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小說穿越之代嫁小醫娘 第8章_安霧小說
◈ 第7章

第8章

熱帶雨林毒蟲眾多,雖不致命,但被叮咬後劇痛無比,還會引起傷口潰爛感染。

為了研製解毒丸和驅蟲葯,她自是要抓來蟲子進行深入研究,這毒針里的毒就是從毒蟲身體里提煉出來的。

她不能明目張胆的殺了顧仙兒,卻也不想忍氣吞聲的輕易饒了她,就讓她嘗嘗被毒蟲叮咬後的滋味,能體驗到特種兵所經歷的艱辛,是顧仙兒的榮幸。

在誰都沒有注意的情況下,她一針扎在了顧仙兒身上,隨後一把丟開顧仙兒,帶着趙姨娘頭也不回的離開。

張氏忙扶起顧仙兒,看到她脖子上的掐痕,心疼的直抹淚。

「二姑娘的瘋病又犯了,看把仙兒掐成什麼樣子了,還說什麼他日一飛衝天的渾話,她什麼樣,別人不知道,咱們侯府的人還不知道嗎?」

老夫人緊緊皺着眉頭,以前二丫頭確實瘋瘋癲癲的,一點閨閣小姐的樣子都沒有,可現在的她,氣質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有那麼一瞬間,她甚至從對方的身上感受到了老二身上才有的殺伐果決,似乎在未來的某一天,她真的會站在這世界的頂端將曾經欺她辱她的人全部踩在腳下……

希望是她想多了吧。

不再去想那個混賬東西,看到顧仙兒脖子上明顯的淤青,老夫人心疼不已。

「快點請大夫來,這要是落下隱疾可如何是好。」

她一心撲在大孫女脖子上的掐痕上,可明明顧凌霜脖子上的勒痕更為嚴重,都破皮出血了,卻也不見她關心一句。

顧凌霜把趙姨娘送到清風苑,趙姨娘直到趴在了床榻上才渾渾噩噩的回過神來。

她滿目擔憂的拉住顧凌霜的手:「苦了二姑娘了,都是姨娘沒本事,才讓你遭此大難,若是你有個閃失,我如何向你父親交代。」

身為姨娘,趙氏的身份沒比婢女高多少,不然老夫人也不會一口一個下賤胚子的罵她,她也是有心無力。

「姨娘莫要自責,我雖遭難,卻也看清了大房母女的醜惡嘴臉,這也未嘗不是一樁好事。」

「姨娘,您傷的不輕,剛好我懷裡有上好的金瘡葯,我來給您上藥吧。」

趙姨娘不疑有他,靜靜的趴在床榻上。

顧凌霜將手伸到懷裡,假裝掏葯,其實是從空間里取葯。

特種兵受傷是家常便飯,傷葯都是頂尖的,她研製的傷葯連槍傷都能治,更何況是打板子這點小傷。

當她將細膩的藥粉灑在趙姨娘後面的傷口上,傷口立刻不疼了。

趙姨娘驚詫:「二姑娘這葯真神奇。」

顧凌霜只是笑了笑:「姨娘也知曉我以前多麼混賬,與人打架鬥毆受傷是常有的事,我又怕請大夫被祖母知道挨罵,所以就自己學了醫,這葯是我自己研製出來的。」

趙姨娘一點都沒有懷疑。

原主經常因為在外面和別人發生衝突弄出一身傷,一次兩次老夫人還會假裝關心兩句,但是次數多了老夫人就厭煩了。

原主為了不被罵,也不敢請大夫,只能自己買葯偷偷抹上。

這倒是方便了顧凌霜扯謊。

正所謂久病成醫,她突然會醫術便不會讓人起疑。

給趙姨娘上完葯,顧凌霜便帶着夏荷回了自己的院子靜雅苑。

靜雅苑是整個侯府最大最好的院子。

院內山石點綴,甬路相互銜接,四面有着抄手游廊,綠柳成蔭花團錦簇,整個院子都是富麗堂皇雍容華貴的。

之所以把最好的院子給原主,不是因為侯府對她多好,而是因為她有一個好爹。

平陽侯府看似高門大戶,然而平陽侯經過幾代世襲早已經沒了實權,世襲到原主祖父,只剩下一個侯爵。

祖父死後,爵位自是落在了顧仙兒她爹頭上。

原以為侯府會漸漸沒落,沒想到顧家老二參軍後有了出息,年僅十八歲的顧南驍就已經是軍中正三品的校尉。

十五年過去,三十三歲的顧南驍已經是從一品驃騎將軍。

老夫人和大房的人都要巴結顧南驍,表面自是不敢苛待原主,還要刻意表現出對原主的關愛。

顧凌霜心裏想着這些,已經入了寢室。

她屏退夏荷後,坐在銅鏡前。

鏡子里的少女360度無死角,美貌值堪比某冰的蘇妲己,是那種極具視覺衝擊的美。

現在年紀還小就已經出落的如此妖孽,不難想等到完全張開得好看成什麼樣。

只是……當顧凌霜的臉湊近銅鏡,即便是模糊的銅鏡都能照出她粗大的毛孔。

帶妝整整五年,這張臉看起來雖然好看,但是皮膚情況不容樂觀。

顧凌霜從空間拿出顯微鏡,隨後將臉上的皮屑輕輕刮下來一些,放到顯微鏡下觀察,直接無語住。

她皮膚年齡至少老了二十歲,根本就不像一個十五歲青春少女該有的皮膚狀態,缺乏彈性,水分流失的也非常嚴重,連少女的嬰兒肥都沒有。

看來得好好保養了,好在她有醫用面膜。

這面膜也是出自她手,當初班長面部被彈片劃傷,就用的這個。

想到班長,顧凌霜的情緒有一瞬間的低落,也不知道班長和其他戰友有沒有完成國家委派的機密任務。

她自知現在想這些沒用,便不想了。

顧凌霜把面膜敷在臉上,面膜中的藥物精華不到五分鐘就被吸收了個乾乾淨淨。

顧凌霜:「……」

她又拿出一片敷在臉上,隨後從空間取出了那瓶血樣。

答應幫面具男解毒是次要的,主要是她對蠱毒非常感興趣。

取出一滴,滴在玻璃片上,放在顯微鏡下觀察。

顧凌霜發現這份血樣的活性特彆強,而且存在毒素,但並不存在蠱蟲這種東西。

她在房間研究着,一晃就到了中午時分,她還沉浸在實驗中無法自拔。

就在這時,寂靜的院子突然吵鬧起來。

「三少爺,您不能進小姐的閨房。」

「給我滾開,今天我要殺了顧凌霜這個不要臉的東西,和野男人私奔她還有臉回來,回來還敢重傷仙兒,我看她是找死。」

「三少爺,您真的不能進去。」

「低賤的丫鬟也敢阻攔我?那我就先拿你開刀。」

「啊——」

一陣騷亂和驚呼過後,「咣當」一聲巨響,房門被人從外面大力踹開。

「顧凌霜你給我滾出來,不要以為在房間里躲着我就會善罷甘休,我妹妹忍着你,我可不慣着你。」

顧凌霜瞬間收起實驗所用到的東西,沉着眸子從裡間走到外間,就看到一個十六七歲的少年提着染血的劍走了進來。

翻了翻記憶,顧凌霜知道對方是大房的嫡次子,在侯府公子里排行老三,名叫顧清野。

顧清野見到顧凌霜,頓時愣住,眼底閃過驚艷。

身為世家公子,他見過的美人無數,卻從未見過如眼前女子這般貌若天仙的。

明明長了一張傾國傾城的妖孽面孔,但氣質卻是拒人於千里之外的清冷。

顧凌霜極其厭惡他明晃晃色眯眯的打量眼神,眯眼:「滾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