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運:……

季運親眼見證了剛剛顧北風的狠勁!

眼下再聽江野這種護犢子護到牙根都疼的瞎……氣得張嘴就吐了口血:神他媽的膽子小!她要膽子能小,我腦袋給她切下來當凳子坐!

“江少,我跟這個小林……一點都不熟,其實我也是被他給騙了,江少,你一定要相信我。”季運臉白的說,痛苦的捂著疼得不行的腦袋,也快站不住了,“江少,我有可能被打成了腦震盪,我得去醫院.”

江野冷冷的視線從季運臉上掃過,再看向秦霜:“就這麼一個蠢貨,你之前看上他啥了?”

秦霜還是全身無力,剛剛配合顧北風配合得挺好,這會兒就……恨不得地上有條縫給她鑽進去纔好。

她,之前大概就是看上他的蠢勁了!

苦笑一聲,無奈說道:“頭兒,我現在全身冇勁,你幫我找找解藥。”

“我去我去。”顧北風連忙舉手,想去幫忙,被江野麵無表情一把拉回,“你待著!”

一個小姑孃家家的,不適合去男人身上找解藥。

亂摸什麼?

沉著臉走下樓梯,把小林身上帶的解藥找了出來,鼻子下麵聞了一下,遞給了秦霜。

片刻之後,秦霜搖搖晃晃的站起身,一雙銳利的美眸中瞬間迸發出利氣。

她氣不過自己小水溝裡翻了船,先把小林狠狠的揍了個半死。

然後揪著已經嚇傻的季運,“砰”的一拳,狠狠砸在他的腦側,季運嚇得尖叫,秦霜寒聲道:“姓季的,今天看在你迷途知返的份上,我這次可以放過你!但以後,我見你一次打你一次!滾!”

季運跌跌撞撞的離去,這一次真是被秦霜的彪悍嚇破了膽子……天,就這樣厲害的婆娘,白給他都不要啊,他發誓他以後出國再也不回來了。

“頭兒,對不起,給你丟人了。”秦霜揍完了人,彎腰把小林拎了起來,綁好,跟顧北風說,“小風,等回頭,姐找個禮物,好好感謝你。現在……你跟頭兒吃飯去吧,祝你們用餐愉快!”

這一次,如果不是顧北風恰好在這裡,她怕是真要被賣到海外了。

賣出去,她也有本事逃得回來,不過……到時候是個什麼狀況,就很難說了。

“對了頭,我之前聽這個叫小林的說,他還有個大姐,應該就是那個蛇頭……還要利用我引你出去,你最近注意安全,小心著些。”

說完這話,秦霜押著人離開。

路上打電話通知了宋天,宋天飛車趕到時,顧不得去管彆人如何,先著急的把秦霜上上下下的檢查好,最後才氣急敗壞的吼一聲:“你是不是傻?你以為你多厲害呢,你出了事怎麼辦?”

秦霜美眼一瞟,剛要發作,就突的想起顧北風之前說,宋天是她的男朋友……頓時想把懟人的話憋了回去。

忍了忍,黑著臉道:“下次不會了。”

宋天:……

宋天:??

這女人不跟他對著乾了,轉性子了?

“哥哥,吃飽了……我們回家嗎?”顧北風吃飽了肚子,依然是那個軟萌可愛小姑娘。

江野:……

一言難儘!

把盤子一推,吐口氣,看著顧北風道:“祖宗,你到底還有什麼不會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