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修鍊:我靠系統守護武當平安 第8章_安霧小說
◈ 第7章

第8章

蘇青玄剛剛離開。

那幾名被他指點過的弟子就開始討論起了這件事。

「青玄師叔祖還真是平易近人啊,居然親自指點我們武學」。

「我覺得青玄師叔祖比傳功長老講的都好」。

「被青玄師叔祖指點過後,我感覺劍招真的流暢好多啊」。

幾人正在討論之時,傳功長老從真武大殿內走了出來。

一出來就看到幾人正在竊竊私語。

「好啊,不抓緊時間練功,卻在這裡偷懶」,傳功長老心中認定幾人正在偷懶。

隨後快步走到幾人身後。

話語中帶着一絲怒意說道:「你們幾個小子,不好好練功,反而在這裡偷懶」。

幾名弟子聽到這個聲音,頓時一個激靈。

「見過孫長老」,幾人愁眉苦臉的轉過頭,對着傳功長老行禮道。

幾人見孫長老面色不善,慌忙解釋道。

「孫長老,我們沒有偷懶,剛才青玄師叔祖指點了我們武功」。

「我們正在研習」。

孫長老明顯不信,偷懶就偷懶,還搬出青玄師叔。

於是冷笑一聲說道:「既然如此,你們且說說,青玄師叔指點你們什麼武功了啊?」

「回孫長老的話,剛剛青玄師叔祖路過,見我們太乙玄門劍的劍招尚有破綻,便對我們的劍招糾正了一番」。

孫長老頓時有些迷糊了,這幾位弟子也是他的重點關注對象。

劍法練習的有模有樣,絕無差錯。

在孫長老看來,蘇青玄是九品修為,他也是九品修為,並且入九品比蘇青玄時間更長。

孫長老自忖,他的眼光絕對要比蘇青玄毒辣。

他不相信會有破綻是蘇青玄看出來,而他卻沒有察覺的。

於是說道:「你們且演練一番太乙玄門劍」。

幾人不疑有他,點頭稱是。

當著孫長老的面開始演練起被蘇青玄糾正過的太乙玄門劍。

「他們的劍招之中,有幾式似乎和太乙玄門劍稍有出入」。

孫長老瞧着幾人的劍招略有不同,心中有些疑惑。

「但他們現在的劍招相比之前,似乎更為圓潤無缺」

「難不成是太乙玄門劍本身存在破綻」。

孫長老心中閃過這個念頭,頓時一驚。

連忙叫來旁邊的其他弟子,讓他們也演練一番太乙玄門劍。

兩相對照之下,孫長老也察覺到劍法中的破綻。

「這,這」,孫長老心中翻騰,有些說不出話來。

太乙玄門劍居然真的存在破綻。

孫長老感覺自己心中一陣恍惚。

太乙玄門劍可是張三丰所創,幾十年來經過武當眾人的不斷完善,怎麼可能會出現破綻。

江湖諸多劍法中,太乙玄門劍絕對稱不上最強,但若論起最完善無缺的劍法,太乙玄門劍必然可以佔據一席之地。

「不行,此事事關重大,我要趕緊稟報宋師兄」。

孫長老風風火火的離開了演武場。

………

與此同時,蘇青玄也找到了武當七俠。

說是武當七俠。

但老五張翠山早年間同天鷹教的聖女殷素素一同遠離中原。

老三俞岱岩因為殷素素的失誤,被西域金剛門的人重傷殘廢,多年來一直卧病在床。

如今,武當七俠實際上也只剩下五個人罷了。

蘇青玄找到武當七俠之時,剛好趕上宋遠橋在指點幾人武藝。

而宋遠橋所使用的的招式正好是太乙玄門劍。

見狀,蘇青玄倒也不着急,悄悄走到一旁坐下。

等幾人切磋完再說也不遲。

看着場中交手的五人。

蘇青玄簡化後觀摩戰鬥增長實戰經驗的能力再度發揮作用。

心神意識如同融入了五人之中,同他們一塊戰鬥一般。

幾人中,俞蓮舟武功最高,是指玄境的修為。

宋遠橋作為大師兄,修行時間最長,同樣是指玄境界。

剩下張松溪、殷梨亭、莫聲谷三人修為稍差,但也都是金剛境界。

兩名指玄,帶着三名金剛的切磋。

給蘇青玄在實戰經驗方面帶來的增長遠不是之前那幾個五六品的弟子可以比擬的。

半個時辰過後,宋遠橋幾人已經是大汗淋漓。

雖然是切磋,但他們一絲一毫都不敢懈怠,每次出招都是全力以赴。

而此時,蘇青玄本人的實戰經驗也已經得到了大幅度的提升。

蘇青玄閉上雙眼,回味着心中的實戰經驗。

這些實戰經驗深深烙印在他的腦海之中。

不同於紙上談兵。

反而如同他自己一刀一劍拼殺出來的一樣。

再次睜開眼睛,蘇青玄的眼中閃過一絲滄桑之感。

如同經歷了連年大戰一般。

此時蘇青玄若是與人對戰,天象境界以下的修為。

完全不需要通過境界上的壓制,只憑藉老練的實戰經驗,便足以天象境下無敵手了。

蘇青玄在心中感慨。

「系統的簡化實在太好用了」

「半個時辰的功夫,便足以比得上別人數年的生死搏殺了」。

而此時,宋遠橋五人也停止了切磋,注意到了一旁的蘇青玄。

五人整理了一番凌亂的衣衫,來到蘇青玄身邊。

「見過青玄師叔」,五人一同朝着蘇青玄拱手見禮。

看着比自己年紀大得多的幾人叫自己師叔,蘇青玄的心中不免有一些古怪。

「咳咳,幾位..師侄不必多禮」,蘇青玄乾咳兩聲說道。

「師叔,可是身體不適」,宋遠橋見蘇青玄咳嗽,關切的問道。

蘇青玄見他們一臉的真誠,心中也有些瞭然。

這個世界說到底還是一個武俠世界。

所有人都講究身份禮數。

他蘇青玄即使年齡小,但也是宋遠橋幾人的師叔。

宋遠橋幾人對於他的恭敬也是發自內心的。

想到這些,蘇青玄心中怪異的感覺消退。

擺擺手說道:「我沒事,好得很」。

「師叔這次來,是有什麼事情嗎」?宋遠橋問道。

「沒有什麼事,一時心血來潮,便想四處走走」。

「剛好看到幾位師侄切磋,就停下來看看」。蘇青玄輕聲說道。

宋遠橋幾人倒也沒有深究。

以前蘇青玄也經常來觀看他們切磋。

直到後來蘇青玄遲遲無法突破境界,對於武道的熱忱減退。

這才減少了觀看他們切磋的次數。

「遠橋,你剛才所用的劍法是太乙玄門劍吧」,蘇青玄看向宋遠橋問道。

宋遠橋不明白蘇青玄為什麼問這個問題。

太乙玄門劍乃是武當弟子人人必修的劍法。

他用太乙玄門劍有什麼不對的地方嗎?

不過,宋遠橋還是點頭稱是:「回師叔的話,正是太乙玄門劍」。

蘇青玄點點頭,而後話鋒一轉說道:「遠橋,我看你的劍法之中似乎還有一些不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