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向神明許個願吧完結版 第9章_安霧小說
◈ 第8章

第9章

郁唯一漂亮的眼睛眨了眨,張開唇,一肚子的話,竟一個字也吐不出來了。

他的理由太過強悍。

她肚子里裝的那些,沒有一個能夠撼動他的堅持。

他們兩人無聲地走過一段路,直到雪大了,郁唯一說冷,他們才回去。

回去後,郁唯一窩在房間里,莫名的有點難過。

她給喬淺打了電話,喬淺也是一個勁兒地嘆氣:「這麼說,那就沒辦法了。」

「你和林大神回不去了啊。」

郁唯一倔強地反駁,「我沒有說要和他回去。」

喬淺:「喲,誰說的,要是把林見深娶回家就好了。」

「……我那是開玩笑。」

她嘴上這麼說,眼圈卻泛了紅,鼻子也堵上了。

「好了,不跟你說了,掛了。」

郁唯一把手機放下,將腦袋埋在了膝蓋里。

……

她在林見深家待了兩天,落梅很喜歡她,還說要帶她出去玩,給村裡的人看看林見深的媳婦兒長得多好看。

郁唯一當然是不敢的,只能找理由推脫。

林見深也沒問過她什麼時候走,但郁唯一總是要走的。

只是她想到自己走了之後,可能以後再也見不到林見深了,就有點沒來由的難過。

一邊難過,一邊覺得自己沒出息,最後仍舊是難過。

外頭傳來汽車引擎聲,郁唯一推開窗。

今天雪停了,卻更冷。

從副駕駛的位置上下來一個年輕的女人,她不知在和林見深說什麼,但笑得很開心。

林見深打開後備箱,將裡頭的東西拿出來遞給她,女人大概是說了謝謝,眉眼間儘是歡喜。離開的時候一步三回頭,就差把戀戀不捨刻在腦門上了。

那種心動的、雀躍的眼神,郁唯一再熟悉不過了。

林見深長得很好看,雖然他冷漠不愛笑,但對於有些女孩子來說,這種高冷未必不是一種獨特的魅力。

從前,他們班上就有女孩子說:林見深這種高嶺之花,天生就帶有致命的吸引力。

高中他們做同桌那會兒,林見深的課桌里總能見到各種情書。

他不會看,但會拆開,十分不解風情地在空白處打草稿。

郁唯一當時吐槽他,一點浪漫情懷都沒有,以後他女朋友得被他慪死。

林見深解釋:丟了很浪費。

郁唯一說:那你好歹看一眼啊。

林見深:看了。

說完繼續算他的數學題。

郁唯一翻白眼,他說的看了,就是掃了一眼,怕是連署名都不知道。

後來,他們在國外念大學,他這種一米八八的東方骨相大帥哥,也十分受歡迎。

追他的人五花八門,郁唯一一度都產生過危機感。

但很快,這種危機感就被林見深自己破除。

他換了手機殼,上面大大的英文單詞:occupied(有人了)。

遇到人表白,直接嘴都不用張,拿起手機,在對方驚愕的視線里閃人。

想到往事,郁唯一唇角微微地揚起。

剛剛那個女孩子挺好看的,皮膚白凈,很清麗的模樣。

她想,既然林見深決定留下來了。那以後,他應該會找個本地的姑娘結婚生子,度過餘生。

腳步聲逼近,郁唯一抬眸,亮晶晶的瞳仁對上門口冷峻的男人。

「林見深。」

她聽到自己冷靜的聲音,深吸了一口氣繼續:「我明天要走了。」

他漆黑的眼裡閃過一瞬的波動,很快將情緒壓下,淡淡地應下,「嗯。」

「我想吃牛肉麵。」

她看到他手裡的東西,是一條電熱毯,忽然眼睛有些酸澀。

「好。」

他將東西放下。

「你帶我去一趟鎮上吧,我想買點當地的東西帶回去。」

「好。」

郁唯一圍了圍巾跟他出門,落梅這會兒跟兩個當地的阿姨一起聊天烤火,聽到動靜,落梅出來問了兩句。

兩個阿姨也跟着出來了,看到跟在林見深後面的漂亮的小姑娘,笑得合不攏嘴。

「哎喲,你們家阿深真是好福氣呀,這小姑娘比電視上的女明星還好看。」

「是啊,和阿深般配得很咧。」

落梅被她們奉承得開心,也跟着應和兩句:「他們倆是高中同學,之前在國外念大學也是一個學校,在一起很久了。我們阿深命不好,遇到小鹿,也算是苦盡甘來了。」

郁唯一腳步頓了下,掀眸看前面的男人。

命不好?

她只知道林見深父母很早離婚,後來又重組家庭。

但看現在,只有他一個人照顧他媽媽,大概後來也是離婚了的。

除此之外,還有她不知道的事情嗎?

他拉開副駕駛一側的車門,郁唯一探身坐進去,剛落座,感覺屁股硌到了什麼東西。

她在坐墊上摸了摸,找到一條手鏈。

另一邊,林見深剛繫上安全帶,看過來淡聲解釋:「應該是寧溪落下的。」

寧溪?

是剛剛她看到的女孩子嗎?

林見深驅車開了一段路停下,降下車窗對院子外玩耍的小孩說:「你表姐在家嗎?」

「在!」

小孩看到他十分歡喜,立馬屁顛屁顛地跑回去喊人。

不多時,穿着駝色大衣的女人就過來了。

她臉上帶着甜蜜的笑容,看着車裡的男人,「見深哥,找我有事嗎?」

「是你的手鏈嗎?」

林見深遞過去。

寧溪探身過來拿,注意到車裡還有一個女人,詫異地變了臉色。

郁唯一對她點了點頭,算作打招呼。

寧溪看了她好一會兒,有點移不開眼。

這樣的眼神郁唯一也不陌生,是那種沒什麼惡意的,單純驚嘆於「你怎麼長得這麼好看」的表情。

「謝謝。」

寧溪收回自己的手鏈,又問:「見深哥,她是誰?」

「一個朋友。」

林見深嗓音清冷地解釋,將車窗升上,發動車輛。

郁唯一安靜地坐着,過了會兒才開口:「她在追你嗎?」

「沒有。」

「那她就是喜歡你。」

他沒吭聲。

郁唯一偏頭去看他,男人側臉清雋淡漠,一股子的疏離和拒人之外。

郁唯一想,如果當初不是林見深喜歡她的話,她絕對不會去喜歡這樣的人。

她從小習慣了任何事情都唾手可得,感情也是如此。

一直付出看不到回報的感情,會很累人。

但她在林見深身邊,見過好幾個這樣痴心喜歡他的女人。

她是真不嫉妒,反而很敬佩。

她比任何人都清楚,要打動林見深有多困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