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這一定是我的錯覺 第10章 說好的人生巔峰呢_安霧小說
◈ 第9章 這是正正經經走劇情的一章

第10章 說好的人生巔峰呢

在卓華離開後,整個人癱在床上的婁初白終於留下了(幸福?)的眼淚。婁初白像一隻吃飽喝足的貓咪懶洋洋地躺在床上,臉上獨屬於少年的稚嫩感褪去,綻放出不一樣的稠麗濃艷。

明明是同一個人,周身的氣質卻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轉變。

【周圍的眼線都離開了?】雖然是疑問的語氣,但是從他的表現來看都帶着毋庸置疑的確定。

【都被我屏蔽了。】

婁初白脫離了監視,恢復了他原本的性格,原本小皇帝的人設跟他本人是有點像的,但是突如其來的轉變總歸是引人注目的,婁初白選擇慢慢改變自己的人設。

【怎麼突然想到屏蔽他們。】系統有些不解,他們本來就可以在腦海內交流,在它看來開啟屏蔽完全是多此一舉。

【統統,做事情要謹慎,尤其是做壞事的時候,萬一被發現我們是外來者,這多尷尬,到時候這個小世界的意志追殺我們就慘了。】

系統保持了沉默,其實他很想說這個小世界的意志已經接納了他們,是不會隨意驅逐他們的,但是想了想宿主其實腦迴路一直很清奇,它還是閉上了嘴。

這個世界的劇情正如上一世所經歷的,在不崩人設的前提下,婁初白一邊偷懶一邊走劇情。

這個世界也只是諸多平行世界其中的一個,在諸神黃昏的年代,信仰崩塌,無數的世界又高魔世界變成科技世界,這個世界也在經歷着相同的變化,幾百年來僅僅一人飛升,無數修士因為大限將至而死亡。

婁初白的身份是天瀾的皇帝,這片大陸二分之一的統治者,也是新紀元開啟前最後一個皇帝。在他死後,這片大陸實現了統一,在洲楚的統治下,全民修仙的榮耀已經過去,漸漸走向了科技的道路,如萬千世界一樣最終靈力衰退,修仙也被後來的人們當做神話。

只是……

【我要修仙。】婁初白淡定地說出這個結論,他的聲音毫無波瀾,似乎只是做出了一個雲淡風輕的決定。

【什麼?你瘋了!】系統感覺自己的頭有點疼,宿主就不能有一天不折騰的嗎?

【我已經決定了,系統你是知道的,我一旦決定要做什麼事,就絕不會改變。】婁初白的眼睛似乎透過虛空看向系統,就算是系統沒有實體,也一時間無法反駁。

【可是你的身體本來就不適合修仙,你也沒有可以修鍊的功法啊。】系統試圖說服婁初白。

【我早就研究過了,這個世界的修鍊方式比較特殊,雖然我不能直接修鍊,但是我可以通過增加主要人物對我的認可進而增加世界對我的認可,通過這種方式不正是我們這種外來者最好的修行方法嗎?】婁初白用鄙視的眼光看着系統,似乎在思考它為什麼這麼蠢。

系統:【……】他還以為是什麼高明的方法呢,雖然按理來說也有可能,但是成功地幾率微乎其微啊。

先不說這具身體本身就和世界的支柱人物們有着深仇大恨,就算是以婁初白身份來看,怎麼看都是一個必死的結局啊。

婁初白看出了系統的小心思,【雖然是個死局,但是在死前總要掙扎掙扎吧。】

系統其實覺得還不如及時行樂,安穩過完一生得了,想要逆天而行,破碎虛空,還不如現在睡一覺,自認為想通一切的系統給婁初白點了一首《白日夢》。

【……】婁初白關掉了系統空間里畫質音效都非常拉胯的KTV模式,【既然卓華這個原本世界就死掉的人物都還活蹦亂跳,我就不信我還搞不定幾個氣運之子了。】

婁初白見系統沒反應,直接從空間掏出一縷金色的靈力,這股金色的靈力在被釋放出來的一瞬間化作一隻朱雀形狀,不僅在系統的空間里逛了一圈,還在婁初白的腦海里轉了一圈。

【你你你——什麼情況。】系統目瞪統呆地被朱雀狀的靈力撞得一個踉蹌。

【有個氣運之子認可了我,我就得到了這股靈力。】這團靈力在盤旋一周之後落在了婁初白的腦袋上,【我猜是卓華給我的,沒想到他竟然也是氣運之子!明明前世他已經死掉了的。】

系統認真思考了一下,把劇情認真地看了一遍,還是很不理解【可是後續的劇情里真的沒有卓華。】

似乎覺得自己是有點廢物,系統默不作聲地給婁初白遞了一根煙,【卓華喜歡我,所以我成功得到了他的認可,那是不是只要氣運之子們對我的好感突破一定的數值,也會得到他們的認可呢?】

婁初白若有所思,然後把視線放到了系統身上。

【統哥,我們合作吧。】

系統:【這……我可能沒什麼用吧。】系統有些不確定道。

【你應該可以檢測到誰是氣運之子吧?】

得到系統略微帶着不確定的肯定,婁初白決定要做大做強,先從婁湛開始,慢慢修鍊,然後破碎虛空,或許還能回到原來的世界看看呢。畢竟自己也很想知道在原來世界的自己到底是什麼樣子。

【婁湛也是這個世界的氣運之子吧。】因為婁初白前世死後對後續的劇情發展不是很清楚,系統所記錄的走向也只是模糊的幾筆,而婁湛作為通靈帝的親弟弟,天瀾的攝政王,在自己都領盒飯的情況下妄圖用舉國之力飛升。

這樣的人設不是邪惡系主角就是最大的反派BOSS的標準設定,得到系統肯定的回答,婁初白就知道自己猜測的不錯。

【你怎麼知道?】系統萬分不解,在他看來婁初白並沒有完整的劇情,又怎麼會猜到這個世界的氣運之子是誰,終於求知慾戰勝了系統的尊嚴,它決定屈尊一問。

【好奇心害死貓更何況是系統。】婁初白沒有正面回答它,【或許是我天賦異稟,慧眼識珠,在茫茫人海中一眼就看中了皇叔!】

系統:【……】讓你多嘴,現在被糊弄就算了,貌似還被嘲諷了一番智商,畢竟它要是再看不出來婁初白是故意敷衍,簡直枉費他這麼多年的帶宿主經歷。

似乎覺得這對系統的打擊還不夠徹底,婁初白繼續說道:【我應該也不是通靈帝的親生孩子吧?】

系統愣住了,他從來沒有告訴婁初白這些隱藏劇情,但是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下婁初白竟然能猜到一部分真相。

看到系統的反應,婁初白就知道自己猜對了,【婁湛一直很是崇拜自己的哥哥,在婁驍飛升後更是想方設法試圖飛升,他一直將自己的哥哥作為自己奮鬥的對象,那麼對於哥哥留下的後裔又怎麼會不加管束,自己攝政,還把自己的親侄子養成一個恃寵而驕的廢物呢?】

婁初白沒有給系統反應的機會,繼續推測下去,【昨日在澈王府里,婁湛畫作上畫的人物的應該是他的哥哥婁驍吧,管家隱瞞婁湛在府中的事實,也是因為婁湛或許找到了某種飛升的方法,也許就是前世那個舉國飛升之法吧。】

【原來從這麼早開始就有跡象了嗎?】婁初白結束了自己的推測。

系統保持了沉默,他生怕婁初白又說出什麼驚世駭俗之語,顯得它毫無用處。

【可是為什麼婁驍要選我做皇帝呢?】婁初白也有些不解,在自己的記憶中只在很小的時候婁驍是陪着他的,那時候的記憶如同隔霧看花,對於婁驍具體的模樣,始終籠罩着一層不遠不近的薄霧。

但是在婁初白的記憶里,婁驍一身明黃,從來都是威儀深沉的,他對婁初白寄予希望,慈愛又嚴厲地教育着婁初白,按理來說這樣光芒四射的人物婁初白應該對他記憶深刻,可是恰恰相反,在婁初白的記憶里這個人幾乎銷聲匿跡,這不得不引起婁初白的懷疑。

【或許只有飛升上去才能當面問問了。】

系統好心累,為什麼好好的一個重生當米蟲的劇本要被宿主走成青春勵志劇本!這還不夠,現在已經向懸疑解密劇本發展了,它必須承認,婁初白是它帶過的最會搞事的一屆宿主!

下一章
更多推薦: 她猛地閉上眼睛 近期比較優質的坡文福利 你們結束了嗎 都還沒有一點動向 給男主播刷錢被罵舔狗後,我怒了,起個網名小說 徐清秋就來了 我見過心腸最軟的薩摩耶 她還沒談過戀愛 給男主播刷錢被罵舔狗後,我怒了,起個網名顧百川心姐 臉色青暗無光 誤闖小人國高一葉佚名 爺爺得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