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第6章

蘇青玄這邊安穩的睡去了。

但張三丰等人卻是如臨大敵。

就在蘇青玄在武當後山試驗大河劍意威力的時候。

那股強橫無比的劍意不可避免的引起了張三丰等人的關注。

原本還在閉目養神的張三丰幾人都感覺到了一股濃郁的劍意。

「後山」,張三丰第一時間就察覺到這股劍意是從後山傳來的。

「好強橫的劍意,這樣的劍意,整個江湖中恐怕也沒有幾人能做到」,張三丰眉頭緊蹙。

「就算是陸地神仙,如果不是專門的劍修,恐怕也不能爆發出這樣的劍意」。

在張三丰的感知之中,這樣強橫的劍意,也只有當年那位老劍神李淳罡才有這樣的威力。

張三丰長嘆一口氣說道。

「白天剛剛出現一個陌生的天象,現在又出現一位強大的劍修」。

「恐怕是禍非福啊」。

張三丰說著,道袍一揮,掛在牆上的真武劍便被他提在手中。

張三丰輕撫真武劍劍身說道:「老夥計,今天又要和你並肩作戰了」。

自從他武功大成以來,已經數十年沒有動用過真武劍了。

哪怕是面對同樣是陸地神仙的對手,亦是如此。

如今面對一個不知道深淺的陌生劍道強者。

張三丰十分罕見的帶上了自己的真武劍。

一切準備妥當後,也不過剛剛過去幾息的時間。

張三丰渾身升騰起一股戰意。

一路飛掠,很快就來到了武當後山。

張三丰趕到之時,蘇青玄早已離開。

蘇青玄離開之時,動用天象境的力量將現場進行了復原。

但現場殘存的劍意仍舊逃不過張三丰的眼睛。

「一劍,先是炸起數十米高的水浪,而後劍意未消,將四周樹木盡數攪成齏粉」。

張三丰在心中還原了當時的場景。

「劍意連綿,宛如滔滔江河,非人力可敵」!

經過一番查看之後,張三丰最終給出了這樣的評價。

「若是我與這人交手,勝算能有幾成呢?」,張三丰輕撫鬍鬚說道。

眼神中閃過一絲戰意。

作為威壓江湖的超級高手之一,如今整個江湖中能讓張三丰看在眼中的也不過武帝城王老怪等寥寥數人。

如今,這個陌生強者讓張三丰久違的產生了戰意。

就在張三丰心中思索之時,身後王重樓和木道人也趕了過來。

感受着現場殘存的凌厲劍意,兩人心中都是一驚。

「師兄,你和那人交過手了」?王重樓有些驚訝的問道。

張三丰搖搖頭說道:「並沒有,我過來之時,這裡已經沒有人了」。

聞言,王重樓和木道人也是鬆了一口氣。

張三丰的厲害,他們兩人最清楚不過了。

他們實在不敢想像,能有人和張三丰交手後全身而退。

此時,王重樓和木道人才有心情查看現場的狀況。

感受着凌厲無比的劍意。

王重樓的心中一陣翻江倒海。

他年輕的時候遊歷江湖,曾經兩指截斷一條大江。

但如今想到如果是面對一條劍意大河,以他數十年大黃庭的功力恐怕也是力有未逮。

木道人更是被驚出了一身冷汗。

師兄弟幾人中,除了不怎麼修武的蘇青玄和尚未覺醒的洪洗象,就屬他武功最低了。

但這個低也是跟張三丰、王重樓比較起來的。

他本人再怎麼差,也是妥妥的天象境高手。

即使是江湖中聲名赫赫的西門吹雪,葉孤城等人,木道人也有信心勝過他們。

夜色深沉。

如同一張巨網籠罩在武當之上。

良久,張三丰緩緩說道:「兩位師弟,不必太過擔憂」。

「若真有敵人來犯,老道我手中的真武劍尚且能有一戰之力」。

張三丰說著,語氣中透露出一股霸氣。

「對於師兄的實力,我們自然是信得過的」。王重樓說道。

「不過,眼下我覺得應該把紫陽他們召回來吧」。

「單憑我們三人,守護整個武當山,萬一出現什麼紕漏….」

「也好,紫陽他們在山下遊歷的時間也不短了,是時候回武當了」。張三丰點點頭,同意了王重樓的提議。

紫陽真人、沖虛道長、青松道人,幾人都是武當派的長老。

一身功力都是指玄巔峰,如果有合適契機的話,突破到天象境也是指日可待的。

如今將他們幾人召回,對於整個武當的力量也是一個不小的加強。

蘇青玄並不清楚,自己一時興起,在後山試驗大河劍意。

居然給武當上下造成如此之大的震動,以至於連遊歷在外的一眾長老都被召回。

翌日清晨,蘇青玄從床上爬起來,伸了個懶腰。

看着窗外明媚的陽光,不由得心情大好。

想到昨天簡化後的太乙玄門劍還一直沒有修鍊。

蘇青玄便提起了一旁的青鋼劍,來到院落之中,開始揮劍。

隨着每一次揮劍,蘇青玄的心中都會湧現出許多玄妙的感覺。

太乙玄門劍的感悟不斷湧上心頭。

一個時辰後,蘇青玄收劍入鞘,負手而立。

眉頭微蹙。

經過剛才的演練。

蘇青玄發現自己剛剛所使出的太乙玄門劍,跟之前的有所不同。

相比之下,現在的劍法更加圓潤無缺。

「太乙玄門劍似乎還存在一些漏洞」,蘇青玄輕聲說道。

面對這樣的結果,蘇青玄心中有些驚疑不定。

太乙玄門劍乃是由張三丰所創。

數十年來一直是武當弟子必修劍法之一。

如果太乙玄門劍真的存在漏洞。

一旦被其他江湖勢力察覺,進行針對的話。

對武當來說,無疑是一場不小的危機。

尤其是現在,江湖中對武當虎視眈眈不懷好意的人大有人在。

「不過,這件事還需要再仔細驗證一番」,蘇青並未直接下定論。

按理來說,太乙玄門劍乃是由張三丰開創的劍法,再經過幾十年的完善。

不應該,也不可能會出現這樣的漏洞。

然而,蘇青玄此時卻真切的感覺到劍法中還有可以改進之處。

一時之間,他也無法確定,到底是劍法的問題,還是他之前修鍊劍法走入了誤區。

「還是需要找其他武當弟子觀看一番,才能下定論」。

「希望是我的感覺出錯了吧」,蘇青玄感慨道。

他寧可希望是自己感覺錯了,也不希望是太乙玄門劍真的存在漏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