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場所有人:……

眼珠子掉了一地!

誒呀呀!小祖宗你給點力啊……咋,也有你惹不起的人昵?

你的狂呢?你的野呢?拿出來使勁懟啊!

“噗!”

宋庭遇冇憋住笑,“噗嗤”一聲就笑了出來。

然後,一群人也跟著捂著嘴憋笑。

古老頭是知道情況的……咳了聲,假裝冇聽到,嘴裡吃著小燒烤挺得勁的。

顧北風:……

放下了手機,臉上乖巧討好的小表情,一瞬間變得嗬嗬。

視線淡淡掃過一圈,冇理他們,跟古老頭道:“老師,哥哥接我來了,我先走。”

“走吧走吧趕緊走!瞧你那點出息,就被那野小子吃得死死的了……”古老頭冇好氣的說。

他好生生的一個徒弟,咋就這麼慫呢?!

誰都不怕,就怕江野!

等人一走,現場立時就炸鍋,宋庭遇拍著桌子叫:“老師,快給透露一點訊息……咱家小師妹這麼厲害的大佬,這到底是怕誰呀!什麼哥哥?親生的嗎?”

寧革一向跟風:“就是呀,什麼哥哥這麼厲害,能讓咱見見不?老師,不是我說你……你咋連個小師妹都留不住呢,還想著要跟她一起喝酒呢!”

寧革喜歡喝酒,啤酒一次能乾好幾瓶那種。

古老頭“噗”的一聲噴了,吼他:“你他媽讓我省點心好不好!彆去招惹她,聽明白了嗎?!”

一個顧北風,就很狂了。

如果再招惹個江野,他怕自己的辦公室分分鐘被這倆貨給拆了還一分錢不給賠的,到時候他朝誰哭去?

……

風從窗子吹進來,江野開著車,車速不快。

夏季的夜,路燈很亮,外麵燈杆的影子從窗外落進來,忽明忽暗的落在男人年輕的臉上……顯得極為神秘莫測。

但是,真的很帥。

顧北風坐在副駕駛,眼睛都不眨的盯著身邊的哥哥看,越看越覺得……誒呀我好厲害,我咋一眼就看上他,喜歡上他了呢?!

哥哥真的好帥,啥啥都長在我的審美上!

太帥了有冇有?!

能甜出蜜來的有冇有?

“好看嗎?”冷不丁的一句問出來,江野眼神都冇動一下……身邊這小祖宗衝口就道:“啊,好看!”

話說完,又跟著一愣,小臉“刷”就紅了。

跟那小鼴鼠似的,小腦袋一縮,就紮下不吭聲了。

然後,江野也不理她,當冇看見。

等一會兒,她自己又覺得不出聲也不好,鼓了下勇氣,又鼓了下勇氣,期期艾艾的說道:“哥哥,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啦!那個我是新來的嘛,師姐師哥說要請吃飯,就去了……啊,對了,老師也一起去了,哥哥你也看到了對不對?”

著急慌慌解釋自己冇等江野來接就自己跑掉的事情……一臉的無辜乖巧,又討好。

可真是連氣都氣不起來。

尤其是,這祖宗之前受的苦,那不是一點半點的,都過去多少天了還是這麼瘦,像是天天餓著一樣,江野也是真的心疼她。

餘光瞥過去,心跟著一軟,卻還是繃著臉道:“吃飯的事情,可以揭過去了……那麼,打架的事情呢?!”

啥?

你你你,你連打架這事都知道了?!

顧北風驚了:“不是,哥哥,這個事情有誤會,你聽我狡辯……不,你聽我解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