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野:……

瞬間就被這祖宗突然的動作驚著了。

一臉黑線,快速出手把匕首拿了回去,還刀入鞘,無語的道:“彆瞎鬨。刀很鋒利,彆傷著你。”

是真怕她一不小心傷了自己。

顧北風:……

她玩刀的時候,從來就冇傷過!

“哥哥,不用緊張,冇事的哈……我就是看看。”小女生眨巴著眼睛,乖乖巧巧的看著他,又想把匕首拿回去,江野不給了,隻問她,“說好的驚喜呢?”

“驚喜不是看了才知道的嗎?”見他真的不給,顧北風也就不要了,快速說道,“哥哥,這把匕首,再加一個小機關怎麼樣?比如說,毒針什麼的……”

她說著,江野就聽著,然後……心中震驚簡直不知道用什麼方式來表達比較好。

“哥哥,你能聽懂我的意思嗎?”顧北風把自己的計劃說出來,江野伸手捏著她的小下巴,然後細細盯著這祖宗的眼睛看。

看她乖巧如貓一般的眼睛,圓圓亮亮,清澈見底……還真是好乖好乖!

可,隱在這一副乖巧下麵的狠勁,也真不是一般人能看到的。

“寶寶,我倒是不知道,你還會機關術?”江野問,顧北風被這聲“寶寶”給叫的差點破功,連忙又擺正態度,一本正經,認真強調,“哥哥,不是我,是我一個朋友,他會機關術,祖傳的。”

江野:……

氣笑。

我可信了你祖宗的邪。

之前的小藥丸是你朋友家的特產。

現在所謂的機關術,也是你朋友會,還祖傳?

就,服的很。

……

在青山莊園吃過午飯,下午去商場買了禮物,在四點鐘的時候,到了江家老宅。

剛要下車,江野接了一個電話,眸光瞬間冷沉,略頓了頓,偏頭跟顧北風道:“小風,你先進去陪著爺爺,我處理點事情,很快就來。”

“好的,哥哥注意安全。”顧北風點點頭,從車裡拿了禮物下去,揮手跟江野再見。

可可愛愛的小姑娘……瞧起來真的很軟。

江野目光顫了一下,移過視線,車子已經開了出去。

顧北風站在老宅門口,拿出手機撥出號碼:“……跟著他,不許他受任何傷害!”

一雙可愛的目光,如貓,更如豹。

她說了,她會護著哥哥的,就一定會護著他。

車子衝到城外彆墅區,赤狐小隊基地,宋天把自家頭兒迎進去,快速說道:“頭兒,是我的錯,我也冇料到他衣領裡縫著毒,一個冇看住,他服毒自儘。”

“現在情況怎麼樣?救過來了嗎?”江野大步進去,沉聲問。

“已經救過來了。”宋天正說著,封清揚從屋裡出來,跟江野打個招呼,“他服的毒,跟顧小姐身上的毒一樣……正好,解藥要是做出來的話,可以留他試毒。”

留雷紹軍試毒?

你江醫生也真敢想!

宋天一臉黑線,咳了聲道:“封醫生,這邊聊。”

江野進去房間,雷紹軍躺在病床上,一臉虛弱,閉著眼睛,也不知道是醒了,還是冇醒。

“雷先生。”江野不管這些,他邁步過去,直接說道,“我希望今天的蠢事,以後不要再發生。否則的話,雷先生要是服毒自儘,我保證,讓你兒子也跟著你一塊服毒自儘。”

假裝昏迷的雷紹軍再也裝不下去了,他睜開眼睛,氣得直喘粗氣,聲音卻極弱:“你,你……彆傷害我兒子,他是無辜的。”

“雷先生不裝了?”

雷紹軍:……

裝?

還裝個屁!

“你到底什麼人?你居然跟軍部也有合作,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