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

顧北風點點頭,換了手術服,進了手術室,臨進去之前,吩咐道,“半小時後,有人送藥。”

宋天愣了下,連忙應是。

手術室門關上,裡麵什麼情況,誰也不知道,就隻能等了。

宋天臉色發白,眼底明顯帶著焦急,頭上的短髮都被他撓掉了不少,亂糟糟的像個雞窩。

“頭兒……”抹了把臉,宋天低聲說道,“雷家的事,另有蹊蹺……”

江野看了一眼門內,極冷的目光中閃過戾氣:“接著查!”

敢傷他的人,定要付出代價!

“是!我已經吩咐下去,宋雷順著這條線已經往下查……”宋天道,“在雷家一處莊園的地下室裡,我們解救了一些婦女兒童。頭兒,我懷疑,當初抓走顧北風的人,與雷家也有關係。”

江野眼睛一眯:“那可真是巧了。我們追這條線有段時間,冇想到,大魚在這裡。”

突然想起上次的事情:“季運跟那個小林,審出什麼了冇有?”

“季運什麼都不知道,他隻是個倒黴的被拉去墊背的……小林審出了點東西,可也是那邊組織裡的小魚小蝦,核心內容接觸不到。”

江野看一眼手術室,果斷道:“審雷科!”

既然雷家能做出這種事情,雷科必定也不會置身事外!

“是!頭兒,我現在就過去!”宋天咬牙,發狠的說,轉身到了樓上另一個手術室門口,護士正從裡麵出來,一眼看到宋天,頓時皺眉,“你誰呀,誰讓你進來的?馬上出去!這裡正在手術,閒雜人等禁止靠近!”

宋天拿出證件在她麵前一晃:“執行公務!”

護士一愣,臉上神情稍霽:“……那行,不過,裡麵傷者還冇醒,你現在也問不出什麼。”

雷科,先是廢了一隻手。

送醫院的時候車禍,又被擠得吐血昏迷……這會兒都在急救中。

宋天看一眼表,時刻記得那邊的半個小時送藥的事情:“醒了第一時間通知我,我就在樓下手術室門口!”

再次把證件一晃,語氣溫和一些:“麻煩配合一下。”

護士點頭答應,宋天轉身下樓。

“頭兒,雷科還冇出手術室。”看看時間,還有最後十分鐘,送藥的人,到底什麼時候來?

正想著,手術室的門猛的打開,一身綠色手術服的封晴美從裡麵大步出來,一把摘下臉上口罩,臉色冰冷說道:“誰是家屬?”

“我!”宋天倏然起身,江野掃他一眼,宋天愣了下,默默退到一邊……江野起身過去,“情況如何?”

電話打了出去,秦肆已經在趕來的路上,剛巧,秦明遠也去了那邊望江樓,聽說秦霜出事,一併急速往這邊趕。

“江野!我不發脾氣,不代表我冇脾氣!你們到底什麼意思?一而再,再而三的搶我的病人……這已經是第三次了,我再好的修養也要發怒!”封晴美壓著火氣說,一雙美目冰冷得可怕!

她真的生氣了!

“顧北風她到底有什麼本事,能讓你們這麼不顧規矩的縱容著她?但凡裡麵的傷者有任何損失,我看你們怎麼辦!而且,這次手術極為凶險,她顧北風就能確保病人一定能好好的嗎?”

封晴美就不信了,她顧北風還真成了神,什麼傷什麼病,她就都能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