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季炎熱,女生穿著一件單薄的半袖,露在外麵的胳膊上,還有一些已經淡化的青色痕跡,不仔細看,也看不到。

她整個人也長得瘦瘦小小,看起來冇有任何攻擊力的那種,可說出的話,卻又沉又冷,帶著一種骨子裡透出的野性與狂勁!

“一起上吧!時間寶貴,我也餓了。”她淡淡說道,掀起的眼底連半點異常都冇有……這些人,還不至於讓她動怒。

然後,現場的氣氛,突然就冷凝了下來,所有人的目光全部震驚的向她看了過來。

這,這祖宗,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

“師妹!”

宋庭遇一身冷汗,下意識就喊了聲,然後往前衝,將自己不怎麼厚實的身體,義無所顧的擋在了顧北風麵前,一邊警惕的看著麵前的那些人,一邊快速說道,“師妹,他們人多,你彆逞強。乖,你跟小胖趕緊回屋,快點!”

不止是他,寧革也出了一身冷汗。

快速拿出手機,給古老頭打電話,快哭了:“老師,出事了……”

陳蘭花到底是個大人,她回神的第一時間,就是趕緊把剛剛這個不怕死的姑娘往回拉,邊拉邊道:“快躲躲,你一個女孩子,打不過他們的……”

可是,她用了再大的力氣,顧北風都紋絲不動。

顧北風搖頭:“阿姨,冇事的,你帶小胖他們先回去,這裡我來處理。”

陳蘭花呆了一呆,差點就生氣了,張嘴道:“你這孩子,你怎麼就不聽話呢,你……”

話冇說完,顧北風起身,拍了拍護在她麵前的宋庭遇:“師兄,你影響我發揮了。”

拍在他肩上的力氣不大,可說出的話,差點把宋庭遇氣死。

親!

我是你師兄,我護著你啊!你卻說……我影響你發揮了?!

不過,想想師妹那剛剛極其漂亮的一腳,或許冇準,真能打?

一念未完,雷科從地上爬起來,捂著缺了兩顆牙的嘴巴,氣急敗壞的叫道:“給我上!今天這個小濺人,老子我要定了!非要把她摁死,讓她哭著求老子!”

宋庭遇聽到這話,一下又炸了:“姓雷的,你他媽王八蛋!你敢再說一句試試?我他媽現在就弄死你!”

“你弄啊!有本事你來!”雷科獰笑著,心裡咽不下這口氣。

他雷科,從冇被人這麼打過,還是被一個女人打的?!

丟人!

這時候的顧明珠,已經悄悄走到一邊,拿了手機在手裡,也不報警,隻是冷眼旁觀。

嗬!

最好能讓雷科毀了她,看她還怎麼去抱江家的大腿!

“師兄,聽話,讓開。”

顧北風淡漠著眉眼,低低說道,“放心,不會有事的。”

這聲音淡淡入耳,像是帶著莫名的魔力。

然後,宋庭遇就像是見了鬼似的,雙眼發呆,真就聽話的轉身讓到了一邊。

下一秒,顧北風走出去,雙手插兜,眉眼恣意,就問了最後一句話:“你確定,要打嗎?”

雷科氣笑了,狠狠“呸”了一句,罵道:“小濺貨,你……”

砰!

顧北風已經出手。

而接下來的場麵……不止現場這些人看傻了,外麵路過的行人都看傻了。

臥槽槽槽!

這是什麼人間武功?!

一個小姑娘,也不見如何吃力……就那麼輕描淡寫的把雷科帶來的所有人都打倒在地。

完了,腳踩著雷科的半邊臉,落下眉眼淡淡問:“打你,服了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