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人一怔,封曼臉色大變:“顧北風!你怎麼會在這裡?!”

封光宗反應更快,一把拉開封曼,衝著顧北風瞬間擺起了校長的架子,皺眉訓斥道:“顧同學,已經放學了,你不回家,留學校乾什麼?如果我冇記錯,大門都已經鎖上了,你是怎麼進來的?”

封曼見到顧北風,眼睛瞬間就紅了起來。

如果不是因為顧北風,她能落到今天這個地步嗎?!

“顧北風!進來老師辦公室,連門都不敲,這就是你的禮貌?!古修詣就是這麼帶學生的嗎?!”封曼喝道,把古老頭也給帶上了。

她不帶還好,這一帶上古老頭,顧北風眼底的邪勁就更重。

嗬嗬一聲,嘴裡咬了一根不知從哪裡揪來的狗尾巴草……草色挺鮮,碧綠的顏色。

她就那麼叼在嘴裡,單手插著兜,一雙挑起的眉眼,冷冷的看著兩人:“心跳過快,荷爾蒙味道過重!封老師,為人師表,你就是這樣教學生的?”

封曼:……

臉色再變,猛的轉頭看了眼封光宗,封光宗也跟著驚到了:……

天!

這他媽這個學生,是狗鼻子嗎?!

惱羞成怒:“胡說八道!小小年紀不學好,你還有冇有點教養了?”

話落,因為太過氣怒,封光宗伸手去推顧北風……可下一秒,眼前瘦瘦弱弱的女生卻一個反手,將人高馬大的封光宗給重重摔了出去。

嗵!

好大的一聲響,封光宗痛得大叫,封曼瞬間也呆住,反應過來之後,尖叫一聲:“你乾什麼?瘋了嗎?他是你的校長!顧北風!你敢毆打校長,這次一定要開除你!”

“開除?!”瘦小的女生嘴裡咬著狗尾巴草,冷冷掃一眼封曼,“古老師,是你們動的手?”

封曼的尖叫聲,就像是被突然掐住了脖子,猛的“嘎然”而止,她震驚的視線偏頭看向封光宗,失聲道:“你……”

這事她是怎麼知道的?!

封光宗也驚得很,一邊吃疼的摸著摔疼的老腰,一邊滿臉冷汗的道:“我冇有!我怎麼可能跟她說?”

封曼咬了咬牙,猛的看過來……不等她開口,顧北風已經低低笑了起來:“很好!承認就行。五十萬,你買我老師的命?”

封曼:……

瞬間皺了眉:“什麼五十萬?”

她還真不知道這事……她隻知道封光宗派人去綁架古修詣,哪知道還給了五十萬。

這事,顧北風信她,點點頭,看向封光宗:“校長,你說呢?”

“就是五十萬!那又怎麼樣?那個姓古的臭老頭,一向仗著他資曆高,在這學校裡不把我放在眼裡,我早就看他不順眼了!”封光宗揉著腰起身,乾脆就承認了。

他見這麼晚了,是顧北風一個人前來,也根本不把顧北風放在眼裡,該說的不該說的,反正他都說了。

倒是封曼下意識覺得不妙,皺眉道:“封校長,你這樣就過分了……”

“你給我閉嘴!臭表子!剛剛在我床上叫得起勁,現在就胳膊肘往外拐了?”封光宗吼了她一聲,真是說翻臉說翻臉!

又對著顧北風更是狂妄的揚了揚下巴,冷笑道,“就算你知道這所有的事情,那又如何?我是江都大學的校長!我要開除你是分分鐘的事情,而你……又能把我怎麼樣?你有什麼證據證明,是我叫人綁架了古修詣?”

封光宗口水亂飛,一臉囂張,在作死的邊緣瘋狂蹦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