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第5章

扶蘇轉頭看向王賁將軍,王奔將軍也在看着他,兩人眼中有濃濃的戰意升騰,毫無疑問,此戰講得就是兵貴神速,要打齊國一個猝不及防。

「傳我令,擂鼓,整軍,點兵」王賁大將軍下發軍令。

「轟~轟~轟~」

悠遠蒼涼的鼓聲在大地之上響起,如同巨人的心跳,熱烈而又悠揚。

大秦軍營,如同被鼓點喚醒的猛獸,正在慢慢顯露出它的獠牙,遠處,中軍大帳前方,正在搭起點將台。

聽着這震撼人心的鼓聲,扶蘇感覺自己的熱血在燃燒,自己這個兩千多年後的靈魂真正融入了這個時代。

這個偉大的時代,這個奠定華夏文明根基的時代,今日,終於要見到讓整個天下匍匐顫抖的大秦銳士了。

扶蘇轉頭,看見一起吃大鍋飯的老什長還在獃獃的站在一旁,便對着他微微一笑,點了一下頭,便快步向中軍大帳走去。

老什長獃獃的看着,嘴巴張的大大的,他身邊的各營兵馬都已經動作起來,唯獨他們這群人還停留在原地。

六子拿手在老什長眼前晃了晃:「什長,鼓聲起了,你在幹嘛啊,貽誤軍機可是要砍頭的!」

「啪!」

老什長反手就是一巴掌,愣愣的問:「痛嗎?」

六子捂着臉:「我靠,你被人甩個大筆兜試試,你知道這個這個大筆兜對我弱小的心靈造成了多大的傷害嗎!」

「痛就對了,原來老子沒做夢啊!哈哈,你們知道剛才和我們一起吃飯的那位是誰嗎?那是咱王上的長公子,扶蘇公子啊!」

六子聽到這話,立馬又甩了自己一巴掌,「痛啊,這不是夢,扶蘇公子和咱吃同一鍋飯,這話說出來誰敢信?」

老什長頓時有些驕傲:「都給老子聽着,上了戰場,都給老子賣力的打,哪個孬種要是敢慫,我打斷他的腿,咱可是和公子吃過一碗飯的兄弟,都別給老子丟人!」

「老秦頭,你在幹什麼玩意,整軍了,還不快點給老子滾過來!」

老什長的頂頭上司站在一架戰車上怒罵出聲。

「小子們,都給老子卯足了勁,爭取多砍幾個人頭,給咱亮亮眼!」

鼓聲漸漸急促,傳向整個歷下軍營,二十萬秦軍將士除去後勤人員,甲士正在快速向中軍大帳前的點將台下集結。

不一會,點將台已經搭好,而下方的秦軍將士也已經集結完畢,微風吹過,無數的黑色王旗獵獵作響,整個歷下軍營,陷入了一片寂靜,唯有風。

王賁,李信,陳馳等諸位將領緩緩走上高台,扶蘇跟在後面,站在高處,才能窺見秦軍的全貌。

下方的秦軍排列成一個個整齊的方陣,為首的是,弓兵陣,弩兵陣,隨後是長矛步軍陣,長戈步軍陣,重甲步軍陣,兩側是騎軍陣,戰車陣。

風沙揚起,場中一片肅穆,這時,整齊的腳步聲響起,一群力士抬着各式攻城器械來到最前方。

床弩,投石車,雲梯車,撞城錘,依次登場,放置在最前方。

扶蘇從高處遠眺,大秦的黑色王旗構成了一片黑色的海洋,秦軍將士,雙手持着兵器,渾身的盔甲是黑色與紅色的完美結合,他們抬頭挺胸,雙目炯炯有神,目視高台之上,黑與紅的結合帶來視覺的強烈衝擊,屹立在大地之上的長矛長戈在陽光下散發著耀眼的寒光。

靜,讓扶蘇感到不可思議的靜,整整二十萬人站在下方,竟然沒有絲毫聲音,只有風吹過大秦的旗幟,只有馬在不安的嘶鳴。

殺氣,遍地都是殺氣,這是站在高台上的扶蘇心中唯一的感覺,這樣的軍隊,在這片大地上有誰能阻擋。

王賁屹立在高台之上,手持一桿巨大的秦字王旗:「大秦的將士們,今日,我們聚兵歷下,今日,我們厲兵秣馬,天下之土,十之有九,盡歸我大秦,現在,你們的南方,是那負隅頑抗的齊國,打下他,天下一統,你們說,我們戰不戰!」

「戰!戰!戰!」

僅僅一句話,就引爆了下方的士氣,那巨大的嘶吼聲衝天而起,王賁將軍雙手揮舞着王旗,大聲的喊着:

「大秦,萬年!」

二十萬大秦銳士舉起手中的武器,寒光一片!

「大秦,萬年!」

「大秦,萬年!」

瘋狂的嘶吼回蕩在歷下軍營的上方,衝天的殺氣震顫着不遠處的山林,空中的白雲似乎也已經膽寒,已經消散的一乾二淨,唯有秦的吼聲,在這片天空回蕩。

扶蘇站在一旁,臉色漲的通紅,拼盡全力的喊着,這一刻,他感受到了,他的袍澤在身旁,在這裡,他一點也不孤獨,這些人,難道不值得生死相依嗎!

他激動着,也流淚着,如此偉大的帝國,如此輝煌的功績,怎麼可以,怎麼可以二世而亡,我要改變他,我要重新給予他生命,我要讓大秦的光輝普照萬世!

在不知不覺間,一個改變這個古老國度的種子已經在扶蘇心裏生根發芽,茁壯成長。

「轟~」一聲鼓點如同一道驚雷,在這片天地炸響,一時間,萬籟寂靜。

王賁彎腰,恭敬的將秦字王旗放在扶蘇身前「公子,講兩句吧!」

「我?」

扶蘇有些詫異的指着自己,看向四周,得到的皆是肯定的眼神。

扶蘇鄭重接過秦字王旗,雙手握住旗杆,一入手,沒有溫潤如玉,反而旗杆身上布滿着細微的倒刺,扶蘇有些恍惚的看着黑色王旗。

這些倒刺他在記憶中得知,是秦穆公時期定下的規矩,就是為了警醒贏秦後人,老秦人創業之艱難,身處富貴不可忘記前人之志,這,是傳承!

扶蘇緊緊握住秦字王旗,絲絲鮮血緩緩溢出,他挺直腰桿,正如下方的秦軍士兵一般。

「大秦的將士們,我,大秦帝國的王長子,扶蘇,今日,和你們一起,就如

秦穆公時期,赳赳老秦,共赴國難

秦孝公時期,商鞅變法,壯我大秦

秦惠文王時期,張儀連橫,破滅合縱

秦昭襄王時期,殺神白起,揚秦國威

今日,是秦王政的時代,今日,是天下一統的時代。

打完這場仗,百姓百姓將會安居樂業,打完這場仗,天下將不會有戰爭,打完這場仗,天下將是我大秦的天下,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

大周無道,諸侯之間的戰爭整整打了兩百年,兩百年啊,可曾有一天停下,如今,韓亡了,趙亡了,魏亡了,楚亡了,燕也亡了,就剩東方的齊國,他該不該亡!」

「亡!亡!亡!」

場下爆發山呼海嘯般的吼聲,聲勢足足比之前大了十幾倍。

扶蘇在高台之上瘋狂的揮舞着王旗,形若瘋魔般喊出

「大秦銳士萬歲!

大秦,萬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