有大秦銳士在訓練,以求在戰場上多奪軍功。

入眼的景象,讓扶蘇有些恍惚,他彷彿又回到了以前的軍營之中,身旁,是袍澤,是兄弟,是值得性命相托的人。

而現在,下方的甲士,都在談笑風生,他們依然在為國而戰,或許,他們只是為了生存,為了獲得爵位,為了擺脫奴藉,他們並不知道自己所作之事有多麼偉大。

但,他們聚在一起,就組建了我大秦之軍,大秦銳士,他們是歷史的推動者,也是歷史車輪下的犧牲者。

「公子,該用膳了!屬下已將膳食準備完畢!」

扶蘇走入自己軍帳,眼前的食物眼花繚亂,他身為秦王之子,待遇自然十分豐厚。

「王犢子,我秦軍將士吃的如何?」扶蘇問道。

「這,王上曾有令,不允許宦官插足軍事」

這倒是,父王青年執政時曾爆發嫪毐之亂,雖被平息,但在父王心中留下了陰影,長信候嫪毐廣納門客,甚至插足軍政,謀反,這就是宦官之害,雖說嫪毐算不上真正的宦官。

父王討厭宦官,那為何一統天下後會寵幸趙高呢?

「算了,不想了,出去看看!」扶蘇起身。

「公子,公子,還沒用膳呢!」王犢子急切的說。

扶蘇再次走出大帳,往旁邊軍營而去,一路走一路看,他發現一件事。

秦軍士卒吃什麼,都有定額,那些戰車的御者,應該有着第三級爵位,簪裊(zan,niao),他們有精米一斗,醬半升,菜羹一盤;而軍營之中最多的,是身着鎧甲,戴着尖頂圓帽的步兵,他們是二級爵,上造,吃粗米。

大秦,二十等軍功爵制真是深入人心,一言一行,一飯一菜,都體現着階級,而唯一能跨越階級的,就是軍功,如此,為了軍功,大秦甲士如何能不勇猛,商鞅真是鬼才啊!

扶蘇身着便服,走到一口大鍋面前,鍋前已經圍坐十人了,那名什長正在向他手下那群甲士吹噓他的戰績。

「王賁將軍,真乃當世無敵,想當初,我大秦圍困魏都大梁,久攻不下,那大梁城城牆修的,無比堅固,連我大秦的投石車都不能撼動它,並且,大梁城內糧草充足,足足可以支持三年調度」

「束手無策之時,王賁將軍命幾萬秦軍甲士不分晝夜,瘋狂挖掘黃河河堤,大堤沖開,那黃河之水,猶如天傾,席捲而下,而那時又是雨季,大梁就此淪為水澤之國。

無奈之下,魏王假只好開城投降,那魏王站在水澤之中,面對着我大秦銳士緩緩跪倒,手捧國書與玉璽,他這一跪,就此宣告天下,魏國滅國,你們能理解這種感覺嗎?」

旁邊的甲士聽得入神,恨不得圍困魏都的就是自己。

扶蘇在一旁聽着,笑着說道:「老什長,那是王賁將軍的奇策,和你有什麼關係啊!」

「放屁,怎麼沒關係,老子可是在黃河之堤挖了幾天幾夜,連我手中的長戈,都挖斷兩把,那一戰,王上大喜,我們這些平民全都賜爵一級,欸,你小子哪來的?」

「啊,我是別的營的,聽的入迷了」扶蘇打了個哈哈。

「別亂跑,你小子,這麼年輕,不懂規矩,大秦的軍法可是十分嚴酷的」老什長告誡道。

「是是是,老什長,我都在這了,也是飯點,賞口飯吃啊」

「臭小子,行嘞,六子,拿個碗,咱一起吃!」老什長大手一揮。

扶蘇成功擠進了這群漢子里,雖是粗米,但這幫人吃的賊香,扶蘇以前也沒少吃大鍋飯,看着他們吃,自己也吃的津津有味。

正在此時,轅門處飛掠進一支馬隊,這群騎兵,全都身穿黑色鎧甲,面覆黑色面具,這是大秦王宮的禁軍。

為首之人,手持一桿巨大的黑龍旗,身旁有一名書生裝扮的儒生,看這群騎兵,都護在這名書生身旁。

他們衝進軍營,大喊:「王詔,王賁接詔!」

中軍大營,王賁和李信諸將快步走出大帳,來到那群甲士面前。

書生拿出一卷綉着黑龍的布帛,緩緩開口:

「王詔!」

歷下軍營,二十萬秦軍將士皆齊身跪地,扶蘇也不例外,這,是對王權的臣服。

「將軍王賁,率王師攻滅燕代,現拜王賁為大將,由燕地入齊國,正是回師之路。齊國若存,大秦如缺臂膀,望將軍一鼓作氣,由燕地南下,攻滅齊國!秦王政二十五年」

「臣王賁領詔!」

書生將王賁扶起,笑着說:「大將軍,王上望大將軍凱旋」

「大將軍,我說的沒錯吧,我父王一定會讓大軍從燕地南下的。」扶蘇緩緩從人群中走出。

「見過公子」使者作揖行禮。

「哦,使者辛苦,不知名諱?」

「臣下陳馳」

陳馳,卧槽,就是憑一張嘴說動齊王建投降,讓齊國數十萬大軍放下兵器的陳馳。

「先生辛苦!」

「公子如何得知王上會從燕地出兵呢?」

「此事,簡單,齊國兵戈齊齊向西,舉國畏懼秦國派大軍攻齊,那齊王建更是戰戰兢兢,卻不曾想,我大秦大將軍王翦攻滅燕國後,燕王喜逃竄。

如今,王賁將軍率大軍俘虜燕王,攻滅代地,毫不費力,這支強勁之師已經移動至齊國北面,整整二十萬大軍,若是南下豈不是勢如破竹!齊都臨淄便是我大秦掌中之物」

好大一盤棋,公子其智近妖啊!

妖個毛線,歷史就是這樣好吧。

……

扶蘇公子加入滅齊大戰,各位讀者大大多多支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