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第8章

秦王靜靜的站在巨大的天下地理輿圖面前,殿內的宦官已經全部離開。

此時,暗影處,一個人影跪倒在黑暗之中。

「何事?」秦王看着地圖,出聲詢問。

「王上,跟隨在公子身旁的暗衛回報,請王上過目」

暗影之人從陰影中走出,彎着腰,恭敬的將一卷布帛呈在秦王面前。

「扶蘇,就去了燕地一會有什麼事,天天講他的禮,他的儒,這都要上報?」

「王上,平常小事自然不值得我等關注,但公子前往燕地後,一病不起,但在歷下軍營合兵時,公子從帳中衝出,看着那暴雨的士卒,仰天大笑,此後,便向變了個人一般。」

「有變化就是長進了,孤對這個兒子可是十分了解,他是有自己的想法,但有些呆板,身為孤的兒子,孤的霸氣他身上一點都沒有,反而還屢屢和孤唱反調,這小子,還不錯,只是需要歷練,變化,我倒要看看他有什麼變化」

贏政和扶蘇這對父子,一個霸氣絕倫,一個溫文儒雅,若是扶蘇繼位,不失為一代英主。秦王與扶蘇不和,多數是軍國政事上的意見相左,秦王想要把扶蘇培養成自己這般的君主,但扶蘇卻屢屢進諫,這也就是扶蘇,要是其他人,多少條命也不夠秦王殺的。

秦王隨意的拿起布帛,掃了兩眼,眼中卻閃過一陣詫異。

隨後雙手將布帛展開,仔細的看着。

「哈哈,好啊,這小子,我還小瞧他了,這麼多年在宮裡讀書,沒想到深藏不露啊,齊國之弊他分析的頭頭是道,句句切中要點,我大秦國策他更是瞭然於胸,不錯,不錯!這些年,光顧着責罵他了,倒是忽略了他的進步。」

「大秦銳士萬歲!說的好,我秦國的大業,就是無數老秦人前赴後繼給打出來的,他們如何當不得萬歲!」

看着秦王高興的樣子,暗影中的人恰當開口

「王上,王賁李信他們隱隱有折服之意,這是否會……」

「掌嘴!」

「啪!」

秦王話音一落,一個巨大的巴掌聲便響徹大殿。

暗中之人重重的甩了自己一個巴掌。

秦王冷眼看着他:「若是管不住自己的嘴,那你就永遠別說!」

「臣失言!」

「滾下去!」

知子莫如父,雖然秦王忙於朝政,但對自己兒子他還是十分了解的,扶蘇將他的禮,他的孝刻進了骨子裡,作為臣子,這是好事,秦王毫不懷疑,若是突然下王詔要自己這個兒子死,他會毫不猶豫。

但這恰恰也是他的缺點,若為君主,掣肘他的東西太多,想為君,首先要的是無情!

「在戰陣之中歷練,希望你能成長吧!」

這時,趙高急匆匆跑進來稟報,跪倒在地。

「王上,廷尉李斯在殿外候詔」

「宣」

李斯,師從荀子,卻極力推崇法家思想,他和法家集大成者韓非子曾一起在稷下學宮學習,有師兄弟關係,學成之後,韓非子作為韓國公子,帶着他的畢生所學飛蛾撲火,隨着他的韓國一起消逝。

而李斯,卻成為秦國丞相呂不韋的門客,在滅國大戰發動時,因政見與秦王不謀而合,受到秦王喜愛,升任為廷尉,一步登天,成為秦王近臣。

一名身着黑色官服的中年書生低着頭,彎着腰走進大殿。

「臣李斯拜見王上」

「免禮,李斯,何事稟報?」

中年書生抬起頭,臉上帶着自信:「稟王上,齊國公子田沖以齊使之名,要拜見王上」

「齊國公子沖,拜見寡人,哼!無非就是跪地乞和罷了,天下一統乃是大勢,他齊國,斷然沒有再存在的可能了!這事,你去把他打發了!」

「諾!」

咸陽,廷尉府。

齊國公子沖正在府中焦急的等待着,這次出使,決定着齊國的命運,齊國的存亡!

在千盼萬盼之下,終於等來了去宮裡稟報的廷尉大人。

李斯剛剛邁進府邸,公子沖便着急的湊過來:「廷尉大人,怎麼樣,王上答應接見外臣了嗎?」

李斯看了他一眼:「公子,我王政務繁忙,恕不接見外臣!」說著便向府內走去。

「什麼,不接見外臣,這可是兩國大事,秦王不管不問嗎?」公子沖有些憤怒。

李斯坐在府邸之中,慢悠悠的品了口茶,這事,他一點都不急,畢竟齊國可是到了生死存亡的關鍵時刻了。

公子沖在院外鬆開緊握的拳頭,調整了一下自己,隨即便叫隨從抬進來幾個大箱子。

「大人,剛才沖多有失態,望大人恕罪,這幾箱黃金請大人笑納,為我大齊在美言幾句!」公子沖作揖,腰彎的極下。

「態度不錯,可惜,方法錯了,我王有令,和齊使的談判全由本官負責!」

談判談判,談的就是氣勢,現在還沒開始,齊國便落了下風。

「公子,坐,你齊國有何事,可以說了」

「大人,貴國秦昭襄王時期,曾與我齊國訂立盟約,兩國互尊帝號,永不交兵,秦國位居西方,秦昭襄王尊為西帝,我齊國,位居東方,尊為東帝,據此盟約,我齊國現在願尊秦國為上國,從此兩國互不進犯!」

「哼!哈哈」

一陣笑聲打斷公子沖的訴說。

「可笑,可笑啊,猴年馬月的事啊,互尊帝號,是,有此盟約,但率先違背的可是你齊國,廢除帝號,讓我大秦淪為諸侯的笑柄啊,我大秦不跟你計較就算了,現在還說出來,真覺得我大秦的刀不夠利是吧!」

聽到此話,公子沖臉色漲的通紅,侮辱,**裸的侮辱,互尊帝號,原本就是大秦的毒計,為的便是為五國伐齊添把材。

秦昭襄王時期,西方大秦,東方大齊,冠絕諸侯,並立為東西二帝,齊國仗着強大的國力和秦國的支持,發兵滅了宋國,卻被蘇秦算計,挑動五國伐齊,濟西之戰,齊國大敗,齊國國君齊湣王在逃亡中被殺,齊國滅亡。

後雖然有天縱之才田單復國,但齊國的國力卻是再也難以恢復!這是齊國永遠的痛,現在,公子沖以此為切入點,就是看看秦國還要不要臉。

很明顯,他秦國就沒把你當盤菜。

「要談,就拿出你齊國的誠意,不然,到此結束吧!」

公子衝心一橫,強壓心中的憤怒,拋棄所有的尊嚴,跪倒在地:「大秦上國在上,下國齊國拜會,齊國願尊秦為上國,尊秦王為上王,願割高唐重鎮十五城予秦,贈黃金萬兩,美女數千,願與大秦永世修好!此乃我齊國國書」

李斯靜靜的看着他:「不夠,不夠,公子,聽好了,我大秦帶甲百萬,若不想步入死地,首先,取消齊之國號,其次,齊國之軍放下兵器,齊王取消王號,入咸陽,可保爾等不死!最後,齊國之民皆為我大秦之民!」

公子沖暴怒起身:「這和滅掉我齊國有什麼區別,你秦國逼人太甚。」

「你不會天真的以為你齊國還能存在吧,天下一統乃是大勢,齊國若存,我王如何向百萬甲士交代,弱國,就該有弱國的覺悟,這不是談判,這只是我大秦提前通知你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