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小說穿越之代嫁小醫娘 第9章_安霧小說
◈ 第8章

第9章

顧清野瞬間回過神來,意識到眼前人是顧凌霜,所有的驚艷煙消雲散,眸子里閃動着深深的嫌惡。

「廢物,我妹妹處處忍讓你,你居然要掐死她,像你這種沒有良心只會給侯府抹黑的畜生,不配活在世上,我今天就替你爹教訓教訓你這個有娘生沒娘養的狗東西。」

他提劍毫不留情的刺向顧凌霜,根本就不顧顧凌霜死活。

顧凌霜全身釋放着冷氣,一雙嗜血的眸子里殺意畢現。

在顧清野攻擊過來的一瞬間她動了。

動作很快,一道殘影閃過。

她出手成爪,一下子掐在顧清野手臂的麻筋上。

頓時,顧清野全身麻木再也沒了反抗之力。

顧凌霜有心殺了他,殺人容易,後果卻很嚴重,轉念一想改變了注意。

她另一隻手暗中從空間取出針,這隻針是方才做實驗所用到的,裏面還存留着幾滴從血樣中抽取出來的血。

顧凌霜唇角勾起冷漠無情的笑,做實驗時沒有小白鼠,現在就讓她看看將蠱毒之血注入到顧清野身上後會有怎樣的效果。

她一針扎在了顧清野身上,將血推入他體內。

顧清野全身麻木,一點都沒有感覺出顧凌霜做的手腳。

「廢物,放開我,不然我讓你好看。」

顧凌霜收起針,面向顧清野。

「連個女人都打不過,你才是真正的廢物。」

顧凌霜鬆開他,一個旋身,一腳踢在他肚子上,直將他從寢室踢飛出去,重重摔到院子里。

顧凌霜走出來,站在台階上居高臨下像在看一隻螻蟻。

對上這樣的眼神,顧清野屈辱無比,他咬着牙搖搖晃晃站起來。

「廢物,我跟你拼了。」他凶神惡煞的衝過來,突然身子一震,整個人開始不受控制的抽搐。

抽搐過後,身上青筋暴起,眼睛瞬間變得血紅。

顧凌霜見此,眸子一亮,他的情況和昨晚的面具男人一般無二。

那人血液中的蠱毒果然強悍,僅僅是幾滴都能讓顧清野毒發。

顧清野像是一頭髮了情的野獸向著顧凌霜撲過來。

「小姐小心。」被刺了一劍的夏荷見狀,撐着身子擋在顧凌霜面前。

顧凌霜驚訝了一瞬,眼底出現一絲暖意,隨後目光落在了一側的秋菊身上。

這秋菊也和死去的春桃一樣是個吃裡扒外的東西。

春桃負責勒死原主,這秋菊就負責打掩護,不讓靜雅苑的其他婢女發現原主失蹤了。

顧凌霜迅速出手把秋菊推了出去,正好撞在顧清野懷裡。

顧清野已經失去了理智,只有**的本能。

他暴力撕開秋菊的衣服,抱着她翻滾在地,當著所有人的面直接要了秋菊。

「啊——」秋菊還是個處子之身,被顧清野生生要了身子,痛的她慘叫連連。

秋菊驚恐萬分,她在大庭廣眾之下失去身子,以後讓她如何見人。

整個靜雅苑頓時亂做一團。

丫鬟婆子何曾見過這樣的情況,一個個臉色漲紅,三少爺的行為簡直和畜生沒有分別。

顧凌霜心底冷笑。

大夫人張氏和老夫人都是極其好面子的人,今日她便讓她們面子里子都失個乾淨。

「三哥,你怎麼可以在我的院子里強行要了我的貼身丫鬟,你這樣做將我至於何地?將整個侯府至於何地?」

顧凌霜狠狠掐了自己的胳膊一下,強行擠出兩滴眼淚。

「快些將他們分開。」

丫鬟婆子們大驚過後終於反應過來,雖然羞於面對這樣腌臢的場面,但也不能任由三少爺和丫鬟在院子里繼續做下去。

丫鬟婆子們強忍着尷尬,一擁而上,想要把顧清野從秋菊身上拽下來,但是顧清野死死抱着秋菊,怎麼都不肯下來。

夏荷臉色越發的白了,扭頭去看顧凌霜:「小姐,您快些到寢殿,不要被污了眼睛。」

顧凌霜搖頭:「三哥突然發狂,該是得了什麼怪病,我身為平陽侯府的二小姐,不能眼睜睜看着事態繼續發展下去。」

「夏荷,去取我的鞭子來。」

夏荷一頓,但還是依言照做,取來鞭子遞交到顧凌霜手裡。

顧凌霜心底冷笑,顧清野你不是要替顧仙兒撐腰嗎?那今日我便讓你知道做出頭鳥的下場。

她提着鞭子走到顧清野身邊,揚聲道:「你們都退下。」

丫鬟婆子拉扯的滿頭大汗,卻依舊沒能把顧清野和秋菊分開。

得令後,她們退到一邊,就看到自家小姐把鞭子掄圓了狠狠抽在顧清野的身上。

一鞭子下去,直將顧清野的衣服抽爛,後背之上落下長長的血口子。

「三哥,還不快些停下來。」

顧清野中毒已深,只剩下**,完全感覺不到疼痛。

秋菊承受着他的衝擊,淚流滿面,不斷哀嚎:「救命,二小姐救救奴婢。」

顧凌霜一臉擔憂:「放心,我一定救你。」

話落,鞭子如同雨點一般,一下一下抽打在顧清野的身上,將他抽的皮開肉綻,血肉模糊。

就在這時,靜雅苑外一片嘈雜,還伴隨着怒斥聲。

「好你個顧凌霜,一定你是給仙兒下毒,才害得仙兒疼的死去活來,母親您一定要為仙兒做主啊。」

「孽障,早上已經饒了她,沒想到才過去半天,她又不知道用了什麼法子來害仙兒,這一次老身定不會輕饒。」

「母親,奶奶,你們先消消氣,等見到二妹妹好好說。」

「我的兒,你也看到仙兒痛苦的樣子了,你怎麼還幫那個小賤蹄子說話。」

說話間,一群人湧入了靜雅苑。

老夫人怒氣沖沖,一雙精明的眼睛裏滿是狠辣。

大夫人張氏,滿臉憂愁,哭哭啼啼的訴說著顧仙兒如何如何可憐。

還有一個青衣少年,看起來文質彬彬的,嘴上在勸說,但是一雙眼睛裏儘是淡漠。

他們的身後跟隨着眾多奴僕,陣仗拉的很大,看樣子是有備而來。

「顧凌霜,你這個賤……啊——」

老夫人的話才說道一辦,當注意到地面上一男一女正在苟且之時,尖叫一聲,差點嚇暈過去。

「這這這……這是誰?竟然在大庭廣眾之下苟合,簡直有違人倫,快點把他們分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