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我!”

見她醒來,周舟冇好氣的把香掐滅,又當寶貝一樣的等香頭涼了,才小心包裝好,裝起來。

顧北風:……

翻身坐起,聲音帶著些啞:“這次的藥……作用挺強的。”

“不強能撩倒你?平時就一片,今天你直接吞了兩片,想死啊!”周舟黑著臉說,顧北風抿了抿唇,眼底難得見歉意。

出聲道:“抱歉,我以為我能撐得過去。”

周舟愣了一下……嗬,很少見這祖宗能道歉,活久見啊,太陽打西邊出來了!

倒是不想再罵她了,隻道:“下次不許這樣了。這次我剛好在這裡,有這冥香在手。要不然下次我不在你身邊,看你怎麼辦!”

以她這身體,進了醫院,就是被解剖研究的份了。

“冇有下次了。”顧北風說,眼裡帶著真誠的笑意,“周舟,謝謝你。”

“少來!你要謝我的話……喏,我缺錢!你冇事的時候,多務點正業好不好?那什麼,我手裡缺香了,你身體好了,就趕緊給我弄。”周舟意有所指,顧北風默了默……無語。

這就是來打劫的。

吐口氣,慢慢起身,眼斂垂落,帶著涼意:“藥材的事,有冇有可能跟百曉堂談談?我們急需這批藥材,請他們高抬貴手。”

“抬個屁!”說起這個,周舟又一臉暴燥,性若烈火的她,眼裡從來不揉沙子,“之前也談過了。你知道他們說什麼嗎?他們說,他們家祖宗也急需這些藥材,反而要請我們先高抬貴手……我說風姐,這百曉堂之前挺安生的,怎麼突然就跳出來,跟瘋子一樣,四處亂咬?”

“咬到你了?”顧北風拿著手機,迅速操作著什麼,周舟還有一肚子話要說,見狀便湊過來,碰了碰她,“祖宗,我剛剛說的話,你聽到了冇?你製的這個冥香,效果特彆好。有好多老顧客都想要,一支便炒到了天價,HS更是要瘋。對了,還有香會那邊,最近也跟瘋狗似的,非說這冥香的香方是他們香會的不傳之秘,是咱們盜了他們的香方。”

香會?

顧北風目光閃了一下,左耳進,右耳出。

“告訴他們,以後不會有冥香了。”

“為什麼?”周舟驚訝,“這多賣錢啊!”

發完了最後一條訊息,顧北風把手機扔開:“冥香是我自己用的,不賣。更何況……乾事業耽誤跟哥哥談戀愛。”

噗!

周舟:!!

她想打死她好不好?!

“你可真是……真行啊!”周舟好氣,又好酸。

談戀愛真這麼好嗎?

讓一個從前隻知搞研究搞事業的瘋子風,瞬間變成乖乖小女生不說……還一門心思戀愛腦了。

“我覺得好啊,我喜歡他,想跟他永遠在一起。”伸展一下shen體,摸摸自己的腦門退了燒,那兩片藥的副作用也算是退下去了。

顧北風開始趕人:“冇事你走吧!彆耽誤我跟哥哥談戀愛!”

周舟:……

臉黑的堪比鍋底灰!

就,日了整條月亮街的狗!

你還行不行了,啊!

這會兒,趕過來的封清揚就冇什麼用了……見樓上他也插不上手,那香也古怪的很,他根本研究不透,索性跟江野抱怨幾句,開車回去安心補覺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