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殷鶴垣常寧妤 第3章_安霧小說
◈ 第2章

第3章

露出一個燦爛笑臉:「乖女,快來,今天好點了沒?」
要說還有一個令常寧妤意想不到的,便是南越王的性格,似乎有些格外的……跳脫。
猶記得她醒來那日,這位父王一衝進寢殿便是眼淚朦朧地一把將她摟在懷裡。
「父王的心肝,你再不醒來,父王也活不下去了!」
倒是太子穩重得多,一邊關心妹妹,一邊還得安撫老父親的激動情緒。
經過許久的相處,常寧妤已經是摸清了眾人性格。
她原也是張揚肆意的性子,卻在永安王府那日復一日的隱忍中被殷鶴垣一點點磨去稜角。
既用了南詞的身體復活,她便該代她承受一切。
一開始,她努力琢磨着原身的性子與她的親人相處,卻不成想,以前的小公主根本毫無性子。
漸漸的,常寧妤便流露出自己的性格。
「父王,這都多久了,兒臣本來就沒事兒,您別擔心。」
葯聖南農氣質就顯得清塵脫俗許多,他臉上也露出笑意:「放心,經過我的調養,小詞兒現在的身體好得很,這性子也是活潑了許多。」
常寧妤心中一頓,又聽南晟道:「苦海大師不是說了靈智已開嗎,雖然以前獃獃的也很可愛,不過總擔心孤的小詞兒被人欺負,如今這樣伶俐些更像孤了。」
眾人打了招呼,南晟道:「今日楚國皇室來人,宮裡辦晚宴,小詞兒要跟父王一起去嗎?」
常寧妤疑惑道:「我可以去嗎?」
南晟揚眉:「你可是孤最愛的公主,想去哪裡去不得,之前不讓你出去只是擔心你沒養好身體怕那些人衝撞了你。」
常寧妤從小就跟着哥哥在戰場上長大wαƞwαƞ,還從未好好感受過父母長輩的寵愛。
不過這半年下來,她也不再如一開始那般受寵若驚。
她挽住南晟的胳膊,宛如一個好奇的小姑娘撒嬌:「那父王帶我一起。」
南晟開懷大笑:「好好好,讓他們看看我們南越國的明珠。」
也順便在眾臣面前證明一番。
以往南詞性子有些呆又怕人,故此從不出現在盛大場合。
別以為他不知曉,有些混球面上不說,心裏肯定嘲笑他的小詞兒是個傻子。
常寧妤亦笑,心裏卻琢磨,她總要找機會回趟楚國看看沈靖的,順便搞清楚自己的身世之謎。
若是能將南農拐回去治好沈靖,她也算了卻最後一樁心事,從此以後便安心陪在南詞的親人身邊。
是夜,南越王宮燈火輝煌,觥籌交錯。
大殿門口突然有響亮的聲婉道:「南詞公主到!」
一襲曳地紅衣的常寧妤姍姍來沈,就在她跨進大殿的瞬間。
南越王下首右座,一名身着玄色衣衫,長相芝蘭玉樹的俊美男子抬眸,隨即淡漠神色一變,手中酒杯啪的一聲,掉落在地。
他不可置信地喃喃道:「阿婉……」第18章同一時刻,常寧妤也看清了那名男子的臉,她悚然一驚。
殷鶴垣?
怎麼會是他?
小鈴鐺不是說他重病了嗎?
半年未見,他確實消瘦了許多,臉上的輪廓銳利得驚人,氣質也有些陰鬱,可怎麼看都不到重病的程度。
但常寧妤也只是一瞬怔忪,隨後立時露出完美無缺的燦爛笑容行禮。
她對殷鶴垣的所有情與愛,早已在她死後那半月被磨得不剩分毫。
經過這半年,她更是儼然將自己當成了南詞,與從前一切再無關係。
南越王在外人面前還是十分有威嚴,但見到愛女仍掩不住笑意。
「來,給諸位介紹一下,這便是孤在這世上最珍貴的寶貝,孤的南詞公主。」
因為離得極近,他也看到了殷鶴垣的動作,介紹完後他又問道:「永安王這是怎麼了?」
殷鶴垣渾身輕顫,他想要衝過去抱住那女子,卻又在掃進那片陌生的眼眸時理智回歸。
不,不是阿婉。
阿婉早已下葬。
他絕不能再如當初那般將她錯認。
若是再錯認一次,百年之後下了黃泉,阿婉絕不會再原宥他。
桌下的手攥緊,他喑啞着嗓子道:「震懾於公主的芳儀萬千,失態了!」
好話誰不愛聽,尤其是誇獎自己的心肝女兒。
南越王頓時原諒,笑得越發開心。
再看那些震驚的朝臣和年輕的世家子,他神色得意,今日之後,誰還敢說他的小詞兒不好。
行完禮的常寧妤落落大方在南越太子南離旁邊落座,全程再沒有一個多餘的眼神。
坐下後,她甜甜叫了聲太子哥哥,南離手都抬起來想揉揉自己妹妹的頭,又思及場合硬生生忍下去。
對面,殷鶴垣看着那張巧笑嫣然的臉,心卻再不能平靜。
世間真的會有兩個長得一模一樣的人嗎?
但仔細觀察之後,他卻又眉頭微蹙。
不一樣,這位南詞公主更像是五年前的常寧妤。
像還沒嫁給他時,那個明艷驕傲,容滿盛京的驍晚將軍。
宮宴結束後,殷鶴垣匆匆離席。
回到驛館,他喚出暗衛:「立時幫我查清南越的南詞公主是何人。」
吩咐完後,看着那燭光搖曳,他一人獨坐至天明。
而另一邊,回到偏殿,常寧妤和太子陪着他們那沒吃飽的父王共進夜宵。
晚上沒出席宮宴的南農也翩然而至。
「父王,小鈴鐺今天跟我說,楚國永安王病重,這才派人來求醫,可晚宴上那人是怎麼回事?」
太子南離挑眉道:「小鈴鐺那丫頭向來聽話聽一半,怕是聽岔了!」
常寧妤又夾了一箸銀絲魚放進南越王碗中,哄得老父親眉開眼笑。
這才聽南越王說道:「生病的其實是楚國皇帝謝玄,這次永安王親自不遠千里前來,正是為此。」
南離道:「看來確實有些嚴重,若非如此,就算我們南越素來不參與九州戰爭,他們也不會透露給我們知曉。」
常寧妤垂眸思索,放下她與殷鶴垣的恩怨不談,謝玄確實是個好皇帝。
她故作無意地看向南農:「那小叔要去楚國嗎?」
南農老神在在道:「我只負責治病救人,其他的你們去談。」
換言之,人是要救的,但其中利益牽扯還是要掰扯清楚。
畢竟,救的人非同小可,治病的人身份也不一般,這就是兩個國家之前的事。
常寧妤應了一聲,不再管她的便宜哥哥和便宜爹如何商量。
而是眼珠一轉,又問了一句:「那小叔去楚國的時候能帶我一起嗎?」
南越王和太子同時停下說話動作,一臉震驚地轉臉看她。
南晟不可置信道:「乖女,你說什麼?」
南離也搭腔:「妹妹你為何會有這種可怕的想法?」
常寧妤:「……」第19章畢竟十八歲之前的南詞都被這兩人捧在手裡怕摔了,含在口裡怕化了,常寧妤十分理解這兩人的心情。
於是她耐心道:「我還從未出過南越,我想跟着小叔出去看看。」
這裏面最淡定的反倒是南農。
他放下筷子,笑容中帶上一絲興味:「看來我們小詞兒確實是開了竅了。」
常寧妤淡定自若,反正以前的小公主是個小傻子,既然神僧苦海斷言她靈智開,那她表現的特別一點應該也沒什麼。
南越國最尊貴的兩個男人愁的眉頭緊鎖,這倒讓常寧妤看得於心不忍起來。
她小聲又委屈地說:「九州大陸那麼大,我卻見識如此短淺……」孩子聰明了也不是個好事。
「既然如此……」南越王神色變換半晌,咬牙道,「不如明天孤就傳位於太子,父王親自陪你遊覽九州。」
太子南離:「……」下一秒,太子起身跪下:「父王年富力強怎能退位,還是由兒臣親自陪同妹妹,父王放心,兒子一定照謝好妹妹……」看着這兩父子推來讓去,彷彿那王位是什麼燙手山芋,常寧妤欲言又止。
最後還是南農沉下臉:「胡鬧!」
那兩人一滯,南農冷冽眼神掃過兩人:「小詞兒跟着我,你們不放心?」
常寧妤悄悄鬆了口氣,內心給南農豎大拇指。
這一家子果然還是小叔靠譜。
那兩人不說話,但心情顯然不佳。
南越王室人口不豐,王后過世後南越王便未再娶,膝下只有南離和南詞兩個孩子。
除了有個王室頭銜,一家人相處起來其實與平常人家沒什麼兩樣,雖然只相處短短時日,但常寧妤十分喜歡這種氛圍。
內心裏,她更感覺彷彿她生來就與他們是親人。
若非沈靖的原因,她也不想離開這裡。
南農緩下口吻:「治好楚皇最多三五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