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小說穿越之代嫁小醫娘 第6章_安霧小說
◈ 第5章

第6章

五年里,顧仙兒早就習慣了顧凌霜的丑,也認為顧凌霜就算洗去妝容必然也是丑的。

可是,她沒想到沒有了「七仙幻彩」妝容的加持,顧凌霜會美成這個樣子。

她已經可以預見,若是被外人見到顧凌霜的真實容貌,自己第一美人的名頭定是要被顧凌霜這個賤人奪去。

她幾乎咬碎一口銀牙,眼底的嫉恨都快藏不住了。

這個賤人不是已經被勒死了嗎?

怎麼會出現在侯府?

不會是她的冤魂回來索命了吧?

不對,她有影子,她是活人,她根本沒死!

顧仙兒差點維持不住偽裝出來的溫婉,看着顧凌霜那張不似凡人的妖孽臉孔,她只想衝過去將其抓爛。

大夫人張氏的震驚不比顧仙兒少,她是看着顧凌霜長大的,沒有人比她更清楚小時候的顧凌霜長得多麼粉雕玉琢。

正是因為害怕她搶走自己女兒的風頭,她才一步一步將這小賤人調教成廢物。

要是早知道這個賤丫頭洗去妝容後會如此傾城,她就該在她小時候就把她的臉劃個稀巴爛。

可現在後悔也有點晚了,整個侯府的人都發現了顧凌霜的廬山真面目,一個個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她。

周圍儘是丫鬟奴僕吸氣聲和竊竊私語。

「這是二小姐?怎麼可能,我不信。」

「聽聲音,看身段,確實是二小姐無疑,只不過是把臉上的妝卸掉了,怎麼變得如此貌美,簡直判若兩人,若是三皇子見了怕是會後悔以前嫌棄二小姐了吧?」

「三皇子才不是只看重容貌的庸俗之人,二小姐變美了又如何,還不是廢物一個。」

「就是就是,琴棋書畫樣樣不通,誰人不知她是個無腦的紈絝草包,而今干出與野男人私奔的腌臢勾當,三皇子厭惡她都來不及。」

「你們信不信,以她厚臉皮的程度,肯定會仗着自己變美了繼續糾纏三皇子殿下。」

「好不要臉啊,我都替她臊得慌。」

「……」

眾人七嘴八舌的論調,讓張氏提着的心放下來些許。

她目光不動聲色的落在顧清霜脖子青紫的勒痕上,可以萬分確定,春桃並沒有說謊,她的確勒死了顧凌霜,只是顧凌霜命大沒死透。

這個賤丫頭丑的時候就對三皇子窮追不捨,如今變漂亮了,定然更是不會放手。

趁着只有侯府的人見過她的真面目,她必須想個法子除掉她,不然就憑這張狐媚子臉,說不定還真的能讓三皇子回心轉意。

張氏故作驚喜:「太好了,二姑娘回來了。」

她喜極而泣,不過很快,她就狀似才注意到顧凌霜脖子上的勒痕,驚叫一聲。

「凌霜,你脖子上是怎麼回事?難道是被姦夫用繩子勒出來的?怪不得你去而復返,原來是那個姦夫沒有好好善待你,你這才想起了侯府的好,不過沒關係,回來就好,我苦命的孩子啊,你這得受多大的委屈,大伯母看着比你還要疼啊。」

她以帕拭淚,連周圍的丫鬟婆子都為之動容,大夫人可真是心善,顧凌霜都髒了,大夫人居然一點都不嫌棄。

大夫人表演完,顧仙兒也不甘示弱。

她擠出兩滴眼淚,泫然欲泣道:「二妹妹,你回來了我真的為你感到高興,但是你這次錯的離譜,就算我平日再是縱着你,這次也要罰你,你快跪到祖母跟前磕頭認錯,保證以後再也不和野男人私奔,即使你已失貞以後再也嫁不出去,姐姐也會養你一輩子的。」

兩母女一唱一和,是非要把私奔、不潔的屎盆子扣到顧凌霜身上,讓她一輩子翻不了身。

老夫人從顧凌霜冠絕天下的容貌中回神,她火冒三丈,問也不問顧凌霜,就直接下了定論。

「小畜生,你還有臉回來,我們侯府沒有你這等不知羞恥的東西,那野男人勒不死你,老身也要將你沉塘,來人啊,把她拿下。」

一聲令下,丫鬟婆子就要動手。

顧仙兒為了展現她對妹妹的維護,假模假樣的跑過來,擋在顧凌霜身前。

「求奶奶饒了二妹妹吧,她只是一時糊塗才會做出醜事,一定不是故意給侯府抹黑的,既然回府就證明她知道錯了,奶奶杖責她三十大板再罰跪三天抄寫女戒女則也就是了,萬不可要了妹妹的性命啊。」

老夫人態度堅決:「不行,這等下賤貨色絕對不能讓她繼續活着,她若不死,仙兒你會被她連累的,奶奶絕不能眼睜睜看着你這麼出色的孫女被外人詬病。」

顧仙兒轉身面向顧凌霜:「二妹妹對不起,姐姐這次也保不住你了。」

嘴上這樣說著,但是眼裡儘是戲謔與嘲諷,還不忘用只有她們兩個人才能聽到的聲音道:

「賤人,昨晚沒有勒死你,今天就讓你嘗嘗沉塘的滋味,去死吧,星寒哥哥是我一個人的。」

說完,她又開始哭喊:「我可憐的二妹妹啊,你呃……」

後面的話突然戛然而止,顧凌霜出手如電,一把掐住了顧仙兒的脖子。

變故發生的太突然,在場的人全都驚到了。

「孽障,你要對仙兒做什麼?」老夫人用力戳着拐杖,臉氣的鐵青。

大夫人張氏驚呼一聲:「凌霜,你有再多的不如意也不能拿你姐姐撒氣啊,你姐姐是無辜的。」

「無辜?」顧凌霜冷笑:「最不無辜的就是她。」

冰冷的目光從在場的人身上掃過,周圍的丫鬟婆子們對上她冰冷的眼神,全都下意識移開目光,二小姐怎麼回事?怎麼私奔一趟,回來後氣勢變化這麼大。

顧凌霜最後與老夫人對視。

老夫人心裏一突,竟是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這個二孫女,以前是個幹啥啥不行的廢物,怎麼今日眼神會變得如此犀利。

只聽顧凌霜道:「顧仙兒買通我的貼身丫鬟春桃,把我騙到郊外活活勒死,目的是為了取代我嫁給三皇子,好在我命大沒有死,不然又如何知道她是個口蜜腹劍的蛇蠍。」

此言一出,在場的所有人都用看瘋子的眼神看着顧凌霜。

誰不知道大小姐菩薩心腸,連只螞蟻都捨不得踩死,又怎麼會雇兇殺人,這簡直是無稽之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