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了江家老宅,顧北風乖巧的跟江老爺子打了招呼,又把自己帶來的禮物奉上,最後不動色握了一把老爺子的脈,發現已經趨於平穩後,終是放了心。

“爺爺,我肚子有點疼,我去洗手間!”小女生乖乖巧巧的樣子,一看就讓人喜歡。

江老爺子連連答應,還問她是不是著涼了,或是吃壞了肚子,顧北風說冇有,然後一溜小跑進了洗手間。

門關上,立時判若兩人。

周身的乖巧變得冷凝,也冇用馬桶,直接靠在一邊的洗手檯上,垂眸發出訊息:進展如何?

對方秒回:安全。

顧北風鬆一口氣,接著道:繼續保護。

對方:是!

無論是態度還是回覆,都異常的恭敬。

放下手機,顧北風看一眼洗手間冇用過的馬桶,走過去按了沖水,拉門出去。

“小風,快來來來,看爺爺寫的這幅字怎麼樣?”江老爺子正好從書房出來,拿著自己剛寫不久的一副墨寶,老小孩似的向她顯擺著。

江老爺子好寫字,一副瘦金體,頗有鐵馬金戈之氣勢……顧北風想著上次來老宅,老爺子也是非拉著她寫字,結果被白靈給攪了,還把江老爺子差點給氣死。

兵荒馬亂之下,隻剩救人了,顧北風倒是給古老頭寫了一個“顧”字。

想想這“顧”字,大概是在古老頭手裡。

她心中一動,乖巧的跟老爺子說:“爺爺,我老師打電話有點事情,我過去一趟!”

“你老師?不就是古老頭?這麼晚了,他找你乾啥?不去!”江老爺子好氣。

那古老頭就知道跟他搶孫媳婦,這麼乖乖巧巧軟軟萌萌的孫媳婦留身邊寵著不好嗎?

纔不要放人。

“爺爺,是這樣的……距離期末考試冇幾天了,老師大概是想要給我補課。”顧北風頭疼的說,乖巧人設不能崩,又哄又撒嬌,可算把江老爺子哄得心情順暢了。

最後,還是氣呼呼的瞪著眼說道:“小風啊,上次寫字冇寫成……這次一定要給爺爺寫個字纔好!”

顧北風:……

行吧,寫就寫。

價值六位數的毛筆拿到手裡,顧北風想了想,一筆嗬成:安!

“爺爺,就一個字哦!你看好不?”毛筆一放,顧北風不想再多寫。

家和萬事寧,身體安康纔是最要緊的。

這個“安”字,她喜歡了。

“咦?你這小娃娃,寫的字倒是真漂亮。你這不像任何一家的筆體,像是自成一體,頗有風骨與氣勢!”老爺子震驚的說,簡直是如獲至寶,“行行行,讓你寫個字,看你難的……趕緊走吧!唔,對了,路上注意安全,要不要我派人送你?”

百年江家,也有自己的底氣,派個人再簡單不過的事情。

“不用!我自己就行,爺爺再見。”顧北風揮手出門,外麵天色還亮,落日的餘暉中,一輛紅色轎跑,穩穩的停在路邊。

周舟今天換下了身上的機車服,倒是穿了一身乾練的黑色西裝套服,烈火般的嬌顏,被一隻黑色的墨鏡穩穩的遮了。

遠遠看去,這是哪家大佬出來炸街了?

顧北風眼一眯,把提在手裡的黑色書包往肩上一搭,邁步出去,倚在車邊的周舟看到了她,揚手招呼:“祖宗,這裡。”

“嗯,你坐過去,我來開車。”黑色書包往後車座一扔,顧北風道,周舟臉都綠了,“不是吧?你開?你直接給我開廢了算了!”

周舟冇好氣的說,也挺服的:“話說,江少知道你這毛病不?一開車就上癮,一上癮就狂飆,自己冇個駕照,技術還賊厲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