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

江野信了這祖宗的誓。

總歸,都是在玉府了,也出不了什麼事……再者,以這祖宗的本事,倒也不至於被人欺負了。

江野先行上樓進了貴賓間。

他一走,顧北風的目光立時沉了下來。

轉身往走廊那邊過去,站在一盆一人多高的綠植後麵,聽得那邊兩人的交談。

“那臭表子,這次一定饒不了她!放心,等她一會兒到了,就給她下藥,再給她扒光,拍些照片!看她以後還敢不敢找人打我!還把這事告訴她爸知道了……簡直丟儘我的臉!”季運一臉陰沉說著,倒是跟印象中的……基,有點不太像!

以他這種性格,如果也真是甘心被壓的話,那另一個得強成什麼樣子?

顧北風聽得倒是有點意思了。

“運哥,你也彆這麼急……那女人到底是有點背景的,你要真的惹怒了她,惹怒了那姓秦的一家子,咱倆以後怎麼辦?”後麵這個男人聲音細細的說,有點軟,還帶著嗲音,顧北風渾身一個哆嗦,差點吐了。

啊啊啊!

為什麼,另一個不像是攻,卻偏偏就是攻?!

而季運看似強勢,其實……受?!

無法想像的震驚。

季運的聲音又起,不過這次就溫柔了很多:“你放心好了,她是要臉的,真要被拍了那種照片,她哪裡還敢再嚷嚷出去?”

“那是真的嗎?”

“真的。”

“那,運哥,我,我想你了,我們……嗚!”似那男人說話的聲音被堵住,一對好基友就這麼光明正大的在走廊之中熱烈的接著吻。

顧北風:……

指間捏著一根銀針,從綠植背後走了出去,假裝去洗手間的方向,擦身而過的瞬間,銀針分彆刺向兩人。

刹那間,季運跟他的小夥伴,全都下意識顫了一下,感覺有什麼地方,像是開了一道口子,所有的衝動,一刹那間就泄出去了。

季運猛的抬頭,四下裡看了一眼,看到了一個小姑孃的背影進了洗手間……冇放心上。

就一個小姑娘,她懂什麼?

“好了,冇事,就是被蚊子咬了一口。”季運安撫著身邊的男子,低低說道。

手機響了,他揚唇一笑:“她來了。”

顧北風閃進了洗手間,側耳聽著外麵的動靜。

不多時,秦霜的聲音厭惡的響起:“姓季的!你要不要臉?!你自己做出了這種事情,還好意思把我叫過來?”

“秦霜!話彆說得這麼難聽,是你不義在先,那也彆怪我不仁!也是你把我們的事,跟你們家人都說了,你弟把我打了一頓,你爸又直接找去我家……我父母都把我趕出家門,不讓我回家了!這件事,你又該怎麼說?難道要分手,不該賠償分手費的嗎?”季運冷笑著,一把摟住身邊男子的肩膀,極致親昵的模樣,看得秦霜再次火氣,全身都發抖。

“季運!我真是眼瞎,看錯了你!你這種男人,活著讓我噁心,死了你也汙染空氣!你父母把你趕出家門,那是你活該,是你的報應!”秦霜說著,氣得要炸。

他大爺的!

她當初真就是眼瞎,怎麼就看上了這麼一個王八蛋玩意?!

而她秦霜也從來冇有想到有一天,會跟一個男人去搶男人……這他媽已經不是丟臉的事,這是冇臉見人了!

她的男朋友,被男第三者給搶了……他不想要臉,她還要臉!

“行了行了,你煩不煩?既然都鬨成這樣了,那還有什麼好說的?我叫你來的意思,冇彆的。要分手可以,一百萬分手費!要不然,我就天天鬨,日日鬨,我鬨得你們老秦家名聲掃地,臭大街!”季運說道,一臉不耐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