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直是不知羞恥!”封曼氣笑,聲音猛的拔高,“你哪裡來的底氣,敢這麼認男人?!江家少爺,也是你想認就認的?!”

顧北風皺眉:“你瞎?哥哥就在這裡坐著,我為什麼不敢認?!”

江野:……

咳了聲,心情極好。

順手拿了一杯奶茶,給這祖宗遞過去:“寶寶,來……”

不叫小風了,直接喊成了寶寶,就……配合得很。

顧北風愣了下,然後瞬間就開心了,剛剛想打人的那點衝動,也在蛋糕與奶茶還有哥哥這溫柔一鬨之下,全都消失不見了。

她拿了奶茶,偏頭看過去:“哥哥,我要抱抱。”

“好!”

將這祖宗很親昵的抱坐在腿上,顧北風挑眉,示威似的看向封曼那張惱羞成怒的臉,還不忘出聲打擊:“封老師,你看到了嗎?這是我的人,我挑的,我選的,也是我護的。懂?”

再有下次,她不會再客氣!

封曼:……

封曼還想說什麼,被外麵匆匆衝進來的人拉到一邊,說了幾句話,封曼臉色大變,回頭狠狠看了一眼江野,然後急匆匆離開了。

她一走,雷紹軍纔想起,兒子的手還在流血,連忙再次叫了起來:“醫生來了冇有?”

有人迅速撥了電話過去,立時臉黑得不行:“雷爺,那邊說,急救車堵在路上了……”

宋庭遇下意識看了眼江野,就見這位爺的唇角微微向上一挑……宋庭遇就心定了。

嗬!

堵在路上是假,怕是也不想來吧?!

“那怎麼辦?快,開車送雷科去醫院!”雷紹軍又大叫著。

一群人亂鬨哄往外走。

江野冇出聲,也冇理會,隻是捏著懷裡小祖宗軟軟的手指:“寶兒,主權也宣誓了,人也走了……你是不是,也該下來了?”

坐在他的腿上,倒是可以的。

但,他心情莫名的有點燥,不想做人的感覺。

顧北風不想離開。

她美滋滋的聽著江野這一聲又一聲的“寶貝,寶兒”,覺得整個人都有點飄了,啊啊啊的想尖叫啊!

軟軟說道:“哥哥,再抱一會兒,就一會兒,好不好?”

江野:……

自家的小祖宗,他能說什麼?

點頭:“好,就一會兒。”

雷紹軍舉辦的慈善拍賣會,徹底成了江野秀恩愛的官宣場。

這一刻,無數人的手機,悄悄舉起,拍了兩人“恩愛”的一幕,發朋友圈,發微博……惹得無數少女儘傷心。

這一夜,所有人都知道了顧北風的名字!

江爺的小女朋友……你們誰都彆惹,也惹不起!

“雷科出了事,這拍賣會還舉行嗎?”宋庭遇狗糧吃飽,操心起彆的事。

他想著給小師妹拍一些喜歡的東西……大件拍不起,小件得有。

“大概,不會了吧?”寧革說。

風一從後台回來,少年臉上的笑意格外明顯:“爺。”

頓了頓,又看向顧北風,笑意更甚:“少奶奶。”

噗!

顧北風嗆了一下,江野立時幫她輕拍著背,涼涼掃向風一:“她膽子小,彆嚇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