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常寧妤殷鶴垣小說》 第5章

「她為你卸下戰甲穿上素衫,洗手作羹湯,樣樣盡心儘力,甚至為你差點丟了性命!只盼能將你頑石一般的心焐熱!」「可你呢?欺她,辱她,輕賤她!」…《常寧妤殷鶴垣小說》第5章免費試讀這話一出,常寧妤就見殷鶴垣瞬間沉下了臉。「和離?」他彷彿聽到了什麼天大的笑話一般。常靖手捏緊成拳,冷聲控訴。「這三年,我妹妹在王府過得如履薄冰,人人稱她王妃,可她卻過得連個奴僕都不如,只能日日看着你跟其他女子濃情蜜意。」「她為你卸下戰甲穿上素衫,洗手作羹湯,樣樣盡心儘力,甚至為你差點丟了性命!只盼能將你頑石一般的心焐熱!」「可你呢?欺她,辱她,輕賤她!」常靖越說越憤怒:「三年前是我的一意孤行才令吾妹淪落至此,常靖悔不當初。」常寧妤不知何時,已經站到常靖身邊,看着他發紅的眼眶,心口像被一隻大手捏緊了般難受。她紅着眼開口:「哥……不是你的錯,我知你是為了我好……」常靖卻聽不見。他極壓抑地咳嗽了一聲,又轉為漠然語氣:「只盼王爺簽了這字,此後,我們常家與永安王府恩斷義絕!你與我妹妹,自此男婚女嫁,再不相干!」殷鶴垣眼中滔天怒意化為冷笑,聲音里儘是嘲諷。「常寧妤既然妄想得到不屬於她的東西,那所受的一切便與人無尤。」「更何況你們把本王當什麼了?」「這樁婚事當初是你們常家自己求的,既如此,再不願也給本王自己受着!」常寧妤看見哥哥驟然蒼白灰敗的臉色,終於還是忍不住嘶啞道:「夠了,殷鶴垣!」但那如秋葉般蒼涼的聲音悄無聲息散去,不起波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