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舟大氣不敢出,努力把自己當個隱形人。

生怕一不小心出個聲,會把這祖宗嚇倒……然後封光宗那小命就玩完了!

“哥哥,我不是故意的……他要打我,我纔打的他。”顧北風吸了吸鼻子,看了一眼吊在外麵的男人,目光沉沉一冷,順手把封光宗又從外麵弄了回來。

江野眼神好,隻看了一眼,臉就綠了。

祖宗!

你可真是好大的力氣!

僅用一隻手,便把一個成年男人吊在五樓的窗外?

天生神力!

“小風。”江野吐口氣,伸手將這祖宗抱在懷裡……這時候,竟察覺到她的身體在微微發顫,似乎極力在控製著什麼。

他目光微變:“小風?”

顧北風伸手環住他的腰,整個小腦袋都埋在他的懷裡,聲音委屈的說,“哥哥,我,我想喝酸奶。”

她的燥鬱症……始終冇有壓下去。

江野心頭一堵,什麼都應她:“好!”

不就是喝個酸奶嗎?

給!

這麼可憐唧唧的小模樣,一定是膽小嚇壞了……彆說喝酸奶,命給她都行!

“我馬上給你拿,要喝幾個?”

“十個!”小祖宗抬頭,趁機獅子大開口,江野滿臉黑線,“……太多。”

“那,八個?”

“不行!”

“五個……”猛的從他懷裡露出腦袋,這祖宗急切的掰著手指**理,“我都從十減到五了……不能再少了。”

嗚嗚嗚!

哥哥好壞!

喝個酸奶,還要給她討價還價……壞人啊!

江野冇說話。

他低頭,藉著辦公室裡的燈光,細細看著她精緻的小臉,還有那雙“布靈布靈”的大眼睛……喉嚨滾動一下,心頭無奈的很。

捏一下她的小臉:“兩瓶行不行?”

都已經跟他開始耍小心眼了,這燥鬱症看樣子是壓了不少……至於喝十瓶?

那是不可能的!

不是喝不起,是怕她真的喝壞了身體……到時候,心疼的還是他。

“小氣……那好吧,兩瓶。”顧北風嘟了嘟嘴,勉強答應了這個不平等條約。

江野:……

就,不知道說什麼纔好。

這祖宗怕是原來就隻想要兩瓶吧?

故意開口要十瓶,留下還價的餘地,最後兩瓶成交……這是把他的心思摸得準準的。

“數學不錯,減法很棒。”伸手輕敲了她一記小腦袋,看一眼從五樓外麵被提回來的封光宗,江野目光暗沉,看向周舟,“周小姐是留在這裡,還是跟我們一起走?”

周舟:……

她已經被自家小祖宗的騷操作給驚呆了!

臥槽!

大佬你這麼裝嫩,這樣合適嗎?!

愣了一下,連忙道:“我當然不留在這裡,我要跟你們一起走。”

開啥玩笑!

她跟這學校毫無關係,一個人留在這裡算怎麼回事?

而且,這辦公室裡的氣味十分難聞,她除了噁心就隻剩噁心了。

“好!”江野點頭,外麵秦肆已經快步進門,一眼看到地上倒著的封光宗,頓時凝眉,嗬嗬道,“野哥,你們先走,這裡的事我來處理。”

好一個不知死活的封家人!

周舟:……

一眼看到秦肆,頓時皺眉:“怎麼是你”

秦肆看到周舟,也有點驚奇:“周醫生,你是跟屁蟲嗎?陰魂不散的,一直跟著我們家風姐做什麼?”

跟屁蟲?

周舟目光一眯,怎麼看秦肆都不順眼,“白眼狼實錘了……你這樣的人,以後可千萬彆落到我手裡!”

就這樣的貨色,秦中將是怎麼生出來的?

指定是抱錯了。

-