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這一定是我的錯覺 第1章 沒什麼是死一死解決不了的_安霧小說
◈ 

第1章 沒什麼是死一死解決不了的

天瀾國破,最後一抹餘暉落下,象徵著這個歷久經年的的帝國終於坍塌。

皇宮的後山上燈火通明,竹林里密密麻麻的鋪着一圈穿着洲楚武士服的士兵,像是在搜尋着什麼。

後山的斷崖上,婁初白穿着一身白色裡衣,像是匆匆間顧不上其他,完全不復往日靈鳶帝的風采。凌亂的髮絲隨意地扎束在腦後,原本純白的裡衣染成了烏黑色,不斷地有粘稠的帶有腥味兒的液體從上面滴落。

宇文銘城看着狼狽不堪的小皇帝,露出一抹殘忍的笑容。夜晚的寒風把火把吹得東歪西倒,但是打在婁初白臉上的火光卻顯得火光下的小皇帝更加的無助、可憐,彷彿被抓住的困獸,怎麼樣也逃不出獵人的手掌心,最後只能乖乖的靠討獵人的歡心才能生存下去。一旦失去了這份歡心,便會枯萎、腐爛。

莫名的,宇文銘城被自己的臆想取悅了。靈鳶帝不愧是靈鳶帝,想必憑着這幅樣貌便能在很多地方如魚得水吧。只可惜,如此的美貌實在是不適合做天瀾的帝王,倒是適合做些權色交易,承歡在貴人的膝下。

「這不是天瀾的靈鳶帝么……怎麼如今這麼狼狽地跪在我面前?」宇文銘城微勾起嘴角,面上帶着幾分譏諷。

只要想起當初被送到天瀾當作質子,只因他的一句話自己便在這宮中受盡千般苦楚,宇文銘城便忍不住心中的暴虐。

地上的人沉默不語。

宇文銘城上前幾步,用手中的劍挑起他的下巴。

纖細的脖頸彷彿不堪重負般得仰着,散落的髮絲為這張本就傾城絕色的臉添了一絲凌亂,原本白皙無暇的臉上沾着些枯葉泥土,像是被什麼狠狠蹂躪過一般。

他雙眸中泛着盈盈淚光,氣息混沌,血跡順着他臉上的傷口往下淌,但是這都無損他俊美惑人的容顏。

宇文銘城看着他狼狽不堪的模樣,心裏微微一動。

當年自己不過是不小心用手碰了他的外袍,便被他打了三十大板。靈鳶帝一向注意自己的形象,何曾有過如此狼狽的模樣。

倒在地上的青年被迫仰着頭看着宇文銘城,雙眸中閃爍着怒火卻又無可奈何,像是這般模樣有多麼的屈辱。但他沒有開口,他怕自己一張口,便忍不住說出求饒的話。他最是怕疼,這番落到洲楚的將軍手裡,怕是好過不了。

宇文銘城見他這幅模樣,金銀異瞳中閃過一絲複雜之色。

「大名鼎鼎的靈鳶帝,落魄成如此模樣,也不見天瀾的勇士前來搭救。」

宇文銘城說著湊近這張名動天下的臉龐,想到自己曾經第一次見這張臉時彷彿遇見了仙童一般,卻沒想到這美麗的面孔下卻是一個不折不扣的惡魔心腸。

宇文銘城冷笑一聲。

「你求求我,我便放了你如何?」宇文銘城湊在他的耳蝸說道,這般近的距離,甚至可以感受到他因為太過靠近產生的氣流而敏感的一抖。

「怎麼樣?」

婁初白忍着脫口欲出的痛呼,死死地咬住嘴唇。那雙眼睛還是冒着怒火,可就是沒有宇文銘城想要的屈服,這讓宇文銘城突然暴起。

每次都是這樣,為什麼看他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什麼骯髒的可憐的東西一樣,在他的眼裡從來就沒有把他宇文銘城當作一個人看。

在天洲大陸,異瞳本就被當做異端看待。自從戰敗被當做質子送入天瀾的那一刻起,宇文銘城便以為這世間所有的一切都可以拋棄。

可是為什麼!為什麼要在給了他希望之後,又狠狠地把他扔開!

他以為至少自己對於婁初白是不同的,那時候他以為婁初白是神派來拯救自己的。可是,也是他讓自己感受從天堂跌落地獄的感覺。

他把唯一一顆心全全部部給了婁初白,卻沒想到換來的是重重一擊。

在知道自己被送回去的那一刻起,他在城門口等了一個晚上,那一晚上他想了很多。想到了他們剛剛認識的時候,想到了婁初白生氣的樣子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