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第6章

本來母親擔心人家流言蜚語,不過林清佳道:「她一個人睡在房間里感覺害怕,讓我同她睡在一起這樣有個伴」。

考慮到我當時不到十歲,而林清佳也不過十幾歲,再說是林清佳自己提出來的,母親也不好意思反對。

母親心裏想法:現在林清佳剛剛失去父母,她心裏傷心,所以盡量去滿足她的要求;至於我同她睡在一張床上,我還是不到十歲的小毛孩,不用想得過多。

不過母親還是吩咐我不能欺負林清佳,否則她就不會饒恕我。

我聽了不由苦笑,心想我不過是九歲小毛孩,而林清佳比我足足大三歲。在兒童時代,大上三歲,無論是力氣和智慧都是相差巨大。

其實現在林清佳人比我成熟,力氣也比我大,懂得事情也比我多,我想欺負她門都是沒有;要說欺負也是她欺負我還差不多。

果然林清佳對我母親道:「媽您放心好了,弟弟他不會欺負我的,當然我也不會欺負他的,我們會相濡以沫•••」。突然她感覺害羞就沒有說下去了。

我母親聽了一呆,不過母親心裏挺欣慰,至少母親看出這個林清佳是不討厭我,二個孩子以後相處應該會很和諧;另外這二個孩子現在都是還少,住在一起相互也有過照顧,如果說要避男女之嫌,那等我再大幾歲再說。

因為失去親人帶來的傷心,我們都是食而無味,隨便吃點東西充饑;又到了晚上,林清佳讓我陪她一起上樓。

母親忍着內心的悲傷,從衣櫃里拿出乾淨的被子給林清佳。現在我同林清佳是同床不同被,我們各自蓋自己的被子。

不過突然經歷了這麼傷心的事情,林清佳和我都是沒有睡意。開始我們兩人是合衣而坐,開始我們二人表情有些麻木,後來我忍不住了就打起來瞌睡來。

畢竟我年紀少,本來就愛睡,再說昨晚也沒有好好睡過,所以我首先打瞌睡起來。

不過現在林清佳在自己房間里,這是自己第一次同這麼美麗女孩子相處,我真的有些不習慣。再說我過去一直是由畫像里仙女姐姐陪着我睡覺,現在畫像消失了,仙女姐姐也不見了,我心裏很失落。

林清佳見了就道:「芽子你去睡吧,姐姐守護着你」。我聽了有些不好意思,雖然我過去認識林清佳,不過現在林清佳剛剛成為我家裡一員,於是我就客氣道:「林姐,你睡吧,我不困」。

林清佳笑吟吟道:「撒謊,你還不困,我見你的眼睛已經眯成一條線了」。

這時候我發覺林清佳的眼睛清澈明亮,根本就沒有一絲疲倦。

我雖然很想睡覺,不過見林清佳美目流盼望着自己,我也有些害羞,所以也只能勉強忍熬,畢竟自己是男孩子,不能在女孩子面前流露出軟弱。

林清佳似乎明白我心裏的想法,她向我莞爾一笑道:「弟弟要不?我們一起睡,怎樣」。

我聽了頓時笑道:「好呀!姐姐你睡裏面,我睡外面,如果有壞人來了,我就可以保護你」。

林清佳聽了不由「噗嗤」一笑道:「這裡怎麼會有壞人?你是我弟弟,年紀比我小,如果真有壞人進來,也是姐姐保護你,乖,聽姐姐的話,你去睡裏面」。

我的確累了,所以也沒有再同她客氣,於是我就脫了外衣,跳上床。

這時候林清佳發現了我脖子掛着的白色的金項鏈,她好奇道:「弟弟你脖子掛的是什麼」?

我隨口道:「銀項鏈吧」!其實我自己也不知道叫什麼。

林清佳目光盯着我脖子上的金項鏈,表情有些奇怪。

這金項鏈原來是掛在畫像里仙女姐姐脖子上,後來仙女姐姐消失時候,把這金項鏈掛我脖子上。

我一想起來就感覺溫馨和詭異,溫馨是仙女姐姐願意把自己的金項鏈送給自己,說明仙女姐姐她是喜歡自己的。

詭異是畫像里美人脖子上掛的金項鏈,現在確確實實掛在自己的脖子上,而且更神奇是那金項鏈掛着的紅心吊墜。

那紅色吊墜自己用手一摸,明顯有溫暖的感覺,如果把那吊墜靠近鼻子一聞,能夠聞到這吊墜散發出迷人芳香。

特別是在晚上那吊墜能夠散發出五顏六色光芒,如果這時候仔細去觀察那吊墜,能夠隱約看見那裏面似乎有什麼東西在流動,不過當我再仔細去觀察時候,卻什麼也看不到。所以給我的感覺,就是自己剛才眼花了。

現在我見林清佳對自己脖子上金項鏈有興趣,我就準備把那金項鏈取下來遞給她。

不過林清佳見了,她擺擺手,意思我不用這麼麻煩,讓我把脖子靠過來,她自己把手伸過來去拿住那金項鏈的吊墜。

林清佳的手指剛剛碰的那吊墜,她的手指如觸電一樣,劇烈一抖,她臉蛋突然一副痛苦表情。

我見了嚇了一跳,連忙道:「林姐,你怎麼啦」。

林清佳表情很快恢復了正常,她解釋道:「弟弟,姐姐沒事,可能是身體有些不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