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曼氣得臉色鐵青,再好的修養也快炸了!

這姓古的老頭,簡直就是個瘋子!

“古修詣!”

猛的拍桌一聲厲喝,封曼指著古老頭,“上梁不正下梁歪!什麼樣的老師教什麼樣的學生!我看你也彆教了。將來那個顧北風也不是個好東西!國家的大牢等著她!”

好哇!

敢說他徒弟不好?!

古老頭氣沉丹田,大怒:“姓封的!你他媽就是欠扇!敢說我徒弟壞話……我看你就不是個好鳥!這麼多年,你一直惦記那誰,人家就偏不要你!現在人家死了,你還是惦記著,你惦記著屁啊!像你這種嫁不出去的老處,你就活該冇人要!”

罵人誅心,這古老頭有點過分。

這怎麼還上升到人身攻擊了?

跟個潑婦似的?

方校長默默的往外站了站,伸手抹了把臉……被口水濺到了!

他,要不要報個警?

不過,想想又打消了這個念頭……老師罵架太丟人了,讓學生看到了影響不好!

“封老師,冷靜一些。”

眼看封曼氣差點要撲過去撓人了,方校長連忙一把拉住,轉頭看著封副校長道,“你倒是也攔著一點啊!這樣成何體統?”

封副校長冷冷說道:“難道我們封家的人,就這麼好欺負嗎?!方校長,您給評評這個理,古教授張口罵人,閉口罵人,我們封家的人,還不能反駁了?”

方校長:……

事情真是朝著最不想看到的方向發展了。

腦袋好疼,還得要小心翼翼勸著:“封副校長,你看你這話就說得有點過了……這兩人之間有所不和,怎能上升到家族之上?”

真的,彆欺負古老頭冇家族冇勢力啊……那你可真是小看了他!

他這些年教出的學生可不少,個個都是大有來頭的。

“這事我管不了,實在不行,校長就報警吧!”封副校長道,方校長一急,“不行!這點事報什麼警!”

眼看那邊古老頭跟封曼又要掐起來,方校長急中生智:“不就因為學生的事嗎?這次期末考試,就讓兩個學生用成績說話吧!考得不好的一方,給另一方賠禮道歉!你們兩個身為老師,也按這個規矩來!”

“我同意!”封曼死死盯著古老頭,恨不得撲過去抓花他的臉,敢壞她名聲,誣她清譽,簡直該死,“如果這次期末考試,她顧北風能考全校第一,我當著她的麵,把試卷吃掉,再給她跪下賠禮道歉!”

“封老師,你再考慮一下……”方校長嚇了一跳,連忙阻攔,拚命給封曼使眼色:彆啊,那就是個小變-tai,彆人不知道,他知道啊!封曼老師你彆衝動!

封曼甩開方校長,依然氣衝腦門:“那她顧北風要是做不到期末考試全年紀第一,就給我滾出江都大學!還有你這個教授,也一起跟她滾!古教授,你敢不敢同意?!”

“不行!古教授不能離開……”方校長臉色一變,也跟著動了怒,“封曼!你開什麼玩笑?古教授德高望眾,怎麼能說離開就離開?!”

江都大學的名望,一半都是古老頭帶起來的,絕不能走!

這個封曼也是糊塗,腦子昏了頭!

“我能走,他為什麼不能走?”封曼吼,古老頭一拍桌子,“老頭子真怕你嗎?我還告訴你封曼!我家徒弟,天下第一好!你就等著吃卷子道歉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