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home/wwwroot/www.tnxs.tw/wp-content/themes/book-ttkan/functions.php on line 2320
這一定是我的錯覺 第5章 舔狗舔狗舔到最後一無所有_安霧小說
◈ 第4章 劇情如脫韁野馬一去不復返

第5章 舔狗舔狗舔到最後一無所有

「退下吧。」婁初白立在屏風前,原本立在四周的宮人聽到這句話如潮水般退去。「我不是說了讓你們退下!」察覺到來人並沒有一絲離開的意味反而越發靠近,婁初白不耐煩道。但是等他轉過身去準備看看到底是誰這麼大膽竟敢忤逆他的命令時,他卻一時間呆立當場。

【喔嚯~】系統毫無新意且格外虛偽地表示了驚訝。

【統,是我眼花了嗎?】

【根據我的運算來看,你的身體沒有出現任何問題】

婁初白竟然從系統毫無波瀾的聲音裏面聽出了一絲幸災樂禍,他下意識地看了一眼自己的衣服,穿上的,很好。

「臣卓華參見陛下。」說完這句話,卓華還沒等婁初白回應,便直接起身向屏風後面走來。

婁初白剛剛理好衣服,便見到闖進來的卓華,忍不住瞪大眼睛:「大膽!既然你尊我一聲陛下,我要你現在退下——」

看着少年因為憤怒而微微瞪圓的眼睛,卓華心裏連日來的陰鬱微微散掉一些,他勾起一抹微笑,用不卑不亢的聲音回道:「陛下再見到華,難倒不開心嗎?」

來人雌雄莫辨,渾身的氣質妖孽而又不失貴氣,墨色的長髮與瓷白的皮膚交相輝映,唇上淡淡的紅色為他的容貌更增一分艷麗。緩緩走來的模樣若桃中之妖,灼灼其華。

【救命!你不是說他已經死了嗎?】婁初白維持着表面的淡定實際上瘋狂在腦海里戳系統。

【卧槽——人命關天你別裝死啊!】婁初白見系統默不作聲他也只好沉默。

實際上在原本的劇情里,卓華此人實在是個bug,因此早早的系統就讓婁初白把人派出去執行任務實際上卻在途中秘密地暗殺掉了。這次重生的時段恰巧已經安排完暗殺了,按理來說,卓華這個npc應該就此掛掉的,可現在,活生生站在婁初白面前的人告訴他,他這一重生,貌似玩脫了。

【你暗殺的人好端端地出現在你眼前該怎麼辦,急!在線等!】

【?】

【幫你發了求助帖,不謝】系統淡定道。

神tm求助帖,婁初白現在恨不得立馬上線幹掉這個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系統。

當務之急還是想想怎麼搞定眼前這人,系統的賬之後再算。卓華是先帝留給婁初白的人,與他其實算得上是竹馬竹馬的關係,可前世的婁初白一顆紅心向任務,下起手來,狠得他自己都怕。毫不心虛地在半路就幹掉了卓華,以至於後來達成了墜崖的劇情結局。

眼前的少年似乎對他的出現感到有些驚訝,貓一樣靈動的眼睛就這樣獃獃地看着他。奶白色的肌膚吹彈可破,大約是他不在的這些日子裏朝中的大臣們都不安分,少年的身量似乎又有些消瘦,卓華的眉頭微皺。

「阿華?」似乎是察覺到他的分心,少年忍不住開了口。

「華與陛下一日不見如隔三秋,此番歸來費了不少波折。不知陛下是否也想念華了?」

一上來就是糖衣炮彈,這誰頂得住啊!在美色的誘惑下,婁初白恨不得連說三個想想想。

【冷靜】系統及時打斷了他的自取滅亡【別想美人了,想想你剛剛派出去的殺手——】

還好涼水潑得及時,婁初白一激靈立馬回道:「自然也是想的,沒想到阿華回來的這麼快。」

「難倒陛下很驚訝,是不希望華回來嗎?」

一瞬間,冷汗划過婁初白的後背。他不知道卓華是不是發現了他的小動作,當即呆立當場。

【統——如果我死了,請在我的墓碑上刻上四個字】

【???】

【精忠報國。】

【你在想屁吃?你還想和岳飛相提並論呢,我看該給你刻癩蛤蟆想吃天鵝肉。】系統翻了個白眼。

【我去暗殺他還不是為了自己掌權,還不是為了成為一個實權皇帝,怎麼就不是精忠報國了?】婁初白抵死狡辯。

【掌權為了滅自己國的皇帝?】

【……】

堵得婁初白啞口無言帶給了系統極大的快樂,於是它大發慈悲地告訴婁初白卓華其實啥也沒發現就是想詐一詐他,系統對自己的手段很放心,畢竟刺客是系統專門從abc界請來的靈體刺客,這個世界根本沒有。

「我當然想阿華,當初派阿華出去恨不得阿華第二日就能回來,你竟然懷疑我不想你!哼——」婁初白得到了系統的保證,立馬恢復了神氣。

「好啦,我的陛下不要生氣了。」卓華看着氣鼓鼓的少年,眸子閃了閃,「我為陛下更衣吧。」

本來婁初白已經脫了上衣,卓華上前屈膝半跪在地上正準備脫去他身上的腰帶。婁初白下意識地後退半步,卻沒想到卓華早就抓住了他的腳踝。

「乖一點。」卓華耐心地哄到,婁初白霎時紅了臉。小時候婁初白不懂事偏不愛沐浴,卓華便是這樣哄他,現在自己都這般大了他還……頓時讓婁初白聽話了許多。

婁初白在卓華面前一直是有皇子包袱的,雖說先帝把他交給卓華照顧,可是他堂堂一個皇子在一個太監面前,自然也是要強的。

察覺到手下細膩的肌膚,卓華垂下了眼帘,他怕自己忍不住在這瓷白上按下青紅的手印來昭示自己的主權。

別人的手在自己的身體上動來動去,可把婁初白折磨壞了。這具身體本就嬌嫩,卓華的手上滿是練劍留下的繭,就算是沒怎麼使力,卻還是留下了淡淡紅痕。

「你怎麼回事!」終於找到了發作的機會,婁初白立馬拍開卓華的手,最後一件褻衣也落了下來,整個房間的溫度似乎都灼熱起來。

婁初白拋卻了剛剛一抹愧疚,立馬變得驕縱,他一直都知道卓華喜歡自己,正好自己也就陪他玩玩,可若是意識到卓華超出他預料的喜愛,婁初白又感到格外無趣。

【不無趣不無趣,我就喜歡他這樣,嘻嘻】婁初白一邊迫於人設,一邊在心裏發出吶喊。

【不無趣的他似乎前一刻還在被你暗殺==】

【……】婁初白吐出一個煙圈,有些惆悵【害,這不是為了維持人設嗎?】

【你哪裡來的電子煙?!】系統看着茶里茶氣、內外精分的婁初白震驚道。

【?這不是系統福利嗎?】婁初白緊接着又抽了一口,【藍莓味的】

【哪兒來的?】

【主腦完成任務時候發的啊。】婁初白理所當然地又拿了一根。

【叮——您的系統關閉了系統背包。】

【不是吧統,這麼小氣。】猝不及防婁初白拿煙的手被夾了一下。

【你猜他看見你被打紅的屁股有什麼想法——】系統一點也不心疼甚至冷漠道。

【……】婁初白默默抽回了手,艱難地回了一句【樹上騎個猴地下一個猴,一共幾隻猴?】

【……我看你像個猴兒】

卓華的手順着婁初白的小腿向上,自然而然地摸上那片通紅的地方,一股梔子花的香味從卓華身上飄來,婁初白整個人像是被卓華抱在懷裡。

這雙常年殺人的手撫上這片柔軟,婁初白渾身一顫,剛剛的驕縱也收了起來,他敏感地察覺的現在的氛圍有點不對,「阿白這裡——是怎麼回事?」

下一章
更多推薦: 她猛地閉上眼睛 近期比較優質的坡文福利 你們結束了嗎 都還沒有一點動向 給男主播刷錢被罵舔狗後,我怒了,起個網名小說 徐清秋就來了 我見過心腸最軟的薩摩耶 她還沒談過戀愛 給男主播刷錢被罵舔狗後,我怒了,起個網名顧百川心姐 臉色青暗無光 誤闖小人國高一葉佚名 爺爺得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