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管家愣了一下,冇想到顧北風會說起小藥丸的事,連忙道:“有有有,你給的不少呢!還能吃十幾天……不過你那小藥丸真是不錯,吃了之後,精神都好了不少,晚上做夢都少了。”

江管家樂嗬嗬的說,順便活動了下手腳,表示老當益壯的樣子,頓了頓,又馬上說道:“小風啊,不過這買藥的事,可不能讓你花錢,這藥你從哪兒買的?回頭我自己買就行。”

顧北風:……

自產自銷,彆的地方買不著,也買不起。

臉上堆起甜甜的笑,跟江管家說道:“管家爺爺,上回不是說嗎?這就是一個朋友他老家的特產,不值幾個錢……”

說話間,已經不動聲色抬手再次搭了他的脈,發現江管家用過這個藥後,身體的確顯好了一些……雖然現在看起來,依然還是不能撐過這個冬天,但著什麼急?

現在纔是夏天,距離冬天還有幾個月的時間,這幾個月的時間內,把身體養好並不是問題。

江野站立一旁,長身如玉。

這是他不止一次見這祖宗提起小藥丸的事了。

眼底眸光輕閃,又低低帶笑……想著,這還真是她的特產啊,除此一家,彆無分號。

“哥哥,晚上去找爺爺吃飯,我要帶點禮物噠!”顧北風小腦袋一轉,看向江野,又軟軟的說。

這是在撒嬌了。

江管家十分樂意看這倆小年輕鬨騰,自己也不礙眼,就去廚房忙活了。

嘖!

老了老了,倒是對美食感了興趣。

尤其是少爺帶了小風回來後,江管家覺得自己越活越有精神。

他一定要好好活著,他還要給少爺帶小小少爺呢!

“先坐。”

江野伸手握了她,微微一帶,兩人坐在沙發裡,顧北風這小身板纔剛剛坐下,就不自覺的被慣性帶著往江野身邊跑。

沙發陷了下去,江野伸手將她攏到懷裡,捏著她可愛的小下巴,低低的笑:“寶寶,你哄著江管家高興,哄得爺爺高興,記得給爺爺買禮物……那,我呢?”

他已經入了心的這個小祖宗,口口聲聲總是惦記著彆人,他有點吃醋。

“啊!哥哥!”

顧北風愣了一下,突的從他懷裡奮力爬出來,著急說道,“哥哥,那把殘虹匕首呢?給我看看。”

“瞧它乾什麼?”江野又捏了捏她的小臉,有些不滿道,“一把凶器,你喜歡這種的?”

“五十億拍的,當然要上點心。在哪兒在哪兒呀……”顧北風說,爬上去在他身上四處摸著,說得跟自己多缺錢似的,“哥哥,你就拿出來給我看看!我保證有驚喜給你。”

江野:……

臉色隱隱有點黑。

一把卡了她的小腰將她抱起來,放到一邊,嗓音瞬間帶了點啞,低低的說:“再摸下去,你得負責了。”

顧北風:……

誒?

什麼意思?

負什麼責?

一時間冇反應過來,一雙睜圓的大眼睛,似是還帶著水汽似的,天真又欲,偏還不自知,這樣單純的模樣,才越發的勾人。

江野喉嚨滾動,猛的撇過了眼,快速把她放開,起身。

要命的祖宗!

四處撩火,偏偏她自己還真是什麼都不知道。

就,不想做人了。

深吸一口氣,江野繞過桌幾走到門口玄關處,從上衣兜裡把露了半截的匕首拿過來:“要看什麼?”

顧北風冇有多說,接過匕首,先仔細看一眼……然後匕首一把抽出,刹那間,寒光四射,殺氣逼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