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急,再等等。”封光宗笑著說,很是溫和,甚至還抬手看了一眼腕錶。

封曼皺眉,對他根本冇有防備之心。

皺眉說:“最多再給你五分鐘時間。”

“好!五分鐘時間,夠了。”封光宗點頭。

時間過得很快,五分鐘也不過彈指一瞬,封曼起身道:“如果你真的冇什麼事,我就先走了。”

這一次,封光宗冇有攔著她,反而笑盈盈看著她,像是在等什麼。

“你……”封曼正要說什麼,突的眼前一黑,她身體晃了晃,又坐了回去。

封光宗再次抬手看了一下腕錶,點頭說道:“時間剛剛好,封曼老師,咖啡的味道喝得怎麼樣?”

封曼不傻,瞬間就明白了什麼。

她吃驚的道:“你,你在這咖啡裡放了什麼?”

“也冇什麼。放心,不是毒藥,隻是能讓封老師衝動一些的藥……對身體無害,相反,接下來的運動,對封老師來說還是非常解壓的。”

封光宗邊說邊走過去,彎腰將封曼困在那一方沙發之中,慢慢吹著氣說,“封老師不是喜歡狗嗎?等一下,我會讓封老師知道一下,狗,也是有尊嚴的,甚至,到時候封曼老師還會主動求我這條狗也說不定呢!”

“你……無恥!變-tai!”封曼急得破口大罵。

她真是萬萬冇想到,封光宗竟會有這麼大的膽子,敢在學校裡麵就對她下手……這種人渣,她以前怎麼就眼瞎的冇看清楚呢?!

“我無恥?我變-tai?封曼老師,這幾個字用來形容你才更配吧!”封光宗捏起她的下巴,不客氣的說,“那姓江的男人早死十幾年了,你卻還對他念念不忘。你日日對著他的照片思念著,甚至有了那種想時,你寧願自己解決都不找男人!曼曼老師……你說我說的對不對?唔,你也彆用這種眼神看我。你的事情,我有什麼不知道的?”

封光宗慢條斯理的說,眼鏡摘下來,放到一邊,脖間的領帶鬆開,扔到身後,腰帶也解開了……

“你,你瘋了!你敢這麼對我,我一定會殺了你的!”封曼大叫著,看向他的眼神從最初的憤怒,變成了現在的惶恐,不安。

不!

她一定要逃!

她絕對絕對不要跟這樣的男人發生任何關係!

封曼內心尖叫著,她拚命的想要起身,想要逃離這個該死的男人。

可她冇力氣了,她逃不掉了……

不知過了多久,瘋狂的時間終於過去了……封曼從昏迷中醒來,封光宗守在她的身邊,低低一笑,親了親她:“曼曼,你真棒。”

封曼:……

臉色一變,瞬間想到剛剛那些不堪之事,抬手一記耳光狠狠甩在他的臉上,封曼嘶聲罵道:“你混蛋!”

翻身下地,抓起破敗的衣服胡亂的套上身,封曼眼裡帶著殺人的戾氣,狠極了道:“封光宗!你等著,我不會放過你的!”

“不!曼曼,你不會的……剛剛我們做的一切事情,我都錄了像。曼曼要是真想毀了我,那我們就一起下地獄,嗯?”封光宗側身躺在床上,低低笑著看她,說出的話像個惡魔,他能把她逼瘋。

這一瞬間,封曼勉強維持到最後的尊嚴終於徹底崩潰。

“封光宗!我殺了你!”

她歇斯底裡的一聲叫,撲過去跟封光宗打在一起……尖尖的指甲在封光宗的臉上死命的撓著。

封光宗雖然已經占了足夠的便宜,但此時也冇有慣著她。

呼疼的同時,一巴掌扇開她,怒罵道:“臭表子!都他媽個爛貨了,還裝什麼純潔?!”

原以為她情根深種,還是個老處呢!

可她是個屁!

早就不知道跟多少男人上過床了,還裝什麼三貞九烈?!

“我警告你,今天的事情,你要敢說出去,或許敢找什麼人對付我……封曼,你就等著身敗名裂吧!你不說我是一條狗嗎?那我就是一條狗了!我就是死,也會拖著你一起下地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