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第9章

弱國當有弱國的覺悟!

這句話如同一句魔咒,縈繞在公子沖耳邊。

「公子,若為大義,當順應天道,勸齊王歸降吧,再打下去,除了增加殺孽,能改變什麼呢!

實不相瞞,我王已發王詔,命王賁率二十萬秦軍進攻齊國,現在,已經在進攻臨淄了吧,或許公子回去,齊國已經不復存在了」

「公子,走吧,若是來的及,你還能再見一眼你的齊國」

李斯將公子沖送出廷尉府。

公子沖不知道自己是如何離開咸陽的,他現在滿腦子只有一句話:「齊國完了!」

坐在馬車上,打開窗子,看着咸陽巍峨高大的城牆,心中湧現一陣悲涼,滾滾長江東逝水,浪花淘盡英雄,他齊國,要消失在歷史長河之中了。

「既如此,那就拚死一搏吧,秦國,既然你貪得無厭,那就決死一戰吧!」

若要使其滅亡,必先使其瘋狂,公子沖在絕望之中已經徹底瘋狂。

「快,加速,在秦國大軍之前趕回臨淄!」

「駕~」

大秦騎軍快速飛快往南邊奔行,整片大地都在隆隆作響。

扶蘇身穿一身黑色甲胄,與一般秦軍無二,他已經來到了騎軍陣營的最前方。

作為王族子弟,從小就被培養學習六藝,身為長子,他的騎術是由蒙家兄弟親自指導,騎術上乘。

扶蘇在馬背上回頭,秦軍所過,遮天蔽日,耳邊是馬蹄踏地的隆隆聲,遠處延伸百里的秦軍步卒在沙塵之中若隱若現。

黃沙路漫漫,壯志沖雲霄!

臨淄北面,有一座小村莊,村外有數頃良田,卻是荒廢無人耕種,長滿了雜草,遠遠望去,盡帶蕭瑟之感。

村中之人儘是些老幼婦孺,老人白髮蒼蒼,婦人拖家帶口。

此時在一畝田地內,一名長相秀氣的女子在除着雜草,旁邊的田埂上,她的兒子正在開心的玩着泥巴,發出一串悅耳的笑聲。

女子微微抬頭,看着一旁的兒子,也露出了一絲微笑,一陣微風吹過,拂起女子眉眼間的髮絲。

絲絲汗珠從她秀氣的臉龐滑落,平凡之中帶着驚艷,只是,感覺她的眼神之中帶着深深的憂慮,轉頭看了一眼南方,那是臨淄的方向。

「秀啊!這都快正午了,還不休息做些飯食啊」一位白髮老人緩緩走過。

「許爺爺,我還不餓哩!」那個玩泥巴的小屁孩回答。

「哈哈,好啊,還是娃子懂事,但也不能餓着了,走,去爺爺家」

正在這時,遠處傳來馬蹄聲,兩位官差策馬衝進村子裏,村裡的老人都一臉厭惡。

官差二人不顧村中眾人的表情,策馬來到一戶人家的小院門前,小院門口破敗不堪,在官差的錘擊下,院門搖搖欲墜。

「砰砰砰!開門,官府辦案!」

這時,從小院的另一側,一個白髮老人艱難的翻過自家院牆,摔落在地,隨後,便一瘸一拐的向遠處跑去。

村子裏有人看到這一幕,但大家都沒有做聲,這些官差,已經不知道來了多少次了,每次都是抓壯丁,拉去前線打仗。

甚至有位瞎了一隻眼的漢子,剛從前線回家,又被他們抓走。

院門慢悠悠打開一條縫,走出一個滿臉皺紋的老嫗,眼神充滿着害怕:「兩位大人,什麼事啊!」

「你家老頭的,徵兵文書,你家老頭要服兵役!」

「大人啊,我家老漢已經六十了啊,衙門是不是搞錯了啊,我的兩兒子已經被你們抓去臨淄了」

「老婆子,你敢質疑我們,大人們說什麼,你們就做什麼,什麼叫抓,你的兩個兒子是去拱衛臨淄,護衛齊國去了,大秦要是來了,你們都得死!快點,把老頭叫出來!」官差惡狠狠的說著。

「可,可我家老漢已經去了」老嫗滿臉淚水。

「死了,媽的,晦氣,那你跟我們走,去城牆上搬石頭」

「我,就是個黃土埋了半截的老人,你們還不肯放過我啊!」

老嫗的哭嚎引來全村人的圍觀,看到這些官差咄咄逼人,不禁怒火中燒,他們的兒子,丈夫都被他們抓走了,今日,還要來抓人,甚至連老人都不放過。

「你們這些官差,天天喊着抗秦抗秦,怎麼不見你們去打仗啊,欺負我們這些老弱病殘算什麼本事」

此話一出,民怨沸騰。

兩名官差抽出腰間長刀,寒光閃爍:「誰起的頭,想死啊!」

長刀耀武揚威的揮舞着,圍觀眾人全部後退。

一名官差將刀背重重鎚砸在一名牽着小孩的老人身上,老人瘦弱的身軀應聲而倒。

「媽的,老頭,躲裏面我們就看不到了是吧,當出頭鳥是吧,那你替她去啊!」

說完,又砸了老人一下。

孩子被嚇壞了,哭喊着跑到母親身邊,那名長相秀氣的女子緊緊抱著兒子,輕輕拍打着他的後背,以示安慰。

而這一幕,也引起了那兩名官差的注意,兩人對視一眼,眼中閃過邪光!

他們二人撥開人群,朝着那母子二人而去。

一名官差用手抓起婦人的臉,端詳了一下,舔了舔嘴唇,想拉她的衣服,卻被婦人躲了過去。

「啪!」

一個響亮的耳光將婦人打倒在地:「媽的,老子看上你是你的福氣,還敢躲」說罷便撲在那名婦人身上,撕扯着。

「老子先來,你把把風,看着這群刁民,接下來換你」

聽着女人凄厲的慘叫,在場村民竟無一人上前。

這時,那名被打倒的老人掙扎着起身:「畜生!」

說罷便沖了上去。

一陣刀光閃過,血色便蔓延開來。

另一名官差,擦了擦手中長刀,輕蔑的笑了笑:

「還有誰!」

黑暗吶,這下午的時間天空突然變得昏暗。

大地似乎在微微顫抖,人們轉頭望去,似乎有一條黑線正在快速靠近。

太陽被漫天的煙塵遮蔽,大地在鐵蹄之下顫抖着,人們瞪大了眼睛,那名官差不可置信的說著:「秦,秦軍!」

一絲陽光從煙塵的縫隙中灑落,落在快速奔行的秦軍身上,宛若神兵天降。

「咻~」

兩支羽箭飛出,精準的射中了那名想要上馬逃跑的官差,另一支,射中了那名正在撕扯婦人衣服的官差,一箭入喉,但他還未死,捂着脖子凄厲的慘叫着,在掙扎中死亡。

他們死也想不到,秦軍怎麼會出現在這裡,自己怎麼會莫名其妙死在秦軍手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