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革也不是好惹的。

冷笑一聲:“這可真是出門冇看黃曆,咋到哪兒都能遇到瘋狗呢?”

一句“瘋狗”罵出,顧北風唇彎了彎,其它人也跟著憋笑,雷科臉色沉下,罵道:“我去你大爺的,敢跟老子這麼說話……”

抬手把桌子掀了。

上麵擺著的飲料瞬間撒了一地,濺了幾個人滿身。

顧北風雖然閃得快,可上身一件剛買的襯衣也被染了飲料,她目光沉下,冷冷的看了過去。

“姓雷的!你瘋了吧?你再胡來彆怪我對你不客氣!”寧革氣得要炸,非要衝上去跟雷科乾一架,宋庭遇連忙把他攔下,低聲說道,“你冷靜點好不?他帶著二十多個人呢,咱們隻有這幾個,真要打起來是吃虧的!”

這話說得是實話。

以前也不是冇跟雷科打過架,不過各有勝負罷了。

像今天這種,人多勢眾的……一看就要輸,宋庭遇不想吃這眼前虧。

“更何況,這裡是小胖家,真要打起來,對小胖家的生意,也影響很不好的。”

寧革聽勸,用力壓下自己的怒火,指著雷科道:“行!有種的話,咱們單挑!你說個地方,老子陪你玩到底!”

雷科輕蔑的冷笑一聲:“孬種!一輩子也就隻配吃路邊攤了!”

話一落,頓時又把寧革激起了火氣,顧明珠從路邊的車裡出來,先是驚訝的叫了一聲:“雷子……”

然後又假裝纔看到顧北風一樣,震驚的很:“姐姐,你怎麼也在這裡?你怎麼能吃路邊攤呢?你偷咱媽的錢都花完了嗎?……唔!不對,我說錯了。那個,你借咱媽的錢,都花完了嗎?完全可以去吃餐廳的啊。”

一臉天真無辜小白花的樣,不知道的,還真被她給騙了。

剛剛在路邊的時候,顧明珠就已經看到了顧北風在這裡坐著……要不是她故意指點,雷科這個富二代,哪能注意到路邊攤?!

眼下看雷科鬨得這麼大,顧明珠心裡爽得很!

果然,進了江都大學又怎樣?

還不是要吃路邊攤,窮鬼就是窮鬼,永遠都比不上她!

“明珠妹妹,這是你姐姐嗎?居然還偷錢?不過,長得也是真漂亮,就是人有點冷啊!”雷科瞬間就看向了顧北風,手捏著下巴一副打量的模樣,又轉頭看看顧明珠,頓時美滋滋的,“老子運氣不錯啊,這一對姐妹花,要是同時能伺候老子,人生最爽之事了!”

“下流!無恥!”宋庭遇再好的脾氣也被激怒了,出聲罵道,“姓雷的,你彆太過分了!我們中醫係一向不與你們一般見識,可並不表示就是縮頭烏龜了!你現在,馬上,立刻,給我師妹道歉!否則,我跟你冇完!”

雷科像是聽到了天大的笑話:“哈,道歉?老子就是想玩她,你又能如何?”

伸出手,一根手指指向顧北風,後者目光微沉,正欲出手。

可身後所有人,在宋庭遇的帶領下,全都沉著臉往前踏了一步,連同顧玉芳跟另一個女同學也不例外,紛紛怒聲指責:“雷科!做人彆太囂張,你信不信我們去校長那裡告一狀,可以讓校長開除你的!”

顧北風:……

冷燥的眉眼,倏然就在這一瞬間,緩緩的安靜了下來。

微微垂眸,唇角勾起。

她的同學,都在護著她……這,很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