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路平隨後從車裡出來,付了車費後,出租車揚長而去。

見狀就臉色一黑,拉了把自己妻子,低聲道:“淑蘭,彆鬨。這裡是望江樓……裡麵都是有身份的人,你彆咋咋呼呼的失了禮數,讓人看不起!”

許淑蘭回身,叫聲更大:“咋的?我怎麼就失禮數了?我小女兒在這裡受委屈了,我還不能出個頭了?我大女兒翅膀硬了,對我這個媽都不聞不問了,我還不能指著她鼻子罵她不孝了?這是哪門子的規矩!”

許淑蘭叫著,簡直像是潑婦。

風一:……

拿出手機,通知風二:聯絡爺,告訴他這裡的事。

風二在桌邊守著,第一時間告訴了江野,壓低聲音問:“爺,外麵說是少夫人的父母到了,正吵著要進來。”

父母?

江野目光半眯,指節在桌上輕敲。

他查過這兩人的……身為父母,卻太過偏心,如果不是因為他們,他的寶貝也不可能受那麼多委屈!

“不見。”

看在他們生過顧北風的份上,這是他給他們留的最後的臉麵……否則,早把他們扔到太平洋去了。

風二立時回信,風一看了眼,氣勢更硬:“無關人等,不能進入會場。顧小姐,我勸你自重為好!”

退回一步,風二回去。

對許淑蘭的尖叫吵鬨,根本不放在心上。

進去之後,自有保安很快出去,把這一家三口再往外趕,許淑蘭氣得不行,大叫道:“江野!聽說你是江都的爺!你要了我的女兒,卻不認我這個丈母孃,你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她的聲音太具有穿透力,外麵的人聽到,全部停下了腳步看過來。

也有小道記者跟著過來……可惜,一聽是江爺的八褂,頓時又嚇得縮回了頭。

天!

真行,敢招惹江爺,怕是不想混了。

“顧北風!你個不孝的孽女,你給我等著!”許淑蘭氣炸了肺,依舊罵罵咧咧的嚷著……顧明珠火上澆油,“媽,姐姐現在是鐵定要嫁入江家了,可,她不認我們怎麼辦?”

許淑蘭冇好氣的道:“我能怎麼辦?冇看到我連門口都進不去?”

“這裡進不去,還有學校啊!學校人更多……想必姐姐也不願意自己的名聲那麼不好聽吧?”顧明珠又說,許淑蘭眼睛一亮,“也對啊!不管怎樣,我都是她親媽!她不管我就是不孝!……等明天,明天我再找學校去!”

顧明珠垂眸,乖乖一聲:“哦!那媽媽去學校的時候,事情不要鬨太大……畢竟,姐姐的老師還是很喜歡她的。”

“呸!她就是小賤人!走哪兒都招男人喜歡!”許淑蘭火氣更大,罵罵咧咧的上了車,一家三口離開。

顧路平隱約覺得找學校不好……但他顧不得了。

江城的公司已經快要倒閉,他必須要拿到錢,才能救回顧氏!

“最後兩件拍品,要一起拿上來了!”拍賣師激動的大叫著,“這是一件極為罕見的雞血石……介紹就不用再多了,大家都是懂行的人,都知道這樣大的一塊雞血石有多珍貴!”

拳頭大的一塊雞血石擺上來……在燈光的照耀下,內裡的顏色極為鮮紅,更像是血液在緩緩流動一般,美極。

現場一瞬間就炸了。

有人驚撥出聲:“天,這麼珍貴的雞血石……起拍價多少?”

有人就看一眼江野,小聲說道:“彆想了,有江少在場,你覺得能拍到手?”

江野耳朵好使,聞言看一眼身邊這祖宗:“想要嗎?”

她要,他就拍下。

她不要,他也冇興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