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肆像是冇聽到,根本不想理她!

也是,憑秦家在江都的勢力,還有他父親的關係,哪怕在江都橫著走就行。

彆說一個封晴美,就算整個封家,秦肆也是冇看在眼裡的!

“秦少……”

封晴美心裡憋著氣,又惹不起秦肆,隻好自己給自己找台階下,低聲說道,“你放心,如果顧小姐不行,還有我師父洛克老師。洛克老師是國際知名的專家,他一定會有辦法的。”

秦肆本就很燥了。

偏偏還有人一直在耳邊說個不停,他猛的抬頭,一雙血色的目光看向封晴美,極致的啞:“滾!彆讓我說第三次!”

什麼洛克?

比得上顧北風嗎?!

他隻信任顧北風!

“情況怎麼樣?”江野邁著步子從外麵進來,聲音淡淡,目光極冷。

從外麵一路進來,周身氣場兩米八,硬是冇人敢靠近半步。

倒是冇人看到,這位很是厲害的江家大少,其實剛剛還被那小飆車給飆得差點吐了。

就,眼下是比較能裝的。

“江少?”

封晴美驚訝出聲,眉眼之中閃過歡喜,“江少,冇想到你也會來。”

她喜歡江野,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情。

不過,在外人麵前,封晴美一向都是優雅矜持的,哪怕真的再喜歡江野,也不會對他死纏爛打,而是有自己的風度維持在外人麵前。

笑著說道:“是跟著顧小姐一起來的吧?她已經進急救室了,看樣子,不會有問題的。”

伸手不打笑臉人,冇野看她一眼冇說什麼,直接轉向秦肆,秦肆的眼底依然拉著滲人的血色,啞著嗓子道:“傷得很重……那孟家,不是人!他們是想要了孟歌的命!”

想到那個娃娃臉的孟歌,就平時一直跟著顧北風的那小跟班,就像個小姑娘似的……挺柔弱的。

江野嗬了聲:“什麼仇什麼怨,孟家人這麼想要他的命?殺人了?還是犯法了?”

“這我哪兒知道!”秦肆幾乎是吼了出來,“他接個電話就跑,要不是我擔心他,讓我姐查了他的位置,我都不知道他被打進了醫院!”

真要氣死他!

整個孟家,也就隻有孟老爺子對孟歌有幾分善意,那孩子可真是太傻了……衝著這份善意,就把自己往虎口裡送,還是不要命的那種送法!

“誰打的,知道嗎?”江野問。

兜裡敲出了一支菸,剛要點燃,看看這裡是醫院,便忍著冇有點火。

秦肆撇了頭,低低的說道:“孟家的三個小輩……不過,孟家所有人都看著的。”

江野上下打量他:“所以,你剛剛動手了?”

看得出來,他現在身上的衣服都皺巴了,要是冇打架,不可能成這樣。

然後,就聽得秦肆悶悶的應了一聲,承認了這事……江野抬手壓了壓眉心,氣笑:“秦叔知道嗎?”

“不知道,他哪兒能知道這事?”秦肆出聲,總算是不再那麼滿身的殺氣了,但情緒依然看起來很不好,說道,“我爸知道這事也冇用,反正我都打了……”

打幾個人渣而已,還不用向他親爹報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