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賣會已經開始。

前幾件拍品,無非就是金銀珠寶,每一次出價的時候,江野都看一眼顧北風……然後發現這祖宗,都不感興趣。

倒是宋庭遇跟寧革感興趣的拍了幾件。

江野:……

他也挺無奈的。

感覺想送人東西,也送不出去的棘手。

而平時,誰能給他這種感覺?

他江野要送人東西,還有送不出去的?

“哥哥。”顧北風小手拉了拉衣角,忽然小聲說道,“哥哥與封家小姐,真的早有婚約嗎?”

江野拉回思緒,無奈:“冇有的事。”

所以這祖宗,小腦瓜裡在想什麼?

“那,封曼剛剛說的,有婚約……”她又嘀咕一聲,江野捏起了她手指,“白靈看上的兒媳婦,那她便自己去娶好了,與我無關。”

“真的?”

“真的。”捏著她的小手,江野反問,“你不信我?”

“冇,我信哥哥。”顧北風一瞬間展開笑臉,江野哭笑不得……周圍的人看著,酸啊,酸成了檸檬精!

江少怎麼可以這麼寵?!

一個鄉下來的土包子,居然能得江少寵愛,這可真是上輩子燒了高香了!

眾人之中,尤其是顧明珠更是氣得要炸!

她搭訕宋庭遇不成被懟走,這會兒又睜睜看著顧北風如此撒嬌作派,嘔得都要吐出來了!

賤人賤人賤人!

江少是瞎了哪隻眼,怎麼就看上了顧北風這個賤丫頭?

分明她纔是最適合的那個?!

顧明珠心裡咽不下這股氣,手中拳頭死死攥緊,最終給自己打了氣,往江野這桌走過來。

“姐姐。”

甜甜的聲音叫著,臉上帶著不諳世事的單純與快樂,一雙眼睛黑白分明,不自覺的瞟向一側的江野,更是軟聲說道,“姐姐,這是你男朋友嗎?我可以叫姐夫嗎?”

顧北風:……

不動聲色把顧明珠把在她手腕上的手揮開,眼中瞬間泛上冷色,看向江野。

“不認識。”江野抬眸,半點麵子都不給,眼神看都不看顧明珠一眼,直接道,“風一。”

風一秒懂,一把攔了顧明珠往外走:“小姑娘,多學學什麼叫禮儀。這種場合,你也敢隨便認親戚?”

周圍的人全都看過去,驚訝的看著顧明珠,竊竊私語道:“這個小姑娘也很麵生……這又是哪家小姐?”

“什麼小姐?冇聽她叫姐姐嗎?應該是顧小姐的妹妹。”

“可是江爺不認,顧小姐也冇迴應?”

“那就是來打秋風的窮親戚!”

顧明珠聽著這些話,氣得不行:你纔是窮親戚,你全家都是窮親戚!

又氣又怒,但好歹還有理智在,也不敢胡亂嚷嚷,隻辯道:“那是我姐姐,真的,親生的姐姐!”

風一:……

你說的親生不算,得少奶奶說了纔算!

唔!

少奶奶有點把人叫老的意思……要不以後,叫少夫人?

就這麼定了!

板臉道:“抱歉,我們少夫人並冇有說,她還有個妹妹!”

“可我真的是她妹妹……”顧明珠辯著,風一纔不管這些,少夫人都不認的人,你哪來的臉說你是少夫人的妹妹?

毫不客氣,直接把顧明珠趕出去!

剛出酒店大門,外麵一輛出租車停下,許淑蘭打扮精緻,貴夫人一樣的從車裡出來。

腦袋高高抬起,驕傲的像隻白天鵝,指著風一道:“喂,你誰呀,放開我女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