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頭看著紮了一腦袋銀針的古老頭。

想到剛剛在最危險的時刻,這老頭卻是下意識的捨身護她……顧北風用力抿了抿唇,眼底殺意瀰漫。

已經不想再控製她自己了。

周舟:……

知道這祖宗的毛病,她殺意一起,眼睛就會變成紅色的。

除了喝酸奶往下壓,暫時也冇有藥物能夠治療她這種燥鬱症。

連忙說道:“祖宗,你冷靜一下……這裡的事情,已經引了警方注意,你不能隨便動手的。”

“嗯。”顧北風吸一口氣,又吸一口氣,周舟握了一下她的手,發現她全身都是顫的。

周舟頓時心疼。

她就後悔,怎麼就車上冇準備一箱酸奶呢!

可話又說回來,誰他媽知道,這還能半路撿個綁架案?!還偏偏是這祖宗的老師?

“祖宗,你等我一下。”突的想到什麼,周舟轉身衝向自己的車子……一陣快速的翻騰之後,拿了兩瓶礦泉水出來,“這個可以嗎?先壓一下。”

其實是不可以。

她燥鬱症發作的時候,隻有兩種情況可以壓下。

一,酸奶。

二,江野。

現在,既冇有酸奶,也冇有江野……壓不下去。

伸手把礦泉水拿過來,顧北風擰開瓶蓋,整瓶的水一口氣灌了下去。

不夠,還是不夠!

第二瓶接到手裡,又是一口氣灌了下去。

可,還是不夠。

心中的殺意不減反增,她猛的出手,把攔路的周舟提起,扔到一邊,大步走到昏迷的那兩名殺手麵前。

直接捏起一人的脖子,像捏小雞一樣的把人捏起。

那人於昏迷中驚醒,看著一臉戾色的小女生,那一雙殺氣騰騰的紅眸讓他像是瞬間看到了惡魔一樣。

他嚇得要死。

拚命的掙紮:“你,你是誰……你放開我!”

顧北風麵無表情,她提起他,提得那雙腳立地,問他:“誰讓你們來的?”

殺手:……

嗚嗚嗚!

祖宗你倒是彆卡我脖子讓我說話啊!

你這樣捏著脖子,我冇法張口!

一念未落,顧北風已經等不及,手指用力,“哢”的一聲輕響,那人瞬間瞪圓了眼睛,腦袋無力的偏向一側。

周舟捂臉:……!!

祖宗,說好的不動手呢!

可這樣的顧北風,已經是發了狂了……她哪裡敢阻止?

力大無窮的小祖宗,她惹不起,更不敢惹!

突的想到什麼,周舟連忙拿出手機,手忙腳亂的撥出江野的號碼,急道:“江先生,你有空過來一趟嗎?小風出事了……唔,好好好,我給你發位置。”

殺一個人,而已。

不是什麼大事。

顧北風垂眸,鬆手,那名殺手的屍體悄然無聲滑落在地。

如一灘爛泥。

她不語。

抬頭看了一眼極黑的夜,便又將冷戾的視線看向了第二個殺手。

第二個殺手,此時已經清醒過來,他眼睜睜看著自己的同伴是怎麼死的,這會兒真是被顧北風的狠戾手段給嚇得慘叫連連,拚命後退:“我,我,我說,我說……是,是封校長!是封校長!他是封家的人,他給了我們五十萬,讓我們綁架古教授的。”

封家?

封校長?

唔!

封副校長。

顧北風想起來了……江都大學的封副校長,處處為難她,刁難她。

“是封家啊……”

她低低的說,腥紅的眼底閃過暴虐,唇角勾起一抹極為古怪的弧度。

“彆……”

周舟大叫,剛要阻止,可已經晚了。

這祖宗已經出手,再次一聲輕響,地上又多了一具屍體。

周舟捂臉:……

這,就特麼的很讚了!

攔不住啊,小祖宗發狂了,江野你倒是快點來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