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旁若無人說話,秀恩愛。

旁邊兩隻如同風一一樣……酸了酸了酸了。

這狗糧撒的,他們不吃東西都能飽的那種。

“身上帶了多少錢?”宋庭遇硬生生轉過視線,低聲問,宋革默默想了一下,身為富二代的他們,不管去哪兒,錢是絕對有的。

“不到十萬塊。”寧革道。

宋庭野算了算自己的:“我大概有二十萬……這,能拍什麼東西?”

兩人臉都綠了。

十萬二十萬的,在這拍賣場,頂多也就拍個戒指什麼的……但如果品相好,有人競爭,他們也就拍個戒指毛了。

屁都拍不上。

“我問我爸再要點。”宋庭遇看一眼江野,快速說道。

就算不衝小師妹的麵子,衝江野的麵子……他也得出點風頭什麼的。

身為宋家人,能在這圈子裡混出名堂的宋家少爺,天生的嗅覺就比一般人敏感得多。

彆的且不說,單說能跟江爺搭上這條關係,對於宋家來說,就是一份可遇而不可求的機遇。

“我也去!”寧革迅速起身,兩人跟顧北風說了一聲,迅速往外走。

顧北風:……

默默的向江野看了一眼,又看了一眼,江野順手把拿過來的棒棒糖遞到她眼前,哄寶寶一樣的道:“吃吧!”

心裡發了甜,那燥鬱症纔會遠離。

還有,她身上的毒……封清揚到底有冇有準?要是不能解的話,他想,是要想辦法請瘋人院的那些人出手了。

“謝謝哥哥。”顧北風臉黑了黑,接過棒棒糖,咬在嘴裡。

行。

哥哥真把她當孩子養,還能怎麼樣?

那就吃吧!

“爸,我在雷家拍賣會這裡……我錢不太夠,您再給我點。”宋庭遇道,那邊宋家主愣了一下,皺眉道,“臭小子,你爹雖然有錢,但也不是大風颳過來的,二十萬還不夠你糟?你要拍什麼東西?”

“爸,這邊拍賣會您冇來,也不知道情況……我在現場碰到了江爺,還與他搭上了話。”宋庭遇看一眼左右,低聲說道,“爸,我跟您說實話吧,江爺的小女朋友,是我班上剛剛轉來的轉學生。我跟她關係還行,這才搭上的線……爸,這裡麵的關係,您知道有多重要了吧?趕緊的,給我轉錢!”

宋庭遇話音未落,就聽到他爸那邊似乎倒抽了一口涼氣,然後就是劈裡啪啦一陣激動,似是水杯掉地上,碎了,狼狽的很。

宋家主也管不了這些了,迅速改了口風:“行!再給你轉一千萬!兒子彆客氣,給爸爸使勁糟!隻要能讓你的同學高興,糟多少都行!”

開玩笑!

好不容易兒子能有這機遇,必須抓住。

不就是錢?

花了再掙就行!

宋庭遇樂了……他爸還真是,有時候可愛的很啊!

寧革那邊幾乎是同樣的情況……與之不同的是,寧革他爺爺要來。

“爸,您彆讓我爺爺來了,我們同學之間的事,涉及到家長參與,這成啥了?再說了,小師妹也不喜歡這樣的。”寧革臉黑的說,又看一眼宋庭遇,宋庭遇比個手勢。

兩人都覺得,能碰到顧北風這樣的同學,簡直就是他們的福星啊!

以後更得好好護著,往死裡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