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第10章

宋遠橋這次認錯,說的情真意切。

此時,他已然驚出了一身冷汗。

「果真如同師叔所說,我的劍法中存在漏洞」。

「若是被他人察覺,恐怕我會輸的很慘,說不準還有性命之憂」。

「多虧了師叔今天堅持,這才讓我有機會察覺到自己劍法之中的漏洞」。

想到這些,宋遠橋心中對蘇青玄升起了陣陣感激之意。

此時,宋遠橋才徹底相信了之前蘇青玄所說的話。

恭敬的朝着蘇青玄拜了拜。

宋遠橋有些慚愧的說道:「師叔,是師侄修為不夠,劍法還有破綻,多謝師叔指點」。

聽到宋遠橋的話,俞蓮舟等人有些詫異。

不是說大師兄特意放水嗎?

怎麼看樣子不太像啊。

幾人把目光投向莫聲谷。

莫聲谷同樣是一頭霧水。

宋遠橋見狀,說道:「幾位師弟,我確實是輸了」。

「剛才我確實有意放水,打算賣個破綻,輸給七師弟」。

「不過,我還沒來得及,師弟已經抓住我的破綻,擊飛了我的佩劍」。

宋遠橋說著,有些羞愧的看了蘇青玄一眼。

當著師叔的面打算作假,最後又親口說出。

宋遠橋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什麼?」,莫聲谷有些不敢相信。

「大師兄,果真如你所說?」

莫聲谷忙不迭的問道。

宋遠橋鄭重的點點頭。

俞蓮舟幾人見狀,這才相信,宋遠橋是真的敗給了莫聲谷。

這一結果,讓他們震驚不已。

雖然宋遠橋有意壓制修為。

但一身功夫仍舊不是莫聲谷能比擬的。

但偏偏就是這樣,宋遠橋真的輸了。

唯一的解釋,就是真如蘇青玄所說,宋遠橋的劍法中存在破綻。

幾人轉頭看向蘇青玄,眼中都是不可置信的神色。

「師叔他說的居然是真的」。

幾人有些難以相信。

蘇青玄不過九品的修為,居然真能看出宋遠橋劍法之中的破綻。

這可是張三丰這位陸地神仙都未曾察覺的事情啊。

之前莫聲谷並未說謊,前段時間張三丰確實考教他們幾人的武學。

並且,張三丰對於宋遠橋的劍法也是讚賞有加,並未說過存在破綻這種話。

但如今實事擺在眼前,容不得他們不信。

蘇青玄輕聲說道:「遠橋,其實並不是你劍法不到家」。

聞聽此言,幾人又是一陣疑惑。

蘇青玄繼續說道:「你修習太乙玄門劍已有數十年了,可以說爐火純青」。

「實際上,是太乙玄門劍本身就存在一些破綻」。

蘇青玄剛說完,宋遠橋五人就忍不住齊聲說道。

「不可能」!

「太乙玄門劍是師傅所創,怎麼會有破綻呢?」

在武當七俠心中,師傅張三丰就是活着的武林神話。

師傅所創的劍法絕對不會存在破綻的。

「師叔,此事事關重大,你沒有說笑吧」?

宋遠橋鄭重的問道。

現在武當門下弟子的主修劍法之一就是太乙玄門劍。

如果這套劍法真存在破綻的話。

那對整個武當來說都是一件大事。

蘇青玄見此情形,知道他們不會輕易相信。

於是說道:「遠橋,借你佩劍一用」。

宋遠橋遞上佩劍。

蘇青玄當下在五人面前演練起太乙玄門劍。

蘇青玄演練兩次。

一次是之前的劍法。

另一次是經他改正後的劍法。

雖然差別不大,但足夠宋遠橋幾人看出其中的區別了。

「如何,能看出其中的差別嗎?」蘇青玄輕聲問道。

宋遠橋幾人面色沉重。

他們之中,修為最低的也是金剛境。

自然能看出,蘇青玄第二次演練的劍法更加圓潤無缺。

「若是我剛才使用青玄師叔演練的劍法,必然不會敗給七師弟」。宋遠橋堅定的說道。

「如此看來,太乙玄門劍當真存在破綻」。俞蓮舟喃喃道。

張松溪、殷梨亭、莫聲谷三人更是直接親自演練起經過蘇青玄修改後的太乙玄門劍。

修改的劍法並不多,剛才蘇青玄演練一遍,足夠他們記下了。

一番演練過後,幾人對蘇青玄心悅誠服。

「遠橋,既然已經確定劍法存在破綻,為今之計還是要抓緊糾正過來」。蘇青玄對宋遠橋說道。

「師叔說的是,遠橋這就去安排」。

宋遠橋說完後,對着蘇青玄告罪一聲,就帶着俞蓮舟幾人火急火燎的離開了。

看着自己目的達成,蘇青玄也沒有繼續停留,轉身離開了。

………

另一邊,傳功長老孫長老剛好碰到了離開的宋遠橋幾人。

「宋師兄」,孫長老喊了一聲。

「我有要事稟報」。

孫長老一路急行,氣喘吁吁道。

「孫師弟,有什麼事過後再說,我現在有要緊的事要辦」。

宋遠橋並不清楚,孫長老此次找他也是為了太乙玄門劍之事。

他現在只想趕快去找師傅張三丰,說明此事。

「不行啊,宋師兄,此事事關重大,涉及我整個武當,必須由你來決斷」。孫長老堅定道。

宋遠橋見狀,對孫長老說道:「既然如此,孫師弟你且長話短說」。

「宋師兄,太乙玄門劍存在破綻」。孫長老直入主題。

宋遠橋等人聽後,心中一驚。

難不成孫長老這位九品也能看出太乙玄門劍之中的破綻。

還是他從別的途徑發現的?

若真是從其他途徑發現的,豈不是說太乙玄門劍的破綻已經被他人察覺。

那樣的話,對武當來說,絕不是一個好消息。

「你是從何得知?」俞蓮舟語氣急切的問道。

「嗯?你們相信我?」,孫長老有些疑惑。

他本以為幾人不會相信。

正準備費一番口舌進行解釋。

「相信相信,你趕緊說你是從何得知太乙玄門劍存在破綻的」?

俞蓮舟催促道。

看幾人面色凝重,孫長老也沒有隱瞞,將剛才的事情全盤托出。

「原來也是青玄師叔」。

宋遠橋幾人聽罷,均鬆了一口氣。

「此事我已經知曉,正準備安排,孫師弟你不要聲張」。宋遠橋對着孫長老叮囑道。

「???」。

「宋師兄你知道?」孫長老一時間有些呆愣。

隨後反應過來,對着宋遠橋讚揚道:「不愧是掌教真人的親傳大弟子,宋師兄你果然厲害」。

孫長老以為,是宋遠橋自己察覺到了劍法之中的破綻。

聽着孫長老的讚揚,宋遠橋不由得老臉一紅。

這哪裡是他厲害,一切都是蘇青玄的功勞。

不過,宋遠橋並沒有時間過多解釋,打發走孫長老後,帶着俞蓮舟幾人直奔張三丰的別院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