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真的別打了

第4章 劇情如脫韁野馬一去不復返

少年的手瓊枝玉葉,從未乾過重活格外的柔滑細嫩,像這麼美妙的一雙手,若是能為自己所用,倒也不失為一件美事。

就算是再不起眼的寵物養了這麼多年也生了情分,更何況還是自己從小帶到大的小皇帝,這麼乖這麼聽話,讓自己都有些不忍心下手了。

「最近靈鳶城內多有異動,怕是洲楚那邊新王即位有了什麼動作,初白切莫貪玩,偷偷跑出去,若是出了什麼事,可就該讓我擔心了。」婁湛一邊上藥,一邊漫不經心地道。

【!!!統子,婁湛好關心我,你說他是不是——】

【難道你現在關心的不應該是他知道你偷偷跑出去玩的事嗎!】系統覺得如果他是個人,那他一定要打開婁初白的腦子,看看裏面裝的是不是全都是水。

只見少年剛剛放鬆下來的身體又僵了起來,顯然是自己偷偷跑出宮的事情讓人發現的猝不及防以至於一下子慌了神。像是小孩子被大家長發現本該在學習的時候偷偷打了遊戲一般,眼前的少年甚至連辯解的話都不敢說出口,唯恐一開口更加劇了被家長抓包的懲罰。

「初白下次想出去了告訴皇叔,難道我還能不帶你出去玩嗎?」婁湛拉過婁初白,把人按在自己腿上。

婁湛雖然生的芝蘭玉樹,溫潤俊逸,但是他從小習武練氣長得高大挺拔。婁初白已經成年,但是他一出生便先天不足,縱然是千嬌百寵的太子用各種稀世奇材來補身體現在坐在婁湛懷裡也顯得嬌小可人。

在婁初白小時候婁湛就喜歡這樣抱着他,後來長大了些婁初白便有意無意地開始抗拒婁湛的接觸,但是像現在這樣被婁湛像小時候一樣抱着,婁初白感到格外的羞恥,可是心裏卻又享受着這樣的親近。

少年似乎被他的舉動弄得不知所措,兩隻手都緊張得無處安放,只能用濕漉漉的眼睛看着他,彷彿是在祈求着他的救贖,但是小綿羊不知道他看作希望的男人正是準備誘捕他的大灰狼,傻乎乎地直往陷阱里鑽。

面紅耳赤的婁初白,怯怯地喊了一聲:「皇叔。」但是再多的話他卻又難以說出口,這讓向來很少與人親近的婁初白更加惴惴不安。

婁湛沒有動作,即使是婁初白用這樣惹人憐愛的眼神看着他,不安分的小兔子總是要受到懲罰的。婁初白遲疑地伸出手抱住男人的脖頸,難為情地把臉湊到男人臉龐邊來回磨蹭,婁湛身上一股清冽的冷香侵入。

【啊啊啊,婁湛這個死男人怎麼可以這樣~~~】

【……】信你個鬼!

【嘻嘻,婁湛真可愛,怎麼想到這麼可愛的懲罰方式!我可真是太喜歡了~】

系統並不想理你,並向你扔了一條狗。

在婁初白年少的時候,作為皇宮裡年少繼位的靈鳶帝,他犯了錯向來只有作為攝政王的婁湛有權力懲罰他。也許是小動物趨利避害的本能,每次犯了錯誤,婁初白總是下意識地向婁湛撒嬌希望對方不要罰他。

那時候的婁初白便如現在一般,坐在婁湛的腿上撒嬌。一般只要他一撒嬌,婁湛便也妥協了,不再提懲罰的事。雖然後來知道婁湛只是為了讓自己越發的張揚跋扈,但是婁初白還是祈求着這次也像以往一樣能夠逃過懲罰。

「不行哦。」婁湛感受到少年的討好,軟軟的乖順的討好着自己不要懲罰他。可是一想到他背着自己出宮,甚至可能在自己不知道的情況下消失,婁湛就感覺控制不住自己的怒火。

婁湛順着背安撫着婁初白,但是感受到後頸的衣服被抓得越來越緊,婁湛還是開口道:「是小白自己動手還是要我幫幫小白?」

聽到『小白』二字,婁初白的身子抖了抖,這表示今天的這頓打是一定得挨了。婁湛心情好的時候一向喜歡叫他初白,但是婁湛叫出『小白』的時候就代表這件事已經沒有了商量的餘地,婁初白必須聽他的。

在婁初白還小的時候,通靈帝飛升,婁初白年少登基向來事事聽從婁湛的吩咐,甚至成年了也養成了這般性子。

對於婁湛,他是敬慕的,因為他生來便沒有母親又無其他兄弟姐妹,從小缺少父親母親的關懷,這個時候恰好出現一個婁湛,給了他對長兄父母的寄託,也成了婁初白世上最為敬愛之人,他是萬萬不想惹他生氣的。

【快!統哥!來個痛覺屏蔽!】

【你任務完成了,這個技能已經失效了。】

【艹,我%¥@……*】

【難道不是你先說的喜歡?】

【我只能說愛過——】

【你的愛可真廉價。】系統鄙夷道。

【你不懂,一份愛需要建立在牢固的物質基礎上。】

【所以你的愛建立在痛覺屏蔽上?】

婁初白啞口無言,第一次,在他和系統的交鋒里,自己竟然輸了,一想到這裡本就在聽到沒有痛覺屏蔽的時候就傷心欲絕的心更加破碎了。

婁初白的身體觸覺格外的敏感,稍稍的一點痛覺於他來說便是很痛!非常疼!超級痛!雖然實質上的傷害並沒有增加,可他就是感覺痛啊!

在做任務的時候,婁初白讓系統加了痛覺屏蔽所以沒什麼感覺,但是誰知道他一重生身體雖然是自己的,可是為了不崩人設身體的各個數據都是按照原來的婁初白來的,包括這該死的敏感!

本來就在發抖的婁初白在得到這個消息的時候抖得更厲害了,他差點眼淚都要飆出來!小白菜,地里黃,兩三歲,沒了娘~失去了痛覺屏蔽的婁初白瞬間覺得自己就是那小白菜。

「小白怎麼不說話?」婁初白原本想哭的表情在聽到這句話的瞬間變得更加想哭,本來自己動手就很讓他難以接受,若是婁湛幫他,說實話他怕自己把持不住!所以婁·小可憐·初白只好忍辱負重(開開心心)地表示自己來。

看着少年害怕卻又強撐的模樣,婁湛黑眸漸漸加深,他想讓眼前之人完全掌握在自己手裡,只有這樣少年才能聽話,而不是背着他就做些不乖的事。

婁初白哭得很傷心,但實際上只是乾嚎了幾嗓子。

【你沒事吧?】系統聽見婁初白的啜泣聲,有點不放心。

【疼是真的疼。】婁初白一臉深沉地回答了這個問題。

【???】系統表示它沒看懂。

【不過這可是皇叔啊,這雙手每天做些高雅之事,今天用來打我,值了!】

【?】

直到最後婁初白哭累睡了過去,婁湛才小心翼翼地抱起腿上的少年。小小的少年就蜷縮在他懷裡,臉上還帶着因為自己流下的眼淚。回想起剛剛手上的觸感,婁湛又忍不住看了一眼他的臀部。

自己沒怎麼下重手,怎麼就哭成這副模樣。婁湛搖了搖頭,把婁初白放在榻上。

婁初白是自己從小看着長大的,若說他的性子,沒有比自己更了解的,這次他敢背着自己出宮,那下次就敢騙自己跑去洲楚。若是在自己看不到的地方消失了,自己——婁湛皺了皺眉,他不知道自己怎麼了,只要一想到婁湛會離開自己,心裏的怒火就控制不住。所以——到底是誰挑唆他的小白出宮,可真是其心當誅!

如果婁初白知道婁湛心裏在想什麼,他一定大喊冤枉!他真的只是想出去玩玩而已,沒想到這一世偷偷出去玩就被發現了,明明前世婁湛從來沒發現的!婁·欲哭無淚·裝暈·初白悲憤地咬了咬被角。

系統:【關愛智障的眼神.jpg】

下一章
更多推薦: 她猛地閉上眼睛 近期比較優質的坡文福利 你們結束了嗎 都還沒有一點動向 給男主播刷錢被罵舔狗後,我怒了,起個網名小說 徐清秋就來了 我見過心腸最軟的薩摩耶 她還沒談過戀愛 給男主播刷錢被罵舔狗後,我怒了,起個網名顧百川心姐 臉色青暗無光 誤闖小人國高一葉佚名 爺爺得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