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乎立刻,病房裡麵傳出雷科大呼小叫的聲音,開頭還在憤怒的大叫:“你誰呀,你敢打我,你知道我爸是誰嗎?我不會放過你的……啊!”

接下來又是一陣劈裡啪啦的狂揍聲,然後接著又是慘叫聲……最後,雷科撐不住了,連連告饒,哀求道:“彆打了彆打了,我說,我說還不行嗎?”

側耳聽著,裡麵的聲音停下。

片刻之後,房門拉開,宋天笑眯眯的站在門口說道:“秦叔,請。”

熊孩子不聽話怎麼辦?

打一頓就行了。

啥?

依然不老實,那就打兩頓啊……總之,不聽話沒關係,拳頭會教會你開口說話。

“嗯,我什麼都不知道。”秦明遠伸手拍了拍宋天的肩膀,瞬間先把自己撇清,然後很滿意的說,“小夥子不錯,知道改變方法。唔,對了,有冇有興趣跟我?”

宋天知道秦明遠的身份,頓時就一臉黑線,還受寵若驚,撓頭道:“秦叔,您可彆逗我了……我這裡跟著江少就挺好的。”

“行!”秦明遠也不勉強,隻是有點可惜,還笑罵一句,“咋所有的好人才,全被那小子網羅去了?”

羨慕嫉妒啊!

而這次再審雷科,就順利的多。

雷科傷上加傷,又知道雷家徹底完了後,整個人徹底就攤了……然後,該說的不該說的,全都禿嚕了出來。

“秦叔,拿著這些資料,足夠他雷紹軍把牢底坐穿!”宋天一臉恨極的說,後牙槽猛咬!

該死的混蛋,居然敢在他們赤狐小隊的眼皮子底下,公然幫著那些人遮掩痕跡!

從醫院出去,宋天馬上打電話彙報:“頭兒,已經審了雷科……他承認,他們雷家的確是抓過女人孩子。還有,也從山村裡買過。”

有關顧北風之前被抓的事情,也跟雷家有關。

江野應聲,從書房出來,又進了廚房。

挽袖子洗菜切菜……親自下廚給顧北風做營養餐。

“少爺,小風冇事了吧?”江管家走進來,一臉擔心的問,“這好好的人出去一趟,回來就變成了這樣……這以後可不能這樣子了。小風身體本來就弱,這再熬夜,鐵打的人也受不了。”

江野心中一動,停下切菜的動作:“江爺爺,你剛剛說什麼?”

“啊,我是說,小風身體弱……”

“不是……下一句?”

江管家:“……這再熬夜,鐵打的人也受不了。”

“嗯。”江野點點頭,繼續切菜。

不能熬夜,以後再也不許這麼晚睡了!

薄唇抿得極緊,想了想,又拿手機發出訊息,問對方:有冇有按時叫人起床吃飯睡覺的APP?

對方震驚:你還需要這個?

江野:嗯。

懶得解釋,他就是需要。

對方:……

六個點回過來,很快給了他一個小程式過來,他點開安裝……打開看,還真是提醒讓人按時吃飯睡覺的APP。

房間內,顧北風發著高燒,沉睡著。

周舟一臉黑線,氣得不行,快速點燃了一支隨身的香,又跟著唸叨:“說什麼都不聽,你這身體該調理了,就是為了男人,什麼都不顧了。”

命都不要了,也要守著他。

她就不明白了,江野有那麼好嗎?無非就是帥了點,好看了點……這就傻得走不動路了?

燃起的香,帶有一種很清淡的玉蘭香氣。

聞著很舒服。

不多時,顧北風的燒退了下來,然後緩緩睜開眼,長吐一口氣:“周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