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北風點點頭:“封副校長果然厲害。”

話落,卻突的欺身上前,狠狠一個擒拿,直接將封光宗扣在地上,反剪了雙手。

封光宗叫疼,瞬間變了臉色,破口大罵:“好你個顧北風!你敢動我,你是想死嗎?!”

一而再,再而三毆打老師,他一定要把她開除!

絕不留情!

“我不死,要死的人……是你。”顧北風淡聲說道,一記手刀砍暈了封光宗,拖著他去往窗子邊。

往下看了一眼,五樓的高度,黑乎乎的……人從這裡摔下去的話,不死也是高位截癱。

顧北風眸中血色閃過,力大無窮的她,直接把如死豬一樣的封光宗扯了上來,大半身子掛到了窗戶外麵。

封曼愣愣的看著,眼睛一瞬間瞪得溜圓,嚇得幾乎說不出話來。

片刻,她失聲尖叫:“顧北風!你想做什麼?你快放開他……”

顧北風回眸,淡淡看著她:“既捨不得他死,那不如封老師去陪他?”

封曼:……

瞬間把嘴巴閉得緊緊的!

陪……不可能!

這一瞬間,又恨死了封光宗,要不是這個該死的男人,她怎麼能受今天這種屈辱?!

眼看顧北風把封光宗要推下樓,封曼心中突然就升起一種古怪的痛快感……推,推下去!

摔死他!

摔死他!

“小風!”

身後的門大開著,一道挺拔的男人身影,終於衝了進來。

江野滿身冷意,大步進門……一雙眼睛,卻是溫柔的看著站在窗邊的女生,輕聲的哄著:“小風,哥哥來了,不怕。”

顧北風回頭,看到是江野。

瞬間眼圈一紅,聲音壓得低低的:“哥哥……”

這個委屈巴巴的小表情,瞬間就讓隨後趕來的周舟冇眼看了。

嗬!

大佬!

你這樣合適嗎?

在你哥哥麵前,你就是乖乖女,在我們麵前……氣場強得要殺人?!

區彆對待也太明顯了。

“江少。”封曼也看到了江野,愣愣叫了一聲,然後瞬間就不知該如何自處了。

就……這種場麵,跟被現場抓了奸有何區彆?!

尤其她身上還滿滿的那種味道……江野不可能聞不到。

都是成年人,冇吃過豬肉,也見過豬跑的。

誰也彆騙誰。

這一聲喊出去,江野根本都冇有看她,倒是周舟衝過來,一臉嫌棄的盯著封曼說道:“偷吃也得把嘴擦乾淨吧!你這一身的騷味要是出門……野狗都能往上撲!”

這話,簡直比當麵打臉還讓她更難看。

封曼又羞又氣,硬生生壓著要吐的衝動,跟周舟道:“跟你有關係嗎?!”

勉強挺著自己筆直的揹走出門……她強撐的驕傲,也就隻有這些了。

周舟:……

這女人可真特麼能裝!

“小風,乖,彆鬆手……聽哥哥的,彆鬆手。”江野柔聲安慰著那個燥鬱症發作的小祖宗,心中滿是殺意,眼底卻滿滿的都是柔情。

到底她之前經曆過什麼,才能在小小的年紀,把自己變得如此之狠?!

她若是有半點倚靠,豈會如此的滿身是刺?!

“小風……”江野邁步,慢慢過去,終於靠近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