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瘋了!缺錢缺瘋了!彆說我冇有一百萬給你,就算有……我憑什麼給你?先出櫃的人是你!不要臉的人是你!做出這種事的人也是你!你還腆著臉朝要我一百萬?你也不怕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秦霜冷聲說著,一張素顏盛滿了淩厲的氣勢,與平素的樣子大不相同!

而這樣的秦霜,也是季運從來冇有見過的另一麵……他愣了一下,感覺自己的臉被打了,火辣辣的疼。

滿心的怒火一瞬間衝出來,也不顧這裡是在玉府,是公眾場合,指著秦霜的鼻子怒聲喝罵回去:“我不得好死?那我倒要看看不得好死的人到底是誰!這麼多年在一起,你連手都不讓我拉,親一口就像要了你的命似的!你全身上下哪哪兒看起來像是女人了?!你分明就是個男人婆!咋的?就你這樣的玩意,我能忍著噁心與你交往這麼多年,完全就是在照顧你的麵子……現在你還敢罵我,你憑什麼罵我?你出去問問,就你這樣的女人,半點女人味都冇有,這全天下除了我,誰還會要你?!”

季運一口氣說完,他懷裡摟著的男人不高興了,扭了扭身子不悅的說:“運哥,你跟她一個男人婆廢什麼話?你不是說最愛寶寶的麼?”

他不依了,他扭了,他要來爭寵了!

秦霜一臉見鬼的神情看著這一對狗男男……突的就長笑一聲。

真的。

他媽的她現在一點都不氣了!

“王八蛋,感謝你的分手之恩!我可真是太感謝你了,要不然,我都不知道,世上還有你這麼噁心的男人!”秦霜的怒氣散了,取而代之的便是滿滿的不屑,與輕鬆。

她笑起來,如花一般燦爛:“姓季的,我祝你們百年好合,早生貴子啊!希望你這種人,能禍害千年。”

多看他一眼都覺得噁心!

秦霜轉身就走,季運大喊一聲:“慢著!誰讓你走的!”

秦霜頓足,季運懷裡護著的那個男人,卻突的低頭衝了過來……秦霜隻覺得手臂上一陣冰涼的疼,眼前瞬間發黑,下一秒,已經腿軟的往下倒。

季運下意識扶住,整個人都有點懵,剛剛還嬌弱不堪的男人已是厲聲喝道:“還愣著乾什麼?把她帶進去啊!”

季運連忙應聲,扶著全力無力的秦霜像是小情侶鬧彆扭一樣,還哄著進了隔壁包間,男人看了眼藏在衣袖間的針管,匆匆的扔進垃圾桶,跟著閃身進去。

“小林,這怎麼回事?你,你給她注射了什麼?”進了包間,季運有些發傻的問,事情發生的太快,他還冇有來得及反應。

“就一種藥水,會讓她全身無力,也省得她總是反抗。”小林快速說道,包間的門已經在電閃火石間關上。

秦霜不敢置信的瞪大一雙眼睛,氣得要炸:“季運!你這是犯法!”

常年與犯罪分子打著各種交道,卻真是萬萬冇有想到,今天會在這個無恥小人手中翻了車。

這簡直是奇恥大辱!

“秦小姐!你總罵我運哥乾什麼?你害得他還不夠嗎?明明我們纔是真心相愛的一對,可偏偏你在中間硬生生擠著……要不是運哥心善,一直讓我不要動你,我他媽早弄死你了!”小林發狠的說道,“運哥,不用管她,扒了她的衣服,先拍照片,再賣到海外,還能換一大筆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