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水灌入軍靴,一步一步踏在地麵,踩在心上,如同擂鼓。

已經半個月了,顧北風被困在這裡,安靜的很。

她漆黑的眸抬起,看著潮濕的洞頂,聽著外麵的種種動靜,乾裂的唇瓣,終於展開一朵許久不見陽光的笑。

有人來了,她等到了!

叩叩,她纖細的手指在洞壁上急敲。

三長三短,是求救的莫斯電碼聲。

此時,地麵上

一場解救婦女兒童的突擊任務,已接近尾聲。

“現場清理完畢,冇有遺漏,赤狐小隊請求收隊。”

“同意,收隊!”漆黑的眸子望天,男人沉聲回覆。

一身黑色便裝,乾脆利落,筆直的長腿,包裹在沾滿雨水的黑色長褲中,末尾又紮了褲腿,緊緊的束於軍靴。

整個人,又野,又狂,更是帥得不可思議。

骨子裡一腔熱血滾動,江野視線從夜空收回,正打算收隊,突然,他神色一肅,摘掉了耳機。

片刻後

江野打著手電筒,彎腰走進洞中。

地下室的蓋板被掀起,雨水隨著風聲灌入。

這地方不大,僅容一人通過,裡麵空氣不甚流通,發黴的氣息竄入鼻間,很是不適。

裡麵也冇有光,手電筒照過去,便看到一團如同小獸般被鐵鏈禁錮的小姑娘……瘦瘦小小的一隻,衣衫單薄,髮絲淩亂,蒼白的唇緊緊抿著,看過來的時候,一雙漆黑的眸則是又冷又沉,如同野獸,有些難馴。

但瞬間,這份野性褪去,再細看,這一雙眼睛漆黑如同墨玉,如水晶一般的單純,清澈。

因為長久冇有見到光亮,她的雙眼有著一瞬間的不適,但很快又睜大……轉而,軟軟的給他露出了一絲笑,聲音也啞得很,很乖的樣子:“哥哥……你是來,救我的嗎?”

江野:……

心中忽然就鈍鈍的疼了下,像是被重器敲過一樣,難受得很。

這麼小的姑娘,居然被這樣對待?

他拿著手電上前,儘量軟了聲音問:“你也是被拐的?叫什麼名字?”

“顧北風。”小姑娘小聲說道,看著他的眼睛裡,滿滿都是求生的期待,“哥哥,你是警察嗎?”

江野道:“不是。”

小姑娘眼底的光,跟著便暗了一些,但很快又亮了起來,依然帶著期望道:“可是哥哥,你還是來了……那你能救我出去嗎?”

她的眼中有光,江野看到了。

這道光是對生命的渴望,是對自由的渴求……而他,就是她的光,是救她離開這裡唯一的光。

“會的。”

江野拂去心頭的鈍痛,很肯定的說,伸手拉了下她腰上戴著的鐵鏈,“冇有鑰匙,我打不開……但是,我有槍。顧北風,你很勇敢對不對?哥哥會用槍打斷它,你不要怕。”

小姑娘乖巧點頭:“我不怕。”

“好!小風真乖。”江野誇了她一句,也不嫌她臟,伸手把她臟亂的小腦袋護在懷裡,一手捂著她的耳朵,低聲道,“不怕。”

砰!

一聲槍響,鐵鏈被從中打斷,江野把她腰間的鐵鏈取掉,這姑娘已經晃晃悠悠站起身,卻一下撲到他懷裡,聲音軟軟的說:“哥哥,我冇力氣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