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楊林,你今天必須領個老婆!」

「你十八了,按咱大乾律法,若不成婚,賦稅加倍。」

「所以於情於理,你都該幫三叔這個忙,挑個老婆回來。」

村長趙富貴苦口婆心,拉着楊林往外拖。

今天是縣府派送流民的日子。

北邊打仗,南邊洪水,流民成患。

縣府想了個辦法,凡是到了江河縣的流民,男流民送去充軍,女流民送到鄉下,給鄉野漢子當婆娘。

如此送了半年,光棍兒都娶了妻,偏偏流民太多,縣府還有指標,靠山村已經三次沒接收流民了,若今天不留下一個,趙富貴沒法交差。

楊林心情複雜。

自己剛穿越過來,就白撿個老婆?

不要都不行?

老天這是在彌補他的遺憾嗎?

上輩子寒窗苦讀,考研考博,好不容易進了科學院,卻因為性子太直,不會變通,縱然奮鬥成了高級工程師,卻也不受重視,為了房子和彩禮,上班科學院,下班直播烤紅薯,把一個正直的理科男,逼成了市儈的商賈。

可即便千方百計搞錢,卻滿足不了未婚妻要的天價彩禮,沒日沒夜的幹活,恍惚中出了車禍,臨死卻還被曾經的摯愛罵做窮鬼!

回首過去……

呸,還是不回首的好。

「三叔,她們要彩禮嗎?」楊林問。

趙富貴瞪了楊林一眼:「說什麼胡話,有人收留,她們就已經燒高香了,還要彩禮?反了她了!」

「不要彩禮,好啊!」

楊林感嘆。

他下意識摸了摸口袋,這才想起,自己穿越了,沒煙。

前世是個大煙槍,一會不抽就悶得慌。

不過眼下這條件,也只能戒了。

眼下,他的條件確實很不好!

他是個無父無母,家徒四壁,又窮酸迂腐的書生。

長了個榆木腦袋,偏偏性子還很執拗,苦讀多年,連個童生都沒考回來,卻還只會死讀書。

既沒有功名,又不會種地,靠着父母留下的家底過活至今,家產也幾乎快要變賣光了,在村裡,儼然就是笑話一般的存在。

「我跟你說,這回十個姑娘,個個膚白貌美,你隨便挑!」趙富貴繼續慫恿。

「還膚白貌美?」

楊林雙眼放光。

「走啊,還愣着幹啥?」楊林催促。

趙富貴愣神。

這小子不應該開口詩云,閉口子曰,視男歡女愛為荒淫,人類繁衍為粗鄙,對女人不感興趣么?

這和想的不一樣啊。

楊林大搖大擺朝着村口走去,心中澎湃不已。

大乾不屬於已知歷史,建國三百年,文化奢靡類似於唐宋,工業技術則只堪比秦漢。

這裡既沒有火藥,也沒有玻璃,更別提香皂、冶鋼、粗鹽提純……

對穿越者來說,乾淨的像張白紙。

如此得天獨厚的環境,憑他所學,想要施展拳腳,大有舞台。

了無牽掛的前生過去了,重活一世,這輩子,必須活出個人樣!

……

「就我一個?」

當楊林滿懷期待地來到村口時,赫然發現,只有他一個人。

官府給發老婆這種好事,竟如此冷清。

不過楊林也明白,大家都不富裕,多養一個人,就多一張嘴吃飯。

糧食不夠,就會餓死。

除了地主老爺,尋常人娶了妻便已知足,哪敢納妾?

村口,除了帶隊的衙差張五之外,就只有一排身材單薄的少女。

她們大的不過二十齣頭,小的才十幾歲,全都頭髮蓬亂,衣服破爛不堪,身體纖細瘦弱,站在微風中,身子都有些晃。

這是餓的!

但她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